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forum存档中所有内容均受著作权保护未经Artforum杂志许可不得擅自出版 Artforum存档文章

梁硕

2019.04.27

2019.03.21-2019.05.18 北京公社|Beijing Commune

梁硕善于对空间进行改造他曾在2017年将巴登-巴登美术馆(Kunsthalle Baden-Baden)的展厅填满层层叠叠的木头在本次展览景区他延续了这种宏观策略用金属和胶合板搭建出了一个曲径通幽的景区”。这种布局使观者无法立刻看到作品的全貌为画作——其中一些是横向展开的长卷——增添了一种时间性与此同时梁硕在画作中加入了一些不甚庄重的当代生活印迹进一步干预了传统的山水画

进入展厅后看到的第一件作品是大绵山卷》(2019),它同时也是展览中最长的一件作品一开始这件看似没画完的手卷更像是一幅标准的重新诠释传统山水题材的现代作品丙烯颜料取代了墨用来描绘溪流和山峰但向前再走几步古怪的细节开始逐渐浮现古代武将和文人在与恐龙交谈恐怖片中的怪物与嵌在峭壁上的现代建筑也映入眼帘另外还有两件作品悬挂在宜家的窗帘杆上其中一件名为一洞五天垃圾桶》(2019),画中的山是一处旅游景点其中造型古怪的垃圾桶悬浮在貌似对话框的亮粉色烟雾中

梁硕将此次展览视为一种卧游”,这一传统观念是指古代文人将观赏山水画视为一种足不出户的神游方式然而梁硕的这些绘画也清楚表明它们所唤起的那个理想化的前现代世界已然消弭它不仅被工业化而且充斥着媚俗的流行文化当观众抵达曲径的中心时他们可能会在寻找出口中略微迷失方向这一结构有耍花招之嫌但所幸作品仍然是朴实的展览的不同元素融合在一起使观众仿佛漫游在一种既自然又后工业既田园又怪诞的风景中

— 文/ Simon Frank, 译/ 冯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