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塔米努辛(Marta Minujín)1968年电影装置作品Minucode

2014.06.17

作者按六十年代阿根廷艺术家玛塔米努辛(Marta Minujín) 经常去纽约她发现对于这座美国文化与经济中心而言鸡尾酒派对简直是必不可缺于是在19685月的第三周为了Minucode这个项目,Minujín在曼哈顿的美联中心(CIAR)举办了四场宴会每场宴会中都有各行各业的人士们参加他们来自政界商界时尚界艺术界这些人在现场四处走动这些时刻就这样被拍摄下来后来成为一件颠覆性的电影装置的原始素材
导演米努辛则一直是偶发艺术(Happening)的先锋者。Minucode是她的所有作品中最具在地性特征的作品之一如果不去考虑作品的发生地几乎就无法完全理解这件作品。CIAR是由洛克菲勒家族创办的是众多的非政府组织之一帮助政府推广冷战时期的软外交手段仔细观看会发现作品对这个中心的意识形态进行了隐隐的批判片中人们闲谈畅饮偶尔扫一眼摄像机慢慢的观众会发觉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鸡尾酒宴会更像是一场场的阐述事实上这些参加者们是通过报纸和杂志的广告根据他们的问卷回答由电脑进行选择的选取的都是最最沉迷于工作的那些人

Minucode剧照, 1968

1968美联中心还是一个非常保守的地方所以我想使用这个中心做一个颠覆的作品我发现在纽约鸡尾酒派对很重要这是向上爬的一个机会我觉得做一些这样的派对邀请一些痴迷于各自职业的人参加比如只关心政治的政客只读经济的商人用其他经济学家的肖像装饰自己办公室的经济学家每天只想着穿着和变美的时尚人士活着就是为了创造艺术的艺术家

Minucode延伸了我对媒体的兴趣我对媒体很疯狂在六十年代的布宜诺斯艾利斯我经常去参加奥斯卡·玛索塔(Oscar Masotta)的讲座和读书会玛索塔发起了一个叫生食和熟食的午餐我们读了很多斯特劳斯费尔迪南马歇尔·麦克卢汉的书。《理解媒体》(Understanding Media)这本书对我们非常重要所以,1966在布宜诺斯艾利斯我做了同时性的同时性》,本来是要成为三个国家偶发的一部分和阿兰·卡普罗(Allan Kaprow), 沃尔夫·沃斯泰尔(Wolf Vostell)一起在纽约和柏林同时举行活动我已经劝说了六个名人参加有阿根廷响当当的名人看看他们的脸庞在大众媒体上被复制多少次这是个非常复杂的作品要考虑同时性的广播和电视直播名人们在Di Tella学院的剧场一起观看公众可以调频到节目中节目进行时五百个事先选好的人接电话和电报这样媒体就完全侵占了他们的生活

我没什么钱但我想用电脑来选取参加者所以我去了乔治·威廉姆斯大学去询问校长能否给我所有的电脑反正最后我可以使用大型计算机了我让报纸发表了调查问卷让人们写下他们的身体特征和性特征谈谈是否觉得自己象名人比如玛丽莲·梦露什么的之后我不知道是怎么做的反正回复的人竟然有蒙特利尔最有名的拳击手最有名的网球手最出名的女演员最红的剧场演员最知名的作家

所以Circuit,所有的名人都坐在一起什么也不说对话被播放下来在工作室的电视上这样名人就能看到他们自己就好像看镜子一样同时Superbeterodyne我们用计算机选择回答问卷的人回答类似的放在一个组分成三组他们在蒙特利尔年轻馆(Montreal Youth Pavilion)见面看着彼此看着用宝丽来或别的媒介拍下来的自己

这些年里我有很多时间是在纽约度过的我在那里很有名尤其是做完Minuphone以后。《时代》《新闻周刊都有报道也许这也是CIAR 原来的总监斯达顿·卡特林(Stanton Catlin)邀我做展览的原因我告诉她我的展览将会涉及到四个鸡尾酒派对由电脑选人然后拍摄不过我不知道他是否真的明白我的计划我在纽约时报》《村声》《女士日常着装等媒体发布了调查问卷收到了一千个回应我又用电脑对答案进行了筛选我们有议员知名经济学家等我不知道为什么有人会申请很好奇也许人们回应是因为这个中心是由洛克菲勒基金会赞助的也许参加派对喝一位疯狂的南美艺术家来一杯也很刺激做一名在纽约的南美艺术家我也一直努力扮演这样的角色当时我和胡安·多内(Juan Downey), 朱利安·凯罗(Julian Cairol)创办了Cha Cha Cha杂志对拉美艺术为何不在全球的讨论范围内提出批评在一些中心派对里我决定穿上印着老虎图案的T发型夸张就象他们印象中的波多黎各人装扮一样和杂志名字一样我的着装就是个笑话我展现的就是从高到低的阶级转换

周三是时尚派对周四是艺术派对人挤人因为晚上到处是活动鸡尾酒免费每个活动里摄影机都会在场六台16毫米的摄影机同时拍摄每天晚上我们都会找到最狂热的八个人最能喝的人最痴迷的人这些由电脑选择我们将他们弄到一个单独的房间里我们让托尼·马丁把用来灯光秀的所有材料都带过来八个政客或八个经济学家会坐在那里选择色彩做幻灯Jimi Hendrix.

我们周末剪辑影片展览在接下来的周一开幕我们将投影仪放在拍摄素材的地方公众受邀来到了画廊在这里他们完全被影片包围你可以看见每个群体在做什么他们的举止行为他们如何走动还可以看到不同团体之间的差异和相似性我成了连接的纽带因为我出现在每个圈子里参加过派对的人出现后他们会从屏幕上找寻自己我想让他们看到自己靠后”,观察他们的行为观察自己的社交往来也许会让人发生态度上的某种转变

我相信Minucode依然是先锋的虽然在今天看来一切都混杂在一起政治和商业商业和艺术艺术和时尚时尚和好莱坞都统统混在一起所以我想要是重新来做只需要一个大派对就是了

— 文/ 采访/Daniel Quiles /王丹华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斯科特里德(Scott Reeder)月球尘埃

2014.06.08

展览现场,2014,356 S. Mission Rd., 洛杉矶

Joshua White

作者按:《月球尘埃》(Moon Dust)是画家斯科特里德(Scott Reeder)的第一部剧情长片影片充满很多惊喜但最让人惊喜的是终于完成了这部片子在过去的十一年里断断续续拍摄游走于画廊展览和一系列活动之间回顾拍摄过程人们会觉得影片永远是无法完成的永远在无限期变化幸运的是去年冬天在洛杉矶的356 S.Mission Rd.举行的邀请展最终促使艺术家完成了影片的拍摄一同展览的还有他的新画作和极简主义启发的影片装置

我一直对那些不知自己在干什么的人所做之物有兴趣就好像the shaggs的一首歌库查兄弟的一个电影醉酒的嬉皮用浮木做的一间房子当人陷入困境时总会发生些什么我喜欢有目的地将自己置身于这种情况下比如从现在开始我要用意大利面画画再比如余生我都要做一个长片不花钱

月球尘埃》(Moon Dust)就是这样的一个电影它是关于月球上的一个度假地的故事发生在未来的一百年那个时候空中旅行是很正常的了月亮已经不再是度假的唯一圣地了火星成为了人们旅行的新宠在月球上的度假村某些东西不再受欢迎其中有一台虚拟现实的机器名字叫万花筒之屋它的技术在这里刚开张时很先进后来却不行了游客进入房间后一个温和的全息影人就走过来和他们说上几分钟但是因为技术非常先进附近房间里的真人必须远程控制全息图

月球尘埃的想法可以追溯到九十年代末当时我和一些艺术家和电影人一起给一个叫Zero TV的的网站工作这是一个很棒的体验但也没赶上好时候那时YouTube和快速互联网还没兴起很难有人看到我们拍的东西因为当时技术不发达而且我们这样做的前景还不明朗简直就是facebook创业的翻版没钱没活动留言板上很冷清我兄弟泰森和我一起坐了一个低成本的录像肥皂剧名字叫Milwaukee,多少是以达拉斯为原版改编的不过围绕的不是石油敛财而是啤酒我们拍了四五十集都很短一集也就三五分钟

之后我开始想做一个科幻影片我觉得要是制作一个电影回报会更高至少我知道电影怎么做但还是不清楚网络剧该怎样我喜欢塔可夫斯基的飞向太空》(1972),但是一直认为这个片有点长不太好玩我想做点跟未来有关的作品但要有幽默感就如雅克塔蒂的玩乐时光》(1967),这个片里场景和道具几乎都是角色本身甚至包括罗伯特布里耶(Robert Breer)的运动动画。《月球尘埃》,我最后用的都是非演员他们很多无法说台词但有很多即兴表演人们起初只是对奇怪的环境作出本能的反应我画家出身对每个人通过空间如何移动更感兴趣比他们说了什么更重要但是因为我拍的是录像成本不是问题我可以拍很多镜头一直到真正好玩的情景出现为之所以在我们反复拍摄时对话被修改了一遍又一遍

电影中的很多情节都是围绕一个等级结构划分的里面的工作人员都穿着统一颜色的衣服表示职位高低很容易能看出一个人的身份因为都是按照色彩划分的里面没有化妆特效很简单低像素的颗粒感都抹去了这些不足有时候很难看清楚是一个人靠在地面上因为色调都一样的随着影片的发展观众逐渐看到新的色彩和角色

这个影片之所以花了十一年的时间完成是因为我不停地添加新场景镜头角色这些都需要重新布景其中两个主角搬出了城谁在我就拍谁还会增加新人最后我自己也拍进去了因为我一直有闲

我最近在洛杉矶的展览促使我最终完成了我想拍摄的全部场景此前一直没有时间空间或资源去实现我们创造了新的地方比如活动区”,“自然奇迹”,“昔日园地”。我们做了一个动物园里面有个地球上的狗一个笼子是空的只用来装一些骨头还有一个俱乐部叫五季因为356S. Mission Rd一直是市里的一个社交中心它就好比一个选演员试镜的地方

我想做点什么能吸引到别的展览中其中的一个场景是周末冥想工作坊完全跟影片无关我喜欢这个荒诞的巨大的紫色几何形状在电影的语境里意味着一种事物然后又意味着另外某些事物这些时刻记录了影片的一个重要的主题事物原本的功能和实际的用途之间的差距那个差距是如何随着时间的发展出现的

在大卫林奇的橡皮头》(Eraserhead )(1977)里有个情景一些穿过一扇门他们穿到另一边的时候两个镜头之间一年半已经过去了。Moon Dust充满了这样的情况角色变老变胖变瘦发行改变我自己的角色就是最佳例子例如我戴着假发很难看出什么谁知道呢因为这是在月球上呀

— 文/ 采访/Ben Carlson /王丹华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