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前工作

2017.07.21

台北电影节电影正发生林强配乐现场,2017.

今年台北电影节的新单元电影正发生是一场试图将电影幕后的工作移至幕前的实验性活动策划人沈可尚邀请了音乐人林强在四天时间内从无到有为詹京霖导演新拍摄的短片配乐从今年起台北电影节将每年推出一个电影工作环节的活动凸显电影生产的单个创作元素讨论其与其他元素及影片整体之间的关系期望以此激发观众对电影创作的进一步理解并提供更深入的电影阅读脉络622日至25日的四天期间按照活动安排中山堂光复厅暂时蜕变为音乐人林强的配乐工作室在这里林强及工作伙伴DJ POINT、导演詹京霖电影节策划人沈可尚和现场观众进行密集的工作对话和集体创作开放观众每天七个小时自由参观

光复厅本为日据时代和中华民国政府早期的高级招待场所挑高的楼板垂吊着华贵水晶灯昔日的宴会厅气氛保留至今而此次活动现场虽定义为林强的工作室”,现场道具布置却明显带有工作室的会客意味及对外展示的意图厅内摆设的木箱椅座木架叠起的工作桌设计师款的黑皮沙发营造出朴实的舞台风格悬挂于大厅中心的两扇巨大投影幕连线两台配乐用的电脑工作银幕直播这次毫无保留的公开配乐过程在每天固定的现场讨论时段中林强詹京霖以及沉可尚在交谈中轮流扮演主人的角色不时重述项目的背后历程回答观众提问并寻求更多台上台下的互动和交流为了给观众提供更多关于林强配乐的背景介绍大厅周围额外陈列了林强过去曾参与制作的电影海报配乐专辑和配乐节选视频

将电影配乐的工作搬到幕前不只是单纯地揭示电影产业神秘表面之下的运作机制原本非公开的工作一旦被推上舞台展示并和观众产生更亲密的联系必然与幕前的临场条件产生化学反应进而形成一个有别于幕后的新的实践模式在活动过程中林强坦承从未尝试过这样的开放工作状态按照他的说法创作及编曲需要高度专注在如此公开的场合下音乐人必须设法忘记自己是被观看的对象才可以进入理想的创作状态对林强来说做配乐本是一个需要把握自我和外在平衡的工作,“不能够太强调自己需要将导演的意志加入思考无论是概念层面还是音乐层面做到导演要的只是基本做出惊喜则是他对自己的期许”。而在此次活动中林强除了要和导演反复讨论还要接纳现场观众对配乐的具体意见所有观点经过林强的主观整理和消化最后所呈现的成果经三方决定连署为林强与朋友们的集体创作

在詹京霖首次播放未配乐的影片那天林强便声明此片不用配乐就已能传达其核心经过和导演的协商他决定尝试非侵略性的音乐方向期望配乐加深影片已经表现出来的日常和超现实之间的转换林强在过去的配乐作品中就一直试探不同的实践模式:《南国再见南国千禧曼波采用了电子乐元素聂影娘则让林强进入之前不太熟悉的领域与国乐乐手合作电影配乐可以仅仅是推动观众情绪的工具但它也可以扮演更具主体性的角色与导演建立的影像世界进行对话在两人首次合作过程中詹京霖透过感性的交流分享了他童年在山里游走的生活感触拍摄过程中的种种关卡以及对配乐的初步想象试图在短时间内和林强建立一种创作上的理解进而发展有共识的配乐情感调性另一方面林强也尝试通过与工作伙伴DJ POINT、 导演和观众的不断讨论在非常规的工作条件下完成创作。“不用配乐这个观点在工作过程中不断被台上台下的观众提起成为现场贯穿始终的关键词将电影的价值拉回到创作的面向如同活动的原旨所述,“共同追求创作边界的突破就是电影的价值所在。”‬

在活动的四天期间漫长的配乐过程掺杂着平淡日常的节奏观众看着林强在他的工作台使用电脑不断微调音轨试验音色反复聆听和观看同样的电影片段创作的现实在非剪辑的情况下表面上是如此枯燥而好奇的观众陪伴着林强四天生活有些人来来回回有些停留数时些许人则从早待到晚沉浸于活动所设定的幕前幕后交错的现实中对于感兴趣配乐工作的观众来说,“电影正发生是前所未有的临场经验专心感受电影里的声音与其细微的转折配乐者的很大部分工作在于聆听拿捏不同音色声响以及配乐和对话环境音的的相对位置进而渲染出不同的剧情节奏和情绪氛围在巨大投影幕上观看着配乐的工作状态彷彿被带入一个超现实的声响世界在经过四天的聆听耳朵变得额外敏锐了

— 文/ 张欣 | Sheryl Cheung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