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forum存档中所有内容均受著作权保护未经Artforum杂志许可不得擅自出版 Artforum存档文章

王濛莎

2018.07.09

2018.06.30-2018.08.26 空间站|Space Station

在王濛莎于空间站的展览中我们看不到一种后萨义德意义上的新东方主义”,所有作品都充满个人意味与殖民主义或后殖民主义相距甚远众多作品的最显著特质即是传统技法与当代形象的结合但是王濛莎的创作又比一般的新水墨艺术更复杂这里没有一种对于传统的迂腐无条件尊重——《丸子计划》(2015)就是其戏谑的典范艺术家以水墨在长达六米的画面中描绘了大量樱桃小丸子火影忍者以及其他动漫人物形象毫不避讳地展露自己对大众文化的喜爱形象细节的处理方式和整体画面构图同样如此大量重复出现的形象轻松而扁平地躺在画面上像是一种没有进步目标的练习的成果而画面构图又指向一种既传统(“散点透视”)又当代(“墙纸绘画”)的形式相对更为直接的《Vanilla Sky 04》(2016)与复杂得引人入胜的不要想读懂我的诗》(2017)在结构上不尽相同但是也同样大幅度稀释了新水墨惯有的斯文姿态这样的作品适合于众多期待艰深但又同时渴望轻松的眼光及头脑

王濛莎作品同时调用了当代形象和古典形象如此做法使其更容易脱离固守传统与全盘西化两种常见于新水墨的窠臼展览中另一幅长卷题为我的宇宙发生的事件 03》(2018),顾名思义这也是一件满载个人情感的作品其中既出现了春宫图里的白描人物也出现了“NICE MY LOVE VIP”等字句或是米菲兔等卡通形象王濛莎没有费力处理人物面庞等细节而主要是通过构图和颜色来表达汹涌的情感这些画面不像艺术家两三年前的作品那样克制尽管矜持的姿态仍然清晰可见但是对于这些色彩斑斓的作品来说重要的或许是矜持与松弛之间的不平衡关系以及从这种关系中自然生长出来的杂糅形态让人好奇的是艺术家能否以同样的杂糅风格处理有更明确政治倾向的主题尽管展览看起来并没有自我东方化的倾向——这是因为西方对于艺术家来说似乎完全不是什么重要的参照体系——也没有回应东方主义以及一系列相关的讨论这种与大众文化尤其是日本的流行文化颇有亲近性的创作似乎的确展现了一部分存在已久可被称作是新东方主义的视觉文化现实

— 文/ 李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