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forum存档中所有内容均受著作权保护未经Artforum杂志许可不得擅自出版 Artforum存档文章

时代异托邦三部曲之III 从不扔东西的人

2017.02.17

2017.01.08-2017.03.26 广东时代美术馆 | Guangdong Timesmuseum

从不扔东西的人作为一个试图通过艺术实践来探讨档案及相关问题的展览其立意很自然地提示我们注意到它与时下非常流行的将档案实物与艺术作品并置陈列的策展方式间的异同就像时代美术馆不久前在关于大尾象工作组的展览中所做的那样一个醒目的档案展示专区不仅按照线性叙事将大尾象的思考与创作路径串联起来更加强了这些思考和创作的实在性围绕着它们的历史叙述也在有意无意间得到进一步固化

如果说达成这一系列效果的关键在于物质性档案毋庸置疑的真实性”,那么在当前随着信息扩张和档案自身的变异,“真实性不再坚不可摧。2008奥奎·恩维佐(Okwui Enwezor)策划的展览档案热当代艺术中使用文献的现象就涉及到这一议题档案的形成与诠释过程实则掩藏着国家的知识垄断与权力角逐但在从不扔东西的人当中策展人则敏锐地捕捉到了有关真实性论辩的中国特色”:对于有着文革记忆的艺术家来说档案象征着国家意识形态下集体管制和个体身份间不可弥合的矛盾而对于更年轻的一代档案毋宁说是亟需甄别和编辑的网络数据”,它的言说阐释与指向皆具备开放性——这便成为理解该展的起点

艺术家的代际区分造成参展作品显明的年代感差异耿建翌的肯定是他》(1998)——展览文档》(2000)利用证件证件照与表格这类带有管控色彩的档案来佐证某人的经历生活状态甚至所思所想但这些物证本身带有戏谑性的一本正经态度反倒令人望而生疑汪建伟将隐蔽于日常生活中的政治性激进地推向幕前我的视觉档案》(2002)多个文革时期的影像片段呈现于同一个时间向度以此追问官方制造的视觉符号是如何塑造着历史

对更年轻的艺术家而言他们收集-归档的对象则更加千变万化比如珠江三角洲某个打工者身上的全部家当通过具体而微的”,最终导向对的猜想刘窗收购你身上的所有东西袁稳豪)》,2009);又或是城市变迁进程中留下的建筑图档它们既是当下的参照又预示了城市未来的宿命杨圆圆几近抵达几近具体重庆》,2014/2016)。这个对象甚至可以是虚构的而为此堆叠的大量虚构档案和煞有介事的分类过程赋予作品一种介于真假间的不确定状态就如段建宇所讲述的那个关于美国艺术家施耐贝尔在广东韶关被重新发现的故事(《一份刚刚发现的文献》,2002),以及邓国骞通过互联网为未能降生的妹妹所打造的生活点滴(《我唤你作楠诗》,2013)。展览中一切围绕真实虚构的论辩最终都归结为针对仍关注档案/艺术品物质实体的机构之拷问——在此或可借用鲍里斯·格罗伊斯的说法在今日我们需要保留的是没有光晕的物”,亦或保留没有物的光晕”?

— 文/ 武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