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forum存档中所有内容均受著作权保护未经Artforum杂志许可不得擅自出版 Artforum存档文章

曾宏肥皂

2017.06.06

2017.04.29-2017.06.25 杨画廊 | Gallery Yang

曾宏在他的最新展览中用肥皂作为寓言暗示工作中必须面对的两难情境:“你试图画一把椅子却得到一块肥皂一样的东西当你真的去画一块肥皂却无法捕捉分毫。”对于创作者来说这似乎是基本的吊诡经验画面与实在之间不可预期的滑移如同手指被滑溜溜的肥皂所拒绝但这个展览所呈现的并非控制与效果之关系的陈词滥调而是关于形状真实和现实的辩证法以及对坚固与永恒之物的期待这些工作最终呈现为一种尝试对抗绘画平面的努力

肥皂展的13件作品创作于20122017年之间它们所展现的一些共同的迹象——诸如对具体物象的消解对基本形体的刻画——同艺术家以集体主义建筑为母题的早期创作拉开了距离此前通过直线网格均匀的几何色块以及大量对应建筑具体形态的细节曾宏力图在绘画中构建一种坚固如纪念碑的意象完成于2012年的白色上的方块三张白纸》,其形态还是来自建筑但建筑已经不再是所指而是由形体所透露的轨迹和征象在艺术家称之为过渡阶段作品的静物-18》这一瓦解的过程甚至延伸到线条和形状本身线条开始松动形体开始松弛其后一系列作品如静物-19》、《未知的形状》、《形状》、《形状No.2》中的线已经不再均匀连续失去了确定性和坚硬的边界由于曾宏不再直接描绘线条而是通过反复叠加于不同区域的色底来留出空隙线及其围合的轮廓也因此发生着微妙的变化边界仿佛在轻微地颤抖溶解和混淆某种类似手和肥皂之间禅宗公案一般的关系开始逐渐地将艺术家的身体同画面连结起来取代了某种前置的意义或意义的限定

但是对建筑的坚固形态或者说对某种永恒的坚实之物的追索始终贯穿在这些接近抽象表达的画面之中曾宏拒绝用抽象绘画来概括他的工作:“现代主义绘画就是不断去除绘画中的叙事和空间关系从而完善自身的语言并切断与现实事物之间的联系然而也是因为这样绘画会成为一个封闭的系统审美之物它存在的价值仅仅成为资产阶级的把玩之物。”绘画的政治潜能因此维系于它同现实建立联系的能力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曾宏即便在最近的创作中依然保留了现实的尾巴”,而这个现实并不等于摹拟或再现的对象而是一种现实的存在一种坚固的表面”,一种不会随着时间烟消云散的永恒之物这个坚固的表面在曾宏的绘画中对抗着画布的平面它不是某种符号或图像或形象它与画布的关系并不是语义关系而是现实存在的平行和对抗关系对曾宏来说这个坚固之物就是形体。2016年的未知的形状耗费了艺术家7个月的时间在这件作品中曾宏最终告别了建筑的形象和结构试图在接近空白的画面中获取一个坚固的表面无论是线形稀薄之处隐现的此前反复叠压描绘的动作所残留的痕迹还是就此在线与形之间建立的时断时续的互文关系都提示着线在这里接过和担当了画面的结构它自身亦成为独立的形体”,将画布的二维平面转化为某种坚实而厚重的立面某种现实存在之物

而这种现实性还存在于创作者和观者的身体经验甚至肉身烙印之中曾宏的绝大部分绘画都采用了一种均匀覆盖于画布的密集和重复的笔触那些看上去简洁和纯粹的大面积颜色区域都是由这些几乎无法察知的细小笔触累积而成这让画家的工作在日常层面上找到了某种对应那就是工厂日复一日的繁重枯燥貌似无意义的体力劳动这些笔触将创造拉回了一个几乎是它的讽刺的层面在这里没有任何荣耀人性的闪光和欢乐只有无休止的重复无所期待的期待以及切实存在的肉体损伤和心灵创痛这些不可见的东西远比生动的画面美妙的形象更真实同时也是被侮辱损害和被隔离之物曾宏用他类似自我惩罚和复仇的劳动将无数沉默的低语带入了绘画他提醒我们任何一个坚固的表面都建立在这些最卑微最细小的存在无尽无望也无回应的劳动之上这是劳动者真实的命运而绘画则诞生在通向真实的途中

— 文/ 李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