Artforum存档中所有内容均受著作权保护未经Artforum杂志许可不得擅自出版 Artforum存档文章

李竞雄白银

2016.11.15

2016.11.05-2016.12.09 和维画廊 | HDM Gallery

李竞雄不喜欢方案走进白银展厅的观众很快都会明白这一点任何在铁丝网格烧焦的涂料柔软的地面上观众留下的脚印中找寻白银杀人案线索的努力都是徒劳的这并非是一场精心谋划的谜题而是一次应运而生的玩笑——艺术家有意将业已完成的作品与时事建立关系仅以暴力行为本身为某种脆弱的连结点

李竞雄的创作近乎一种无后效过程作品定题后豁然开朗并具有了意义在那之前混沌之中唯有艺术家的冲动与情绪而已作品疏离的题目成为了一种记事记录在作品即将完成的时刻萦绕在艺术家脑海中的某种想法而定题的瞬间标志着暴力破坏与艺术创作过程的同时结束而观众需要从艺术家遗留的废墟现场出发冲破作品题目的伪装来同时体会这两种过程面对地面上喷枪留下的杂乱线条以及被层层烧糊的胶漆桎梏的铁丝网艺术家创作的身影仿佛就在眼前浮现而这些隐约又与题目有所关联的黏稠纠缠不清的幻影成为了观众最终的体验

另一件作品好的计算机》(2016)源自艺术家对电台司令(Radiohead)同名专辑的欣赏与共鸣好的计算机李竞雄向我们展示了卢德主义的过去与未来在十九世纪纺织工人担忧机器会夺取他们赖以生存的工作而怒砸织布机而出于对未知后果的担忧新一代的卢德主义者们用自己的知识与资源接续着二百年前的蛮力破坏如果在未来计算机奴役人类不再仅仅是一种顾虑李竞雄的好的计算机便是在那样的时代到来之前对纯良的计算机品类残酷的谋杀也许正如妄想机器中唱的那样:“我也许有妄想但并不是机器。”(I may be paranoid, but no android.)但他会像白银的凶手一样无怨无悔吗

过分务实的观众对展厅中白银好的计算机两件作品的辨别很快就会转型为关于展厅中哪些是作品哪些不是的确认铺满展厅地面的海绵垫与单纯为了分割空间而搭建的钢架是白银的余兴派对是作品的裙带或配饰隶属于展览搭建但它们将作品挤压在展厅的角落与立面自己盘踞在正中抵挡着过度的解读

— 文/ 刁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