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forum存档中所有内容均受著作权保护未经Artforum杂志许可不得擅自出版 Artforum存档文章

于霏霏

2020.01.30

2019.12.08-2020.02.16 LINSEED

穿过复兴中路一条地图上并无标识的弄堂到达永康路再拐进另一个弄堂迷宫寻到LINSEED所在的后门入口就好像游走在城市的字里行间终于在陈词俗句的罅隙里找到新的种子

新式里弄底楼的公用厨房里飘出夜饭的味道伴着日常的烟火气循着木楼梯旋转往上一个新的空间便呈现在眼前展览就是这样突然开始的楼梯旁的墙上整个展览的核心图像那位中国维纳斯以低垂的目光温柔地望向每个穿越时空而来的观众

这是于霏霏的外公1961年临摹的波提切利他应该没有看过原作只是依据印刷品上的图像来临摹或不止于临摹他笔下的维纳斯同时透出东方女子的气息照村上春树刺杀骑士团长里那位画家的说法他是以模特为媒介把自己心中本来潜伏的东西找到和挖掘出来。 ”或许这是更忠实的传真”——既然临摹与传真对应同一个单词fascimile。

以此类推影像作品中国维纳斯》(本文提到的所有作品均创作于2019便是对临摹的临摹对传真的传真在镜厅般的二次挪用里于霏霏把对于外公的印象与观点呈现为同一图像变奏出的不同杂音由此来构建外公的肖像”。

而在楼梯旁侧的亭子间展厅里,“断章取义成为另一种临摹法外公的复活手抄本里那些划线的句子那些用红笔标出的感叹号和问号不啻当时情感暗涌的痕迹与线索:“我们做的事一直都不对头。”“不应该摧毁整个大厦只应该略略变一变这幢他深深喜爱的美丽的古老的坚固的大建筑。”“确是对生活感到了十分的厌倦。”正是这些从十九世纪俄国挪至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中国的句子标示出这位知识分子当年的内心底色像美国小说家乔纳森·萨弗兰·福尔(Jonathan Safran Foer)将布鲁诺·舒尔茨(Bruno Schulz)鳄鱼街》(The Street Of Crocodiles)里的单词部分挖去重构成的小说密码树》(Tree of Codes)一样于霏霏将外公的笔记本复制放大遮掩剪切拼贴将这些句子再次搬运到二十一世纪在绘画痕迹的新语境里重新编写这些断章的编码就这样亭子间同时成为了内部与外部它既是收纳外公精神肖像的时光宝盒又是将外部现实世界投射成像的暗房

在楼梯的尽头录像谷歌艺术计划的维纳斯是整个展览的句点将图像不断放大再放大发掘细部隐藏的笔触和痕迹屏幕成为断章取义的新工具尚未显现的白色模糊像素正挣扎着显影而最后将这些局部图像拼图式地合成——这是数码时代的机器临摹法吗

在时光漫游的结尾处、《谷歌艺术计划的维纳斯的屏幕下方挂着一排四把钥匙其中三把钥匙上分别写着实力”、“LOCK”丰收”。

这个也是展品吗?”我问LINSEED的主人

它们本来就在那儿。”

— 文/ b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