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forum存档中所有内容均受著作权保护未经Artforum杂志许可不得擅自出版 Artforum存档文章

耿建翌投影顽固

2016.10.13

2016.09.25-2016.11.20 OCAT上海馆 | OCAT Shanghai

耿建翌的展览有多个阐释入口由投影牵扯出对影像观看方式的变更只是其中最浅显也最乏味的一个虽然展览的名称和不寻常的前言文本似乎有意诱使观众聚焦于展览中的投影通过各种蛛丝马迹重构某种情节——这种努力很快被证明是徒劳的相形之下展览的另一线索——各式灯具——则仿佛视盲实验中看不见的大猩猩”,随处可见却极易被忽略然而展览实际上不动声色地强调了它们的在场海报纯黑背景中一盏信号灯静穆地立在右侧灯泡犹如巨大的眼眸如果观众的视线试图穿透中心的瞳孔抵达它内部幽深的空间便会马上遭遇灯具迎击的目光:“仿佛在凝视着你展览入口处的展墙上描绘出了各种灯具的轮廓详细列明了型号性能参数观展过程中笔者一直试图解决一个疑惑如果只是为了制造投影为什么要给投影机加上灯具的外壳

当水泥柱上各种旧物遗痕在投影微弱的光线下显形时这一疑问得到了解答如果投影机只是向外投射出一个影像那么灯具则代表了的动作本身——它不仅是外向的而且更是为了抓取某个对象正如全然纯净的观看——新小说试图达到的目标——往往遥不可及投影将一个山水世界强加在象征城市文明的混凝土柱上花鸟鱼虫优美的律动并未弱化灯具与柱子间的紧张关系在此意义上投影顽固观看总是角力同样是关乎观看的政治与艺术家此前的作品做到正确的自己》(2005)相比较旧作中诉诸身体体验而被展演的权力关系在本次展览中转变成抽象化为诗意的图式

另一方面藏匿在前言中的一句话什么也看不见的时候总有事在发生道出了展览的核心体验对局部还是整体都同样适用观众在围绕每根柱子行走时无法掌握投影的动静和节奏与此同时在任何一个时刻观众也无法对展览-作品全貌形成完整的印象又恰如前言文本所摹写的对时间之连续性的体验我们所看到的只是无数的片段而在意识中将它们表象为连续的过程于是对知觉和意识双向的怀疑由此产生知觉自有其边界无论是对时间的体验还是对事物整体的把握都依赖意识的完型功能但又始终无法摆脱对意识的不信任

— 文/ 谢向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