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工具箱的艺术

2015.01.14

麦克凯利(Mike Kelley),《Fresh Acconci》,1995多媒体录制单频录像彩色有声,45分钟.

后制品是尼古拉·布希欧(Nicolas Bourriaud,又译布里奥关系美学后出版的第一本书相隔一年,《关系美学在艺术界引起了巨大声响——惊为天人后又指摘不断——布希欧貌似意欲回应这些批评同时扩大其论述版图随即推出后制品》。“两本书都以因网络的到来而改变精神空间作为出发点。”(II)信息再生产时代已成功取代机械复制时代布希欧在书中宣布关系美学作者认为全球化信息高速公路是艺术家们有职责作出回应的现实关系的建立和深化成为对抗的一种而在后制品互联网时代既是严峻现实又是战斗热土因为它的特性中有与我们的另一个敌人——消费主义水火不相容的部分而这时代性中被忽视的效用便由艺术家来激发

后制品这个术语来自电视电影制作指对已拍下画面进行的后期处理包括剪辑加效果加字幕配音等而布希欧的后制品指艺术中加工那些已经存在并在文化市场中流通的物品”(I)的行为这一观察从数量众多的基于另一件作品或基于现有文化叙事来创作的艺术品中得来在他看来艺术成为了文化生产体系中的某一环甚至任意一环因为生产的样貌不再是线性的环环相扣的不再富有目标论式的使命感而是头尾相连的环形布希欧将这种方式比为DJ的工作面对整个声音库占有已存于世的产品”,对其进行编排翻译做出微小而具决定性的处理后再播放播放也很重要因为动作本身是具表演性的艺术家的使命是将一种经验载体实体化。”(14)

这种实体化发生在时间中而非空间中一旦告别了物质性,“产品成为了剧本”,讲述了生活方式意识形态人际关系等艺术家在展示空间无论是美术馆画廊或公共空间生产这些产品正如在舞台上演好戏如此便可理解副标题文化如剧本”。另外布希欧认为模仿有别于复制是批判的最佳形式于是时常作为社会或艺术本身之批判的当代艺术则更像一种演绎”。而对于创作者来说,“制作后制品使艺术家跳出解释的禁锢与其扮演评论的角色不如亲身去经历。”(74)

Dominique Gonzalez-Foerster, Bernard Joisten, Pierre Joseph, Philippe Parreno, 《臭氧袋》(Sac Ozone), 1988运动包塑料球游泳衣防晒霜塑料娃娃等。@Collection Emmanuel Perrotin.

这种类似转发评论甚至点赞的信息再生产创作方式在布希欧看来,“与钝化的文化背道而驰成为行为的发生器和潜在的可再使用物。”(XI)这使包括艺术在内的文化活动免不了碎片化的趋势然而谁又说碎片化不是有效的呢正是要将保护艺术品的闪亮玻璃罩打碎再将这些碎玻璃扔进大熔炉制造出下一个产品作品的质量在于其在社会运作中的效用其身为铰链是否灵活文化的生产为社会人提供一个工具箱”,这种看法足以撼动艺术无用的现代主义遗产。“使用”、“功能”、“工具几乎是全书出现最频繁的词汇布希欧充满警言的写作使这一本不厚的书看起来并非不像一篇热血澎湃的宣言
为什么除了艺术家最初赋予的我们就不能根据这件艺术品的用途来赋予它意义?”(XI)
“‘情境的艺术不存在存在的是一种艺术的情境用途。”(21 )
一切文化或社会结构无非是供人穿着的衣裳供人使用的物品。”(63)
艺术通过参与功用世界使这些社会物品再生或者揭示它们的无用性。”(64)

然而作者没有提到一点,“艺术品是可供使用的艺术创作是为了供人使用这两者是否有重要的差别因为在一些人眼里这几乎是艺术有别于其他领域的决定因素

本书容易堕入的一个最浅显的误区就是认为布希欧介绍了一种新的作品分类后制品艺术无论是关系美学还是后制品这些名词并不是用以定义某一类艺术:“他的作品是关系美学”,“她的创作方式是后制作’”,这些无疑是非命题关系美学的滥用也由此而来一个更准确的理解方式是这两个概念的提出回答了这么一个问题:“在当代社会艺术为什么相关?”如此从某种层面来说这两本书探讨的是政治问题而非美学问题如果说关系美学指明一条作者认为值得去探寻的道路,《后制品更像是对现有征兆的描述和突出。“后制品的关联性更广泛它几乎涉及了从20世纪以来众多重要思潮现成品(ready-made)、挪用艺术(Appropriation Art)、体制批判(institutional critique)等等甚至包括了书本出版后发生的超越艺术范畴的占领运动风潮

在成为环形的文化生产中不仅没有尽头(end),也没有结局(ending),如此一来谈何残棋理论(end game)?“残棋是象棋中的最后阶段尤其是当剩棋不多却胜负难辨的时候两人只得兜兜转转或因疲倦而弃棋。“残棋理论80年代被艺术家谢丽·拉文(Sherrie Levine)等人提出来比喻当代艺术在经历挪用及其他后现代主义文化症状之后已使劲浑身解数走投无路而在布希欧的论述中残棋被打破并非因为胜负分出而是由于胜负不再是下棋的结局本没有结局这回事艺术也不是下棋——艺术不是闲情者的茶余消遣而是危机四伏的当代社会中的日常必需这样看来挪用艺术家们本已走出迷局却误会自己当局者迷

后制品——文化如剧本艺术以何种方式重组当代》,(尼古拉·布里奥: 熊雯曦金城出版社,20147

*文中所注释页码均以金城出版社版本为准

— 文/ 张涵露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