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forum存档中所有内容均受著作权保护未经Artforum杂志许可不得擅自出版 Artforum存档文章

纤维三年展我织我在

2016.10.17

2016.08.25-2016.10.25 浙江美术馆,中国丝绸博物馆,中国美术学院美术馆

一种有趣的针刺的知识”。策展人萨拉·马哈拉吉(Sarat Maharaj)在第二届杭州纤维艺术三年展国际研讨会上提出通过织物去思考”——将织物所开启的有趣的针刺的知识作为一种超越抽象的水晶式知识的思考系统以此回应我织我在的展览主题萨拉向我们提出一个问题如何将织物越过织物的具体概念和技艺比如壁挂丝网或者编织刺绣缝纫等同时也越过织物的隐喻比如社会身份社会性别等从而形成一个织造世界的思考和认识

艺术家阿卡纳·汉德(Archana Hande)的布上版画丝路小屋》,通过自己的亲身旅行对丝绸之路进行了重新绘制将孟买的纺织厂帕坦尼泊尔城市的派多拉绸手艺人西藏旅行的商人以及尼泊尔的食盐贸易等串联在一起织物的社会脉络呈现为一种漫游式的织造关系安贾尼·蒙泰罗和贾雅桑卡(Anjali Monteiro & K.P.Jayasankar)拍摄的纪录片织布机》(2001),被称为社会织造电影”,他们将阿卡纳·汉德所揭示的那种织工与社会之间的织造关系推演到一个更为激进的领域——影片聚焦画家苏蒂尔·帕特沃丹(Sudhir Patwardhan)与诗人纳里扬·瑟夫这两个人都曾参与孟买左翼运动在纪录片中他们讨论了工人阶级的陨落左翼分子与工会运动所面临的困境以及当代社会环境与艺术的关联而阿什穆·阿卢瓦利亚(Ashim Ahluwalia)的作品短暂季节》(1995)和欧托里斯小组(The Otolith Group)的作品欧托里斯II》(2007)则将镜头对准纺织厂的普通工人探讨全球语境下织工如何在公平平等的劳作中有尊严地生活这一问题从这样一个纬度,“织物之思的关注主体甚至可以从织工到矿工再从矿工到农民工打开一个劳作者生活者在社会织造中的协同空间完成织物之思对于织物之隐喻的超越从而真正进入社会思考和社会实践的领域中

在马克思主义的脉络里经历工业革命殖民后殖民再到今天全球化资本化虚拟化纵横交织的局面编织的劳作与生产织物的组织与沟通方式以及织体的运作与治理体系始终在发生着变化在如此情境之中织工个体以及劳作个体的纬度换句话说记忆个体和生活个体的纬度显得尤为重要作为织物最纤弱最微小最接近于纤维状态”,甚至也是最容易被忽略的一个部分它们往往见证着历史社会时代等概念织造运动的真实性和生命感陈界仁的录像作品加工厂》(2003)无疑为我们打开了这一视野纺织工人的斗争以及存续于后殖民经济中的不平等见证了织物曾经以及仍旧被作为一种标准化机械化的代码写入社会织造的过程这一过程在互联网化的今天或许会尤其明显如何在互联的情况下保持彼此的开放性同时确认一种有趣的针刺的共同经验与共通认识或许是当下织物式思考的切口所在

— 文/ 周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