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forum存档中所有内容均受著作权保护未经Artforum杂志许可不得擅自出版 Artforum存档文章

李然还是这群人

2016.06.19

2016.05.28-2016.07.10 艾可画廊 | AIKE-DELLARCO

在李然的最新个展还是这群人,“新加坡几乎被处理为一个抽象的地点基于驻留的经历艺术家一方面视其为新加坡性”(singaporeness)——在地特殊的社会-历史议题——发生的容器另一方面又以某种介入的观者的姿态展开基于外人视角的制图(map)工作即便为此有意采取了一种去历史化扁平的视觉模型——如同在这并不复杂一本参观手册》(2016),“新加坡被压缩为海湾花园(Gardens by the Bay)中一条为游人事先规划的行进路线这座充满景观的公园无疑可以作为这个崭新的民族国家自身差异化现代性及其内在矛盾的隐喻伴随着导游刻板的解说极度晃动的镜头中滑过的是连绵不断的热带植物来自新加坡不同族群文化的园林休闲的人们以及远景中现代建筑的剪影马克奎恩Marc Quinn的巨大雕塑星球》(The Planet)也穿插其中作为文化多元主义的佐证而画面上的字卡则是艺术家从蓬皮杜艺术中心中文导览手册中拣选出的关键词这些艺术史中的术语向来以普世性的话语形式出现亦充当了我们进入现代性自身历史的精准地标在此相互竞争的状态出现了另类的现代性(alternative modernity)与标准的现代性之间既叠加又覆盖彼此似乎都受困于对方的存在那么最终到底鹿死谁手而对于我们问题则可能是到底在哪一条路线上前进?”

李然对于新加坡的研究类似于艺术家针对某一艺术机构的研究或者说他几乎将新加坡性视作一种馆藏资源——在以往的创作中艺术家不断启用的方法就是在当代艺术内部的问题与现代性提供的丰富案例之间展开模仿互译”,抑或虚构出艺术系统与其外部更广阔历史经验之间的连续性事件——也许可以视之为一种更宏大意义上的机构批判实践观者可能会忽视展览中的文本体育场里的野餐》(2016)。在这篇小说,“参与到当地的一场政治集会当中与身份各异的人物进行着暧昧且含混的交谈某种程度上这件作品暗含着一个近乎马奈草地上的午餐式的场景在一个仿佛临时搭建的日常瞬间的内部涌动着各种相互摩擦冲突的力量与边界在集会的舞台上进行言说的是代表新加坡各个族群的政治人物台下发生的对话则颇为平常但其中夹杂的是如混血”、“印式英语”、“性别”、“中国”、“淘宝这样的词汇这个场景的出现貌似生硬”:划分出公共领域政治集会与私人领域野餐),然后再植入某些关键符号为它们分配好主题与功能并透过叙述令其运转起来然而从另一个角度出发这种生硬难道不正是现实本身的策略与制度吗在这个被制造”、“规划的共同体内部充满了各种复杂的相竞建构(contested construction),原发的自然结构人的原初身份都被置于安全”、“合理的框架路线中以至于最终消失”——只不过在此艺术家试图将消失内部生动当下的经验与痕迹变得可见并对于消失之后的再生之保持了谨慎的期待

而本次展览最重要的作品还是这群人》(2016)又突然脱离了其他作品的特定背景进入到语焉不详的时间之中在这件具备复杂同步效果的四屏录像中李然利用短促的声效以及镜头快速局部的截取实现了一种莫名的紧张氛围从人物的造型上我们无法判断其身份与年代同时他们亦被剥夺了语言只留下应激式的表情与动作——或许我们可以将其视作一个针对表演研究的人类学剧场(anthropological theatre),在这一点上不得不让人联想起他的早期作品地理之外》(2012)。-现代式的身体似乎带回了更加肉身或情感的体验这种体验的可靠在于其总可以超越现代性为我们提供的各种理性认知工具如某种精神症候潜伏在被设计为健康完善文明的意识底层并在某些特定的时刻发作。“这群人一直受到来自画框外的不可见事物的侵扰直接本能的表达着自己的恐惧他们仿佛一群野蛮的外人(savage outsider),处于历史之外未被殖民被殖民”,因而启蒙性压抑性的心理结构都无从生效联系起之前的两件作品李然苛刻的反思着力于当代局面下淤积的各种现代性症状但这种回溯几乎不可能完成因其永远涉及对特定历史场景的活化与对自身精神分析式的堪查然而这恰好成为了令艺术家工作具像并持续自我辩难的动能正如还是这群人中塑造的这主体失效的非历史时刻与其说是悲观的逃避主义毋宁说是一则诚挚的讽喻”:成为原始人或我们从未现代过的焦虑也许比现实中的精神分裂更有意义

— 文/ 杨北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