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雨评作为隐喻的建筑

2014.08.10

维特根斯坦的房子

作为隐喻的建筑是日本学者柄谷行人思考解构的力作柄谷本是文艺批评家但在此书的写作中他有意回避了文学并对此做出了解释其一本书出版于1981在其写作时期对于文学的解构式阅读已在西方成为主流作为一个日本人没有参与一种外语语言游戏的优势和必要其二,“解构主义力量已在日本的文化土壤中时时刻刻发生作用”,解构本身是一个舶来词解构及其力量的来源究竟谓何成为柄谷思考的关键

柄谷行人在开篇道明建筑作为隐喻持续地出现在西方哲学话语当中柏拉图首先将建筑师比作哲学家他的后辈们则不断地回归这一修辞传统一座理想的建筑必是由地基始自下而上依循严格的力学关系一砖一石互相支撑推导而成坚固基础与严密体系是人类投射在建筑这一隐喻当中的爱好这一爱好贯彻在形而上学数学的制造甚至对上帝的理解之中生成一种以恒常稳定的关系结构去把握流变世界的学问时至二十世纪这种学问由渗透了各个学科的形式主义所继承柄谷以现实中的城市规划来说明这种形式主义——存在着一种树状结构的人工城市这类城市围绕着计划来构造设施道路居住等城市单元以实用原则进行排列组合无需赘述这像极了我们所熟悉的北京单从街道的面貌我们就能感受到计划的气质北京的街道有些类似发射站与管道的结合环路与条条宽阔的主路鼓励高效的不可逆运动因此只有汽车能成为北京地面交通叙事的中心与其说行人要为汽车让路不如说是为这一交通机制让路而填充于这种交通网络的城市单元只能是简单排列的借由最为切近日常的例子柄谷在感受层面说明了形式主义的控制论所带来的不适

那么如何躲避形式结构的控制躲避是否可能这是人们尝试解构的动机所在人们借助于形式化才得以理解自然同时自然当然不能为结构所穷尽总是有一种剩余物溢出了人类的知性范畴既然理性发明了形式结构那么借助于身体情感感性的混沌是否能帮助人类摆脱结构的牢笼直接与自然并立这是19世纪的浪漫主义者针对理性提出的命题历史证明了这种批判的徒劳或者我们可以跳脱到形式的外部对其进行批判然而当一切外部被理性所考量之时所谓的外部已经被消化到形式中来”。

实际上解构的力量不是人类的努力所赋予的它产生于结构自身我们拿语言做例语言学是对自然语言的形式化它将自然语言视为纯差异性的符号体系结构主义正是在此基础上诞生将文学作品还原为骨架”。然而当我们试图去解释符号体系之时我们采用的是自然语言因为没有语言之外的语言可供选择此时形式体系又被自然语言所吞没语言成为自然语言和形式体系间的循环或者说语言是这一循环本身我们要注意这一循环只有在语言的形式化之后才可能被认识在文学中只有彻底的结构化之后才有文本的溢出实际上将任何一个事物还原为形式结构的尝试必定会遭遇不可确定性柄谷行人从数学经济哲学领域讨论了人类的形式化追求以及他们在各自的知性范畴中与文本的遭遇

如果我们用理论术语来造句那么文本生成建筑制造这应属理论语法当中的固定搭配既然我们已经知道解构的力量来自结构自身文本产生于形式化的铁笼那么,“生成做为文本的发生形式已不足以批判建筑”,因为生成最终也要归因于建筑”。即使我们发现了文本结构也无法超越这是后现代思维的障碍所在柄谷同样也遭遇了进退维谷之境地因此他中断了作为隐喻的建筑的写作最终萨义德给了他转向世俗批判的灵感即不再将文本视为没有作者没有产生时间的非历史物而是将文本再次还原为事件让其回归到历史

在此柄谷行人引入了维特根斯坦的房子”,世俗当中的建筑去批判作为隐喻的建筑”。维氏受其姐姐委托设计一所住屋由于没有建筑师执照房子的图纸是由设计师伊格尔曼所绘维氏几乎没有进行改动他着力负责了门窗把手锁闩暖气等附属设施的设计然而正是这些附属决定了这所房子的气质与韵律在这所世俗建筑当中集合了多人的意见这里包括姐姐的偏好家庭成员的空间需要设计师的蓝图维氏的审美但维特根斯坦仍然在某种意义上坚称这是他的房子”。柄谷注意到这是多个互不相容的规则体系经由交往达成的建筑进一步说没有哪一所世俗建筑不是这种交往的结果完全遵循建筑师计划的建筑不可能存在因为建筑是事件由此我们才能认识到为什么只能从作为隐喻的建筑来谈论形式体系因其是建立在证明之上的同一规则体系这也是为什么柏拉图蔑视现实当中的建筑师而他所偏好的也并非数学而是数学的构造方式证明”,“证明只有在同一的规则体系中才能成立在此我们看到了证明交往的分歧所在这也是作为隐喻的建筑世俗建筑的分歧所在

囿于篇幅不容赘述经由对维特根斯坦与马克思的创造性阅读柄谷行人着重叙述了资本主义经济自身所带有的解构性特征它是纯粹形式的通过其结构的不稳定性才得以维持的自指形式体系。(齐泽克评柄谷行人语)” 齐泽克道出了柄谷的反讽姿态但这一姿态与作为隐喻的建筑的写作所处的冷战时期有关到了90年代苏联全盘崩溃全球化开始蔓延之时对于资本主义的反讽姿态已经不能成立然而柄谷再次找到出口2010年完成了跨越性批判康德与马克思》,此书可作为进一步的延伸阅读看柄谷如何在历史的混沌中找到批判的坐标

作为隐喻的建筑》,(柄谷行人应杰译中央编译出版社, 20111

— 文/ 王小雨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