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forum存档中所有内容均受著作权保护未经Artforum杂志许可不得擅自出版 Artforum存档文章

张徐展

2017.12.26

2017.12.09-2018.01.20 就在艺术空间 | Project Fulfill Art Space

那阵子我每天从那个街角经过都会看到它边看边想着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登出’?”暗箱般的展场里张徐展指着手机里一只被压扁在路上的鼠身照片对我说对他而言手指下这片生前卑微死后被遗忘的干扁身体正以一种尴尬的状态停留在城市角落而他口中的登出”,指的是灵魂抽起离开已成物件的腐朽躯体归往彼处的时刻这片卡在此处与彼处的身体被张徐展以纸扎材质转化在展场中以对镜自照的姿态指出一处通向亡灵归所的入口意象

早期以手绘动画短片为主要呈现方式的张徐展近几年来开始以纸人展与新兴煳纸店系列为题由家族传承百年的新兴煳纸店背景以及传统纸扎工艺所象征的生死符号中延伸出具有自身观点的脉络2014年的作品灵灵壹开始他创作了一系列以纸为主要材料的偶动画作品一般而言作为传统丧仪接引亡灵前去西方所用的纸札灵厝大半有着瑰丽的装饰色彩与各种华美的建筑造型而在灵厝场景内象征着各种功能性的神灵人物动物在制作时则多以报纸为体外层再附以作为外衣或皮肤的彩纸修饰在张徐展作品里灵厝场景被转化为他思考死亡与生命的讨论环境而在角色甚至场景设计上这些以报纸团骨架铁线构成的躯体在动画中不再被加上象征皮肤的外层这样的方式一方面让角色能以更为赤裸的状态现身同时也使得他的画面具有某种洞穴般的粗糙有机质感像是深入身体脏器内的窥看驻留

本次个展为张徐展纸人展与新兴煳纸店系列的第四件作品灵灵肆《Si So Mi》”,此次他以单频影像的时间轴对应着歌曲《Ach wie ist's möglich dann》的节奏与长度这首1935年德国爱情文艺片的配乐在早年传入台湾时偶然被用作了丧葬仪队的哀乐而歌曲的起音“Si So Mi”则成为丧葬仪队的代称张徐展将此曲以呢喃哼唱的方式重新诠释动画影像由树林中一片破碎的镜面开始藉由一列动作笨拙穿戴着象征金山银山头饰的老鼠仪队将现实中与死亡有关的动作转化为带有黑色幽默的舞蹈与一般偶动画不同的是张徐展的作品往往刻意留下材质的原始痕迹藉此使影像本身更具后设性的观看意义如在此次的《Si So Mi》同步于老鼠仪队死亡舞蹈的另一条叙事线一批往灵厝方向移动象征灵魂本体的蛆虫便是以存在主义的二手书籍为纸张材料间接暗示死亡与存在的生命描述在一连串以忧伤喜剧方式呈现的舞蹈与哀乐之后我们才得以看见位于这片森林后方的灵厝场景不同于两年前个展的规划张徐展此次在展场空间的处理上并未使物件与影像同时并置而是让观众在阅读影像后起身前往下个展间时才见到角色纸偶与场景装置方才于影像中栩栩如生的老鼠仪队在这个空间中成为停格不动的物质而在整个场景装置前观众所看到的则是那片在现实世界中皱缩腐败等待登出的老鼠肉身它所看向的镜面彼端正映照着观众自身的面容

— 文/ 林怡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