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forum存档中所有内容均受著作权保护未经Artforum杂志许可不得擅自出版 Artforum存档文章

胡昀叙事病

2016.09.15

2016.09.08-2016.10.09 艾可画廊 | AIKE-DELLARCO

胡昀近年来的创作源自他对近代历史的调研与博物馆学的反思他的作品由各种物证构成这些物证作为某段经历的提喻勾勒出近代历史中几个或清晰或模糊的面容艺术家的祖父冯玉祥与孙中山上川岛上的传教士圣方济各英国人约翰·里弗斯不幸身故的外国科考队员等等艺术家动用了各种手法去阻碍任何单一连贯的叙事从展览中形成黑暗中什么都可以发生》(2016)艺术家中断了照片的显影过程使影像永远悬停在一片铁锈色的迷雾中在角落中一个打开的木盒装满了食盐据说与胡昀祖父参军时的经历有关而在展厅对角线的另一端从木盒中取出的印刷铅字件散乱地摆在白色灯箱上它们本可排列出祖父的履历文本一具叠放着瑜伽垫的古董马鞍在一片蓝色背景里悬浮在半空中诡异地标示出人物形象与场景的整体缺席各件作品四散在空旷的展厅内大量的空间包裹在物件四周似乎在诱使观众用故事去填满它在这一空缺之处被故事召唤的幽灵们徘徊逡巡——胡昀曾多次使用这个词语概括那些被述及的人物在展览中存在的状态对于历史的勘探工作而言可见而有限的物证与缥缈无限的叙事究竟何者更实在”?在展览的结尾处,《过去 现在 未来》(2014)似乎以一种图示的方式延续着提问

另一方面如果熟悉胡昀过往的创作我们会注意到本次个展略不寻常与上一档个展时隔两年本次展览并没有展示艺术家阶段性的全新创作而更像是对其近年来多件作品线索的重新演绎或许可以说如果展览中单件的作品指涉的是历史中的人和事那么展览作为一个集合指涉的则是艺术家本人以及他近年来在世界各地的游历调查与研究——正是这段经历使不同时空中的人物以及某些纽结性的物件得以在展览中汇聚于是如同在2012年的我们的祖先中把自己的照片通过灯光投影在观众身上一样艺术家本人也以一种幽灵的身份在展览中现身只是这次是以一种更隐性的方式达成

于是通过撩拨观众对叙事的期待又不断使这种期待落空展览首先提醒我们人们对展品的观看与理解在多大程度上依赖于围绕可见的物而展开的不可见的叙事——这种依赖既存在于广义的博物馆展陈传统更尤其适用于描述现代与当代艺术的展览机制博物馆美术馆要求观众不仅看见眼前的展品本身更重要的是透过这些物品,“看见展览试图建构的叙事而叙事的对象可以是自然历史文化个人经历虚构事件乃至艺术系统本身在此值得注意的是当展览机制中不可见的叙事被用于为可见的展品提供展示的合法化依据时会出现怎样的现象在这次展览中展览与艺术家的研究相互分离被分别安置在公共/私人的领域在公共展览领域艺术家制造出一种此处有深意的效果标记着作品表面之下可能存在亦可能不存在的深度空间然而这个深度空间却藏匿于艺术家的私人领域存在于未公开的笔记电子存档或记忆里换言之如果在如同莫泊桑笔下的奥尔拉”(La Horla)般的叙事幽灵的胁迫下观众对作品的观看与理解实际上建立在对深度或意义的揣测与预判的基础之上那么对叙事的偏执爱好是不是展览机制的一种原生性的疾病如果它是艺术家对它是抱持怎样的态度在本次展览中艺术家的态度始终是暧昧不明的

— 文/ 谢向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