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forum存档中所有内容均受著作权保护未经Artforum杂志许可不得擅自出版 Artforum存档文章

新月

2018.06.25

2018.03.24-2018.07.01 中间美术馆 | Inside-Out Art Museum

如果不是无名画会已被定位在艺术史中赵文量和杨雨澍也许就会像那些沧海一粟的艺术家一样成为某个时代滑落的佚名注脚默默无闻终其一生然而随着斑驳的历史往前推移被隐蔽的部分终究会被重新发掘并产生新的意义中间美术馆展览新月:赵文量杨雨澍回顾展的价值正在于此此次展览梳理和呈现了赵文量和杨雨澍长达五十年的视觉文献为我们打开了一道通往5080年代以社会主义现实主义为背景的艺术世界的大门只是通过这道门我们看到的并不是那个主流的合法化的语言系统而是深埋在主流系统内部的边缘对立之音

策展人为展览取名新月的目的非常明确:1923年成立的文学团体新月社推崇相对自由和带有现代主义性质的创作和讨论追求技艺和形式的先在性与左翼阵营倡导的为无产阶级服务的文学有着极大的差异。”这段􏰀描述几乎可以直接对应到赵文量和杨雨澍的艺术实践上尽管两人强调他们更多关注的是自己艺术作品的内部问题并没有实质介入外界风云变幻的政治风潮但无论是他们创作的肖像画(例如赵文量画的遇罗克像),还是大量的风景写生都不能被单纯视为隐逸式绘画坚守往往是变相介入的一种方式

在展览设计上策展人并没有按照简单的时间顺序来组织展览而是从艺术家个案研究一楼展厅出发历史批评的视野梳理了两个个案与社会主义现实主义语言体系之间的纠葛二楼展厅),并在三楼展厅单独辟出一个单元呈现两人抒情或隐喻性质最为强烈的一批作品展览试图通过上述三个方向勾勒出赵文量杨雨澍所处的历史位置以及他们如何始终与主流保持距离坚持自己的业余画家身份在阅读这些作品时我们很难摆脱对当时二人生活境况的联想在那个人人自危的年代他们靠什么维系对艺术的信仰并如此笃定?这些都有意无意地增加了作品的延伸性和神秘感甚至这些附带的故事可以和作品本身平分秋色

回到上个世纪50、60年代赵文量和杨雨澍的艺术观念无疑是超前的在文人修养画面构成唯美抒情被主流思想摒弃的当时他们选择了更纯粹的艺术理想进入80年代面对各种美术思潮的涌动赵文量和杨雨澍仍然坚持用写生的方式来传达生活中的美好或是苦难只是在高分贝的政治压迫逐渐消弭之后坚持慢慢变得像隔离甚至滞后于时代变化也许可以这样理解他们穷尽半生打磨的美学语言最终获得了不亚于主流语言系统的不变性也正因如此才能作为某种执拗的低音在今天再度被人听取

— 文/ 丁晓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