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forum存档中所有内容均受著作权保护未经Artforum杂志许可不得擅自出版 Artforum存档文章

夏季大三角

2016.08.24

2016.07.31-2016.10.23 OCT当代艺术中心 | OCAT Contemporary Art Terminal

在展场的一个角落中谢蓝天打印了一张复印机公司Xerox为呈现其影印精确度所使用的毕卡索版画这一只用碳粉组成的猫头鹰类似于整个展览对星座进行的隐喻式征用星座就像是碳粉宇宙间一点一点星芒排列过后被撒到一纸平面上去展场中一枚灯光照耀地面光线锐利的边缘划出一方三角形的象限其他三个隐形的象限便是无光的夜空座落在这黑暗里的展签或在地上或在墙上各自发出它们的冷光而许多作品没有设置基座低矮让你俯视全局从此让你有个清晰的感觉是走在展场中便像是走在各种作品所组成的星座上你辨识这些作品的个性就像是拿着星盘辨认顶上繁星——以你的视角为准两者像是各自的镜像

若以这个展览的视角而言地球上的城市应该被视为星群而香港算是东方最耀眼的一颗在乔恩·拉夫曼(Jon Rafman)霓虹灯并行 1996》(2015)那里这颗星星座落在如海般深不可测的资本主义之宫能为人们指出远东指出未来这件作品透过二手的素材从电玩游戏的场景中借来的九龙,“新拜占庭等存在或不存在的第三世界城市描绘出一个此曾是的风景而这个镶嵌在过去式之中的风景字型音乐影像则是蒸汽音乐(vaporwave)风格的延展也是对当下进行一种风格化的抽离

在另一个象限中谢蓝天散在地面上的各种事物包括了一叠可能来自世界任何中国城中香港饭店的复印菜单也有电影阿飞正传中对镜独舞的旭仔原片里他对镜自言:“一生永不落地”)。后者这个片段中影音分离一旁配着黑胶机播放着轻快的阿联酋食品公司的等待铃声谢蓝天试着让他在另一个港城迪拜所取得的且并不一定需要观众熟识其血缘的物件制造着某种数码时代所失却的颗粒感”。“离境的状态主宰了这个象限里的作品但他的离境并非关于人们从此地移出至彼处而是当你的母辈指认着天上的香港在这里它是一颗星),慎重嘱咐着你原属于彼方的这种永不落地的状态

然而本就住在天界星上的众生如何看待这光芒总是辐射向外的土地呢

这会香港流行着动物传心术香港艺术家王浩然的梦境宇宙学》(2015)比拟着这种技术他的装置录像作品描述着宠物梦见它们遨游在迷你星盘中不断循环舞动的星宿在它们眼里是美味的蔬果以及其后死亡升天的过程王浩然经常使用浅薄的日常市井材料将其重制为那种具有魅惑性深度的装置你并且很难从外观探究它属于什么时代

三人在展场中各据一方描摹的是作为符号的香港如何可能为我们的未来投石问路但这些星象有什么共同的指向吗也许我们可以再援引一个天文的话题作为回答这个话题与未来的指向有关也许指往未来的方向在这个展览中是由香港这个星座为导航那么展览所在之处深圳它在这个展览中的角色有点像是与真北有所微微偏移的磁北它并没有在星盘上现身这种微偏应是未来图景投射过程中必然的诠释性微偏如果有人在意深圳在何方的话我且觉得展览多少试着以星盘为视角松动一种当代艺术过于快速地将在地和全球二分开来的语言逻辑

— 文/ 刘呐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