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forum存档中所有内容均受著作权保护未经Artforum杂志许可不得擅自出版 Artforum存档文章

程心怡:The hands of a barber, they give in

2017.07.06

2017.06.02-2017.07.13 Balice Hertling

程心怡在巴黎Balice Hertling画廊的个展“The hands of a barber, they give in” 中呈现了关于男性的零星散忆题目好似由不连贯从句构成的小说名画作间存在着若即若离的联系自成某种序列画面之间又援引新浪潮电影的跳切手法形成对某一事件多角度的写照《Fremdschämen》(2016)的其中一幅里我们看到两位赤裸的男性在搏斗的瞬间僵持住其中一人挥起一只未切割的火腿只见得下半身另一裸男跪倒在地上仅以屁股示人另一幅则通过裸男的主观视角刻画对方多毛的脚以及横落在地上的火腿而这一场景又在《Predator》(2016)中复现一只黑狗正舔舐着那段火腿又比如《Untitled》(2016)通过冰箱内的视角看到打开冰箱的白人男性的目光一只黑猫弓坐在他的背上《Moon Water》(2016)中一个胸毛团团的男子将手指伸入酒杯这些躯体的男性特质消解在画面中又在身体最脆弱与不设防的状态下作为一种形态不定的纯物质性存在重新显现刻意的构图放大了对于身体某些细微之处的敏感反应如历历可见的毛发画面浸淫在浅紫奶油白以及青绿色的气氛之下一边轻佻而随意一边又充斥着不可具名的情感与欲望的暗涌

这是一种怎样的欲望这种欲望如何彰示艺术家曾坦言她痴迷于白人男性多毛的身体然而从未明确解释过这痴迷的动机诚然可以将之引申为白人男性与东方女性权力关系不对等的表层分析进而推演出身份政治的解读——譬如《Fremdschämen》(德语为别人感到羞耻之义中隐约的报复感即便如此我以为这依然过于概念化而且无法捕捉这一系列作品中深层的动力尝试调转惯常的逻辑这身份版图中的两端其实并非互补而恰恰是同一欲望的平行存在如德勒兹在冷峻与残酷》(Coldness and Cruelty,1971年英文版初版中一针见血的表述受虐的女性施虐者自身并不是也不可能成为施虐狂因为她处于受虐这一情境中且是令其实现的必要组成部分或者说她是这一情景的纯粹元素为此她断离了自身的受虐性那么反过来看施虐关系中的女性自身亦不是受虐狂而是施虐情境中的一个纯粹元素与她自身的施虐性断离开来而已通过建立这种重叠的映射我们终于可以从身份政治往复的强弱逻辑中开脱出来程心怡作品的无畏正在此体现不是自哀自怜的身份政治而是试图体尝超越身份归属的欲望主体并由此溢出了新的情感在这些复杂的白人男性的情动场域中有健捷也有脆弱有刚愎自用也有慌张迷离有自知满足的快感也有无可自拔的糜爱艺术家笔下分明的体毛即给人这种为情所动的微妙刺痛感而更难言明的是一些近作中阴柔的男性形象他们大多被安排在既日常又亲密的环境里隐约有《BUTT》杂志封面的美学在此艺术家把自身置于更为复杂与交错多元而非单向的欲望世界中这些或隐或显的欲望流动构成其作品的前提打破艺术家与其描绘对象间的对立与固定并将二者带入关系性的互动中卡尔维诺的短篇小说《The Adventure of a Poet》中有言:“快乐是一种悬置的状态只有在屏住呼吸时才能体会。”程心怡的作品以不羁的越境和艺术化的悬置凸显了欲望的重叠而又不失让人目眩神迷的魅力

— 文/ 由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