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forum存档中所有内容均受著作权保护未经Artforum杂志许可不得擅自出版 Artforum存档文章

邓兆旻这么多年过去

2017.06.05

2017.04.29-2017.07.02 立方計劃空間 | TheCube Project Space

邓兆旻近几年的创作常以文本转化解码编码这样的形式出现他的创作中可见一种多面向的文化反刍机制在既有故事系统的基础上持续对叙事可能性进行实验也在不断的重新编码中形塑我们对某种文化主体的认识在他选择处理的一系列源文本中不难观察到极强的地缘性台湾与叙事性文化作品所讲述的故事)——这其中包括了杨德昌的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白先勇的台北人》,王文兴的家变及台湾人耳熟能详的一曲雨夜花》。最近在台北立方计划空间的个展这么多年过去,”他将三年前的作品唱还是不唱?》进一步深化最终实现了一直以来想要为雨夜花这个对象文本赋予更为立体的编码形式的愿望

这么多年过去,”这个题目对应了雨夜花这首最初描绘一位女性悲剧命运的台语民谣自诞生以来的复杂身世但展览所呈现的却是一种隐喻丰富却又极简的多层次空间与这首歌身世有关的文字现于纸本的海报图表作为装置主体的是金属架上的百余面化妆镜每个镜面都印有一个八十余年来改编传唱雨夜花或与之相关的各界人物的姓名一段艺术家撰写的口白循环回响在展厅内——恰是这段让人无法回避的叙述营造了戏剧化的反转体验在艺术家建立起的叙事里,《雨夜花不再是大半个世纪以来任由人改编传唱并用于各自诉求的被动对象而是一个精明世故的命运操纵者借机会主义策略以求永生。《雨夜花的沉浮史里挥之不去的是同样具有能动与被动两面性的台湾而这也是邓兆旻这一系列作品以不同渠道联结起的共同隐喻而与惯常将台湾与雨夜花联系在一起的受害者形象有所不同他将最感兴趣的能动性推到极致诞生了作为墙头草雨夜花》,这一改头换面无数次却依旧具有生命力的文化产物与其所依托的复杂政治文化背景都成为了艺术家探讨台湾及生活在此数代人集体个体意识的一个入口

值得一提的是展览中对于化妆镜这一反射意象的使用观众上前端详时看到的除了印在镜子上的名字更有自己的形象——无论是否乐意观众都在化妆镜这一具有私密性的物品以及那回荡在展厅中无孔不入的口白诱导投身于与这些人物雨夜花沉浮史相关联的网络之中观众借此去思考和理解驻足的这个地方进而重新认识自己的个体能动性以及在这个文化网络中的位置而这个网络直观地以这些镜子及其金属支架观众的镜中反射以及折射在墙上的光影这样空间化布局来展现并借不同的个体搭建出全新的叙事结构也呼应了艺术家所称的对加强叙事网络流动的生气活力与开放性的挑战

邓兆旻诸多作品都在解码-编码的理性与文化情感之浪漫气质间形成巨大的张力他以解剖般的分析手法拆解重构文本意图挖掘出隐藏在文本背后的系统运作之结构人与系统激荡出的能量流动不过在这么多年过去,”他采纳了一种更偏向感性的表述方式不惧成为雨夜花新的操纵对象”,将作为艺术家的主体性部分让渡给这个新的主体两者间互相拉扯恰如他在布展过程中半开玩笑的戏言这实则是一次双个展”。

— 文/ 严潇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