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纪录片导演艾德品库斯(ED PINCUS)(1938-2013)

2014.01.25

艾德品库斯(ED PINCUS)生前创作了很多纪录片但是我记忆最深的也是令很多人刻骨铭心的作品当属日记》。1971年和1976年之间艾德以16毫米胶片记录了他和妻子简品库斯的生活其中还有他们的孩子与艾德有染的几位女性这部影片也是七十年代早期的一幅画像更确切说是后-六十年代的画像在那段时期里人们用于投入到生活政治表达当中以身试法但是文化也在渐渐衰落

日记这个题目真实直接一如影片本身从题目中也可以判断出来本片可能也无法吸引到业外人士的目光不过当我初次观看日记却并没有窥阴癖的感觉而是亲切感胜过一切。《日记没有任何追求轰动的意味而在纪实影片中又没有哪部作品能像日记这样独特

他曾执教过的MIT电影部对他充满怀念他作为一名电影人的勇敢旺盛的创作力不世故却又很有人情味的幽默都将铭记在大家心中

作者是曼彻斯特的一位电影人

— 文/ Ross McElwee /王丹华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罗莎芭芭谈自身创作

2014.01.17

罗莎芭芭,《陈述真实的崇高》,2010/2011,装置,Tate Modern,伦敦.

德国籍意大利裔艺术家罗莎芭芭(Rosa Barba)的创作完全依靠胶片介质及其依附的机械放映设备结合先锋实验电影的传统以及始于美国六十年代结构主义/唯物主义电影的影响芭芭的创作习惯性地以极简的方式把机械和图像减化到最基本的元素呈现如白色永恒崇高等抽象概念2010年在泰德现代(Tate Modern)的个展之后她的艺术生涯开始起飞并持续利用16毫米胶片放映机等实验媒介处理时间与空间文字与图像以及造型电影和表演的界限作品中持续运转的机器让观者不断审视工业革命的结果在二十一世纪初回看时的轨迹到达峰值及其后的陨落如何去处理历史遗留的痕迹特别是那些物件比如胶片以及投射的工具同时她的投射表演(Projection Performance)作为拓展电影(Expanded Cinema)的一部分也曾与先锋/女性/酷儿实验电影作者芭芭拉海默(Barbara Hammer)在巴黎的Jeu De Paume合作以白纸覆盖观众座椅迫使观众在过道观看演出的激进尝试同时投射的图像在室内空间四处逃逸破除屏幕在观众正前方的限制也逼迫观众改变观看的姿态

受视觉艺术表演双年展Performa的委托罗莎芭芭及团队十一月末在纽约本地著名的实验电影场地AFA电影资料馆(Anthology Film Archives)做了三场现场表演结合电影投射造型装置噪音演出朗读的跨媒介的方式以多种感官介入观众的体验本次采访在演出之前的排练期间完成笔者与艺术家讨论了她近年的创作后机械时代的数字媒介的状况以及她对已故策展人伊安怀特(Ian White)的回忆

采访者周昕以下简称XZ)
被访者Rosa Barba(以下简称RB)

XZ: 你之前有个计划叫上海集装箱》,简单介绍一下?

RB: 是一个提案片子没有做成受鹿特丹海港的委托一开始的想法是类似上海和鹿特丹之间的书信来往把一部电影放在鹿特丹一个空集装箱里海运过去然后交流就开始了之所以送到上海是因为这两个海港在2030年会连接起来所以我想用这种艺术集装箱的形式也可能他们没有明白吧希望未来有机会可以继续下去开始是从寄一部电影然后再看有没有后续的消息港口之间很习惯这种形式

XZ: 你这前的作品里用了大量的白色比如在泰德现代展的那几件这次也不例外可以很直接地和类似永恒这样的概念联系起来也让我想起马勒维奇的黑方块》。

RB: 对我来说是要造一个空间这种白光我只用空白的胶片是要造一种类似非信息化的空间然后打开好像时间静止了把你自己引入时间的另一层更多是在长片里运用在时间和空间里跳跃这样就可以打开再穿行在长片里用的多也是因为剪辑的需要丢进去一些非信息化的元素

但想是在做那几件造型的作品的时候要的就是另一种神秘感比如说,10年我在法国做了一件作品把空白胶片投射到博物馆之外当时白天的状况是你只能听到噪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然后越晚光越亮那束强光从博物馆里打出去射在一个湖面湖面就成了屏幕
XZ: 二十四小时?

RB: 那件作品叫白色博物馆在不同场地我做过几次最近一次在英格兰的的特纳当代(Turner Contemporary), 把白光射进海里到晚上退潮白天海水下的物质都露出来白色的框在夜里也是一幅画

XZ: 然后想问的是在这个场地做这次表演的理由,AFA电影资料馆 (Anthology Film Archives)。

RB: AFA最近二十年对我来是非常重要的地方但是一直没来过也一直想要来看看的一个在想象中的电影所在。Performa邀请我之后我就开始要在纽约找一个的电影空间也不一定就是要在这里我提了这个地方他们也很高兴很支持这个计划

XZ: 刚刚看了你两部短片会用在最后的表演里两段的不同是怎么考虑的?

RB: 两部分表演的时候会整合起来最终会剪成一部长片第一部分风景(landscape)的部分有关潜意识坐飞机的时候取景你基本上没有一种测量的能力比如对尺码或者时间的感知后一部分拍的是退潮后的海岸每天飞几个小时到了那个点你眼前的风景开始变成画作意图是去发现自己作品里的印记和风景前段更多是内在世界以及空间里的人然后后半段是他们的潜意识然后两段再编织起来

XZ: 两部短片里着重谈了社群的概念对我来说是很直接的指涉实验电影的群体开头谈到梦境, AFA也被看成是电影的圣地/殿堂

RB: 完整的想法是谈如何去整理和保存二十世纪也可以特定指涉上世纪的电影文化先锋电影还有这样的让大家能够共享观看经验的电影院是做这场演出合适的空间

XZ: 之前你提到过吧电影当作一种史观或者雕塑这次更多是看到电影当作一种表演?

RB: 不是会有雕塑摆在这个空间通常更多是在画廊里展示到时影院前后都会有讨论被消费的界限是被当作雕塑还是电影? 大屏幕会有投射,35毫米的两段电影然后观众位置的左侧会放一件作品叫彩色钟摆之前在泰德现代展的那件16毫米的胶片投影机陈述真实的崇高” (Stating the Real Sublime)会吊在屋顶上在空中射向放映室

想法是要现场表演一部电影运用所有碎片式的可能每一件作品都有各自的空间现场的朗读还有声音会有艺术家现场的噪音(Jan St Werner, 德国实验电子乐双人团Mouse on Mars之一)。 意思就是一部在场的电影同时有关如何是延展这些物质我们所看到的图像如果去呈现一种物质化的声音然后在这个空间里生长我们想给所有图像一种物化的声音这些雕塑也是表演性的元素

XZ: 时间是?

RB: 总共是一小时从观众进场开始开始是一个展览的设置然后表演开始四十五分钟

XZ: 一直持续用胶片创作是不是越来越难?

RB: 自然是困难了一些胶片获得的渠道不容易但也不是没有可能特别在中国还是有大量的胶片制作只要是能找到对的机构特别是洗印胶片的地方

XZ: 我觉得在这里(纽约)比在中国要简单很多纽约的实验电影群体对数字还是会有一些抵抗在中国 胶片从来没有形成一个持续的文化现象多数是学院和精英群体的媒介相比之下这里实验电影群体的抵抗更强一些我觉得对于胶片电影的这种怀念更多是西方电影世界的事情不是说中国没有

RB: 有意思我听说有很多洗印的实验室卖到了中国要在那里重建或者不是事实?

XZ: 为什么要搬到中国?

RB: 有利润在吧比如在印度胶片还是很强的我有电影朋友在印度做的冲印我知道这个肯定会越来越难

XZ: 但是你还是会继续做下去

RB: 对我来说我喜欢数字媒体的易流通但这和我的创作还是两回事我有兴趣的是处理光这个元素还是这个造型感对我来是和绘画很接近了数字和完全不一样的经验要做这种转化不容易的

XZ: 你提到过更加愿意和限制打交道

RB: 还有物件处理光的限制所有的这些

XZ: 还是再简单谈一谈这次的表演吧

RB: 你刚刚看的两个短片都在英国拍的在曼彻斯特找到了一座建筑这里在过去一百年变化了几种身份先是一个电影院然后变成了教堂之后是戏院之后是议会六十年废弃的一个场地在曼彻斯特当地人当作是鬼屋搭棚在里面拍的

通常我不和演员打交道都是和当地人合作他们有在地的经验知道这个地方他们知道这个建筑的多重身份开始的想法是请他们一起进入这个空间然后组成一种新的社区讨论他们想做什么然后要承担什么样的责任

在岛上拍这部片子的同时当地一座BBC的电台要拆了没用了就在(拍摄的)那几天时间里面他们对外宣布可以任意去电台里面拿里面废弃的录音材料我们就去搬了一小部分出来然后在我们的棚里做拍卖拍了拍卖的过程还有这些物件

XZ: 再利用

RB: 更多是有关现在这些客观的物件对我们的意义

XZ: 我之前在查一个68年的展在纽约的现代美术馆做的在机械时代的终点审视机器 (The Machine as Seen in the End of Mechanical Age)。” 很意外他们68年就做了这个展同期还有一个艺术和技术的平行展讨论计算机艺术你怎么看在当代谈这个问题毕竟这是一个长期存在的议题了

RB: 大概这样朝着趋势发展的相反方向前进从来没有好的结果问题是这些冲印的地方拆了之后是回不来的不是宝丽莱相机别人要留下这种数字没有的美学人们又回过头来意识到这个遗落的机器有意思的是它现在又活过来了胶片电影结束的话没有那么容易从头再来如你刚刚说的这也许更多是这个"这里"的状况也许是一些艺术学院面临的状况另一方面要开始想整理和保存的问题用不同的媒介格式来让这些信息流通到全世界如果互联网的功能是这个那就这么用它但还是要明确这可能并不是这件作品最终能到的效果然后让对胶片还有兴趣的人知道还有这样的电影存在还可以让你体验这种质感体验这种特殊时刻的可能吧

XZ: 还有是有关翻译你是意大利裔德国籍的艺术家但作品里的文字多数是英文

RB: 我出生在意大利长在德国出国很长时间在阿姆斯特丹待了五年所以英文是我创作作品是使用的语言到了一定的时间点思考也开始用英文了有时候会用不同的语言然后在翻译过来然后读很多的英文也许这是我创作一个无限的空间的方法并没有以一种特定的文化方法在使用语言

XZ: 如果有天你的作品里的这些16毫米放映机无法运转了博物馆里也没有了你应对的方法是什么你会愿意用数字投影仪替代这些16mm放映机吗? 胶片是你的艺术实践最重要的媒介我挺难想象有一天他们无法运转的状况听说泰德现代在ebay上买很多投影片放映机(slide projector)。

RB: 我不会用数字替代胶片机我更希望把作品和这个物件转换成另外一种形式也是是更加抽象的一种形式

XZ: 最后谈一下刚刚去世的策展人及艺术家伊恩怀特(Ian White),上周三在这个场地做单频的放映的时候你最后读了他的文字是不是再多分享一些他的故事

RB: 0304年的时候我们在阿姆斯特丹认识的当时我在皇家视觉艺术学院(Rijksakademie)有一个驻留的项目他当时经常过来和我的朋友也是同事吉米罗伯特(Jimmy Robert)做一个表演第一次遇见他就我很欣赏他的尖锐和先锋的思考方式之后他写了一篇文章谈我的作品我第一次感到有人理解这些作品。 08年他请我去LUX(著名英国艺术家电影非盈利性发行机构 )做一个展览方式特别非常非常零散但绝对不是一种简单的讲座形式之后就继续讨论在不同的几个场地一起工作比如柏林的Kopietheater, 也和他成了很好的朋友。 11年他在我的书白色是一种图像里写了一篇绝伦的文章他从来不相信艺术世界里的那些花言巧语都是从一个观念开始聚一群人然后建一个群体

— 文/ 周昕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伊芳蕾娜的演员生活

2014.01.10

伊芳蕾娜, 《演员生活》, 1972, 16 毫米, 黑白, 有声, 90 分钟瓦尔达谢菲尔德

“1972我自己的狂飙突进运动(Sturm and Drang)将我猛然带到了一个全新的表达领域,”伊芳蕾娜(Yvonne Rainer)在她的回忆录感觉即事实一种生活》(Feelings Are Facts: A Life) (2006)中这样写道那一年这位舞蹈家完成了首部剧情片演员生活》,她也是贾德森舞团的创始人,1965年的无宣言》(“No Manifesto”)的作者

说起她从舞蹈转向电影蕾娜说:“从种种身体和精神上的创伤活过来后”(1971年试图自杀),“女权运动给了我勇气我感到有能力去面对一个全新的词库那些承载着具体情感体验的语言蕴含了体验本身所有的愉悦和恐惧诱惑激情愤怒背叛悲哀和兴奋。”

那种情感的不适演员生活》(Lives of Performers)里被疏离地表现出来开头附加说明的字幕说这是一部情节剧”。影片围绕着一个男人和两个女人的三角故事展开一段开场白将这些情感纠葛阐明蕾娜领着一些人进行Walk的演练她说在影片中舞蹈包括四个主角”,约翰爱德曼(John Erdman), 瓦尔达谢菲尔德(Valda Setterfield), 雪莉索菲(Shirley Soffer), 和菲尔那多托姆(Fernando Torm)。(这四个人里只有谢菲尔德在1964年和1974年是康宁汉舞蹈团的成员之前有过职业舞蹈经验。)

在这个脚本里我们听见蕾娜指挥的声音:“双脚打开眼睛看窗户看衣柜。”这个声音除了几处外几乎都没出现在银幕里尽管演员们说着他们的台词就如蕾娜一样没有变调声音都很清晰利落里面有来自各地方言英国谢菲尔德),智利(托姆), 皇后区 (索菲); 还有的是法国音调的句子那是巴比特孟格特(Babette Mangolte)的话蕾娜和这位编舞者合作了两部多电影。(《演员生活制作的那一年曼戈特在纽约开始了另一场合作拍摄香坦阿克曼(Chantal Akerman)房间蒙特利旅馆》)。我们听到剧本翻篇的声音然后知道这个肥皂剧是关于一个无法下定决心的男人的故事但这点并不会冲淡我们对那些细密的私人时刻的喜爱那些时刻来自睡梦也许还来自信件或日记这些都在银幕上揭开面纱

我记得那个电影都是关于这些小小的背叛是不是?”一段字幕这样显示这种手法使得蕾娜可以进一步打断影片其中有来自里奥博萨尼(Leo Bersani )(他的想法在这里是当做墓志铭) 和卡尔(Carl Jung)的话但是蕾娜在默片中使用插入字幕既体现了作品的分裂性也表现了她对另一个时期里演员生活的痴迷艾拉纳茨莫娃(Alla Nazimova) 1923年改编的王尔德的莎乐美》,尤其是七面纱舞这一场景瓦尔达独奏》(“Valda’s Solo”)的灵感所在。G. W. Pabst潘多拉的盒子》(1929),他和路易斯布鲁克斯(Louise Brooks)的两部电影中的第一部演员生活的最后的十五分钟里作为三十五个活体人的一系列而出现蕾娜的影片在四十一年后再次与观众见面将我们带到了另一个无法磨灭的时代用导演自己的话讲记录了简陋的阁楼生活”,一群热爱某种工作肩负着表演任务的人们所创造的奇迹。”

— 文/ Melissa Anderson /王丹华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