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forum存档中所有内容均受著作权保护未经Artforum杂志许可不得擅自出版 Artforum存档文章

收藏者

2016.08.03

2016.07.20-2016.09.25 新美术馆 | New Museum

从老人到小孩富翁到连环杀手人人都是收藏者弗洛伊德说这跟大小便训练有关——确切地说排泄是一种丧失性的创伤经历收藏则成为疗愈儿童期创伤的方法这种说法不但愚蠢还特别不厚道它无法解释自称超媒介的万达·维尔拉-施密特(Vanda Vieira-Schmidt)“拯救世界计划”(Weltrettungsprojekt, 1995-)里怪诞的深刻:30多万张为了从超自然毁灭力量中拯救人类而创作的绘画被高高摞起形成一座小型建筑物”;也无法解释奥斯维辛素描本》(The Sketchbook from Auschwitz,约完成于1943为何存在这本由署名为“MM.”的佚名作者创作的小型画册描绘了最为臭名昭著的纳粹死亡集中营内的恐怖生活上述作品均出现在大型群展收藏者”(The Keeper)展览质询了创造——确切地说是收集”——这一行动背后的驱动力其中不少力作来自敏锐的当代艺术家卡罗尔·博夫(Carol Bove,与卡洛·斯卡帕[Carlo Scarpa]合作)、埃德·阿特金斯(Ed Atkins)、亨里克·欧莱森(Henrik Olesen)、奥勒里安·夫劳门特(Aurélien Froment)。但更多作品还是出自那些素人艺术家”(如此令人不快的称谓之手执念和哀伤自他们怪诞而精彩的物件中肆无忌惮地甚至有些让人窒息地溢散而出

阿瑟·毕思坡·多罗萨里奥(Arthur Bispo do Rosário)一生中大部分时间都在为末日审判收集各种废弃品用以制作圣像雕塑和教会服装汉尼罗·巴伦(Hannelore Baron)脆弱而带有烧灼质感的珍奇柜》(Wunderkammern)看起来像是从地狱中抢救出来的出自阿拉巴马吉斯本拼布合作社(Gee’s Bend)的由奴隶后裔他们分别是洛雷塔昆妮和密苏里·彼得威制作的现代主义风格拼布毯子为观众带来了一些徒劳的安慰——作品极富创造力同时承载着沉重的苦难第一拨观念艺术家之一霍华德·弗莱德(Howard Fried)分解我母亲的衣柜》(The Decomposition of My Mother’s Wardrobe, 2014-)或许能摘得全场最温柔……以及最恐怖大奖艺术家将已故父母的衣服鞋和手提包在玻璃窗后以极其讲究的布局陈列仿佛要将它们埋葬于此经过复杂而神秘的身份认证和筛选部分参观者还可以穿上已故女主人的服装让弗莱德为你拍照留念并参加给他母亲举办的纪念活动”。孝子之情加上一点点恋尸癖——毕竟妈妈们难以取悦

— 文/ Alex Jovanovich, 译/ 钟若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