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会身体的政治维度

2016.08.17

日本国会大厦前的反安保游行现场,2015830.摄影:Rei Shiva.

占领华尔街太阳花运动”,从反对日本修宪的民众集会到反对台独的帝吧出征”,近年来各种各样的集会和游行频繁地出现在新闻中出现在网络上出现在我们周围民众上街了——无论是传统意义上的公开游行还是在网络上进行的虚拟联合民众的集会都是一个不能回避的问题无论对于试图控制和处理民众集会的政府而言还是对于一般意义上的现代民主政制而言在这个意义上美国思想家朱迪斯·巴特勒(Judith Butler)迈向一种述行性集会理论的札记》(Notes Toward a Performative Theory of Assembly,2015,哈佛大学出版社就显得非常及时可以说它为我们重新理解民众集会这一最基本甚至是最原始的民主政治实践提供了政治本体论意义上的知识准备

什么是述行性集会理论”?巴特勒的思考承续了她早年关于性别理论的探讨方式性别麻烦等著作中巴特勒始终强调任何一个社会都有它关于性别的规则性话语而每当人们自觉不自觉地参与到规则之中并身体力行的时候例如以某种特定的方式选择自己的穿着打扮),/她就是具体地在述行的意义上对这种规范性话语进行生产述行理论从性别研究领域转到政治哲学领域之后巴特勒试图重新为民主政治的本体论状况做出阐释在她看来探讨当今世界的民主政治首先要做的就是区分民主的政治形式人民主权的原则”(2),否则就无法解释为什么在一个民主社会中也就是说在政府代表人民进行社会治理的规范性运作得以维持政府的正当性原则得以巩固的社会中),却很可能出现民众集会这一最直观的政治表达简言之政府如何宣称自己的正当性来源是一回事政府对于社会的治理方式则是另一回事巴特勒强调在每个社会中政府或明或暗都会技术性地分配危险性”(precarity),而且经常是以不平均的方式分配危险性119):也就是说社会中有一些人的生命是非常宝贵的另一些人则可有可无甚至处在被排斥的边缘例如非法移民)。这样的分配方式不必以明确的政治表达为各个社会阶层进行命名和规定相反政府完全可以利用经济政策以及与之匹配的意识形态叙事来进行危险性分配在当今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占据主导地位的各个民主国家内个体性的责任化话语——例如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将每个个体都视为市场上孤零零的原子而由不合理的分配制度和寡头集团的经济垄断所带来的社会阶层的不断分化和固化则无法在政治层面上找到对应的表达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在这些表述面前问题根本就不是它们是对的还是错的”,而是现实的人类不平等被这些表述悄悄抹去了在身体的意义上占据社会边缘地位的群体在民主政治的治理下默默死去

于是巴特勒指出对于民主政治而言重要的不仅仅是在法律意义上承认所有人平等更是意识到只有通过改变可以辨认/承认者无法辨认/承认者的关系我们才能理解和追求平等,‘人民的内涵才能变得更加充分”(5)。而当现实的人类不平等关系无法在既有的政治话语中找到表述和诉求当不平等的危险性被安排到社会不同人群身上时民众集会就在述行的意义上成为政治表达本身。——这是巴特勒整个论述的关键点之一站在街上无论以具体还是虚拟的形式的民众他们聚集在一起这一事实本身就具有政治意义。“种种形式的集会在民众表达任何特殊的政治要求之前并且在这些要求之外就已经有意义静默的集合包括守夜或默哀其意义经常超出了与之相关的具体文字或口头表述这些身体力行的复数性的述行性形式即便它们必定是不全面的它们对于理解人民而言也至关重要”(8)。民众集会的身体走到一起这一事实本身就是一种具体的政治行为它通过身体所表达的政治诉求是这些群体这些身体需要得到承认需要在公共空间在政治领域内得到承认,“他们实施的是他们自我呈现的权利’,是他们的自由他们要求的是一种可以过下去的生活(a livable life)”(26)。借用阿伦特的话说集会的身体所主张的是要求拥有权利的权利”。在这个意义上巴特勒的立场或许可以被称为激进民主人民上街总是对的哪怕或正因为他们的具体诉求有时暧昧不清甚至自相矛盾不管集会的具体诉求是什么,“自我呈现的自由”、集会和游行的自由对于任何民主斗争而言都不可或缺因为当不被承认的群体走到一起进行抗议的时候他们抗议的不仅是具体的待遇不公更是整个社会对于危险性做出的不平等分配以及生产这种分配的政治和经济制度

在这个意义上身体就不是或不仅仅是参与政治的手段”,而更是做出进一步政治诉求的前提条件民众走上街头这一行为不是透明而自然的相反它预设了空间的可能性要求上街的可行性和安全性而当上街本身就是不安全的举止的时候身体就更体现了它的政治性)。甚至虚拟的集会也不是没有条件的它预设了网络的公开性预设了不同群体连接网络的容易度等等例如占领华尔街的游行中对于华尔街的占领这一身体行为本身就有重要的政治意义它不仅利用而且重新打开了华尔街这个具有强烈象征意味的物理空间它所抗议的首先就是政治经济上的不均等分配所导致的对于包括城市公共空间在内的社会资源的区隔乃至垄断在转瞬即逝的集会中并通过这样的集会民主政治的本体论状况将得以澄清——不是投票不是代议制更不是精英集团的修辞而是被政治话语抽象为人民的民众的身体和这些身体在其中生活的物质环境

— 文/ 王钦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