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forum存档中所有内容均受著作权保护未经Artforum杂志许可不得擅自出版 Artforum存档文章

何子彦

2018.07.19

2018.07.07-2018.09.09 明当代美术馆 | Ming Contemporary Art Museum (McaM)

从前言墙上的东南亚编年史到现场每一件作品何子彦个展一件或几件作品混合了我们已知的断代线索和经过艺术家重新编码的历史片段其中越是虚构的部分呈现得越具体粗看下较难理清其相互间的关系直到我们被装置录像作品一只或几只老虎》(2017)突如其来的背光击中伴着和光波步调一致的低频鼓点录像中的虎和人两屏相对共情诱导着观众:“我们是虎”(We’re tigers)、“人虎”(weretigers),其本身成为一种扩张的力量瞬时让作品的结构叠合了新生的东南亚编年史同时串接起在场的所有作品跃出展览里物理存在的文献和录像叙事使得艺术家虚构的历史书写丰满起来

何子彦提到他的创作结构受到了德勒兹和加塔里的文章一匹还是许多匹狼启发作品题目运用了同样的句式,“几只老虎多条时间线一并弥散在历史重组里产生无数条纵横交错的线索,“老虎承载的不再是猎群动物的形象这一符号被艺术家扣进真实空间成为马来人的祖先萨满式的共生虎人马来西亚共产党这些形象部分与现代性以来的理性精神背道而驰图像和符号被删去了原义正如作品无名》(2015)借用电影素材时将原本的叙事倒空作为新器官被重新注入艺术家虚拟的现实

刺穿历史叙述和观众后同时到来的是一位马来亚文化工作者对自身文化建构的野心何子彦是一位具有人类学视角的艺术家他在电影剧场写作等诸多领域的实践都通向了重写东南亚地域文化政治和历史的志业在每一段续写工作中他从不针对历史中的各个时刻做判断而是使语义增殖将其叠加到刻板的官方历史之上在这个意义上,《一只或几只老虎是本次个展的缩影。“一只老虎”、“一条时间线最终回到了展览题目所示的一件作品”,回到同一个使命用怎样的视角理解自现代性以来自身所处地理位置的族群文化政治的变革如何带着神性巫术和区别于城市文明的野性观看几百年来的现代性进程

16世纪殖民扩张开启了资本的全球收割在西欧商业资本主义掀起的第一次殖民主义高潮中东南亚边沿地区首度被纳入新生的资本主义世界体系比起先空间占有再改造的早期策略今天资本的全球扩张在搭配技术手段后可能更多应该被描述为意识的超空间输送”,空间的资本化改造亦在此基础上完成艺术家如何用具有想象力的生产性的方式改写属于我们的历史和未来同样是何子彦留给我们的一个问题

— 文/ 姚梦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