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forum存档中所有内容均受著作权保护未经Artforum杂志许可不得擅自出版 Artforum存档文章

常羽辰

2019.02.15

2019.02.01-2019.02.23 Assembly Room

Assembly Room是纽约一家专注支持女性策展人的机构加之展厅中许多作品的纺织元素容易使艺术家常羽辰被迅速贴上女性手工艺的标签常羽辰确实是一位以手绘手工为主要实践的女性艺术家但此次个展探讨的主题实则更为开阔也更为根本在两位策展人Jane CavalierNicole Kaack的梳理下,“线这一绘画基本元素成为了跨越多种媒介串联历史又反观当下的丰富概念

展览标题两根手指一条线来自常羽辰同为艺术家的父亲的一句教诲两根手指并拢它们之间会自然形成一条线但那不是真实的线现实世界中也并不存在线线是边缘交界标记线是抽象常羽辰和父亲接受的艺术教育都深受前苏联契斯恰科夫体系”(Pavel Chistyakov)的影响——素描是基础训练写实程度是评判标准绘画对象则被分解为点线面的明暗关系再落于纸面素描很少被看作独立媒介甚至等同于未完成的习作事实上素描强调将事物拆解到面再拆解成线和点蕴含着智慧的世界观以素描的方式重新端详两根手指它们所形成的是充满褶皱凹凸纹理甚至空隙的指缝而非直线

在常羽辰的创作中线首先从写实中被解放出来。《6段眉毛》(2015)可谓展览中最具象的作品但疏朗有致的线条排布经由铜板蚀刻于桑皮纸后显出了山水画的气质甫看之下更像风景而非静物同样的艺术家也将素描从为写实服务的任务中解放出来完成于2017年的一系列纸本铅笔作品以素描手法为底但明暗关系没有凸显任何具态参照而是纯粹的形体的抽象

随后线得到进一步的物化并且拓展到三维的缝纫针织纺织之中两件黑色的手工编织作品织造》(2018)低低地挂在墙面与地面的交界处麻棉纱线的纵横交错极其松散使其失去了成为柔韧织布的功能而更像线条的节奏谱写。《//》(2017)是三枚手工染色的丝质布片上面银白刺绣部分的针法无拘无束是写意而非描摹最左侧的布片还垂下一截带着针头的线让人想到文人画的枯笔还有几乎与地面融为一体的装置》(2018),棉麻针织各有或弯曲或打结的形状它们仿佛具有了实在性甚至在视觉上有如来自考古挖掘的骨骼残片质地坚实不过走进细看之下所有琐碎的线头都被悉数保留好像在强调这种实在性里细小脆弱的内核

常羽辰的线在三维之后又经历了一次平面化的转译//一墙之隔的是三枚布片的孔板印刷作品艺术家采用Risograph这种精度较低的影印机使丝质布片叠加刺绣的织物纹理被粗略地压缩成一种数字化图像再附着并叠加上纸张的纹理形成最终画面于是线在不同的媒介之间回旋经历反复的重塑有些局部模糊得犹如新媒体艺术中的故障”(glitch)。考虑到艺术家将织布机横纵线的基本结构理解为最原始的二进制计算机孔板作品其实轻巧地贯通出线的历史它既是实在的穿针引线是解构复杂客体的构成元素也是虚拟信息流的变体。


在常羽辰的作品中线是线素描是素描作为视觉构成的色彩形状和材料都更朴素本质也许艺术家更希望艺术是艺术尽量免受意识形态的左右或者至少提醒我们对意识形态施加的影响保持清醒

— 文/ 顾虔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