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协商还是协商空间”?

“空间协商:没想到你的是这样的”第四次方案协商会
2016.10.19

第四次方案协商会现场协商员曹庆晖与韩文强.

全文摄影陈淑瑜

用一座美术馆空间来装载双年展”,可以推想出两种方向一种是美术馆空间被想像为城市空间”,另一种则可能是双年展策略被缩略为思想实验”。第一种是针对美术馆本身的建筑空间进行超出群展思路的空间策展构想第二种则需要对于双年展的体制本身进行反思在经历了过去两届双年展的尝试之后第三届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双年展似乎要从上述两个方面同时进行更为突破性的实验

不妨首先在这里引用本届双年展的官方信息来了解一下空间协商没想到你是这样的的思路本届双年展不设策展人工作组仅以协调员的名义来组织展览协调事宜不以推荐和提名的方式选定参展作品代之以公开征集作品方案作为机构架构……并在开放的语境下对提交方案进行公开的协商讨论……关于协商”,其基本含义是谈判”、“磋商”。事实上在中国的政治体系里协商是最根本的民主制度——集中体现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制可见,“协商的含义与操作是指在决策层做出正式决策之前与公众公众的代表进行协调和商讨是在选举投票的民主机制之外的一种静水流深的力量。[1]

因此就空间协商而言首先此次双年展的公开征集方式为任何想要参与协商的艺术家提供了平等的机会让每一位申请者都可以与协商员面对面进行交流双方互相听取彼此的想法与意见而在向公众开放的层面美术馆的空间由此成为呈现协商结果的空间让我们期待的是在取消了策展人无形的手之后艺术作品是否能够在观众与协商空间之间创造出更为活跃的沟通但失去策展人的主题思想统领的众多艺术项目必将呈现出巨大的差异这也许恰恰呼应了本次主题的副标题——“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这样一句网络用语所能概括提示的局面吧此外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公开征集所收到的方案全部来自中国艺术家也许就协商在中国社会体系的民主含义来说倒是非常确切

那么在经过公开征集开放协商的程序之后此次双年展最终会在中央美院美术馆的空间里展示什么根据本次双年展的规则显示: “部分协商一致的作品将会在展览中实际展示出来而进入协商环节的方案都将呈现在展厅中并收入展览的画册”。所以最终哪些方案会得到实施与展出还是由协商员来决策这也是协商机制不可避免的导向——当意见与建议被汇集之后最终的决定还是出自决策层”。如果把空间作为此次双年展的主题那么其实可以更广义地去理解协商空间展示空间的多样性而不必去纠结是否实施——成为协商的一部分就已经为参与者提供了想像与交流的空间

协商员刘礼宾与王春辰协商员杨紫郑岩与刘治治.

2016109日与10,“空间协商没想到你是这样的的第四次方案协商会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如期举行从早上9点到下午6,102个方案分别在两个场地进行入选者依次进行5分钟的陈述与10分钟的协商讨论首先直观的印象是时间显得相当紧迫不少艺术家其实并不习惯这种限时陈述有的还没来得及讲完自己的生平事迹”,就被主持人提醒时间到了而在公开开放的语境下完全可以料想到各路方案所呈现出的多种可能性以至于协商员的讨论方式不得不根据具体方案的水准进行善意的调整整个方案协商会更像是一场就协商本身进行的表演”——遗憾的是至少在109日笔者全程旁听的协商会上没有出现一次真正激动人心的方案演讲可以与这个前所未有的舞台媲美

从这些方案所呈现出的多样性来看表演与参与直播新媒体是艺术家热衷选取的执行方式但如果就每个方案的自我命题概念角度来商榷我们不得不承认不少方案形式的热度大于思考的深度对现实的呈现与转换显得轻率而薄弱在此笔者无意否认许多艺术家艺术小组怀有的对于社会现实的热切关注与批判但从持有态度到进入实施的跨越缺乏坚实的脚步似乎更依赖于用某个点子引爆关注比如有一个艺术小组把自己定位于来自城市文化最发达地区的艺术机构要组建轰趴公司”,狂欢来表达年轻人的社会焦虑他们的方案是在美术馆里举办轰趴博览会”,但所谓的博览方案既不绚丽魔幻也没有汲取狂欢自身可能附带的颠覆价值不禁让人质疑究竟是谁在消费谁美术馆中的表演似乎正在成为新的潮流”,然而在缺乏对当代实验剧场的足够认识以及身体意识的基本训练的条件下,“表演并非可以随意开始表演的身体与精神含义以及剧场所指向的城市公共空间的尊严也无法用裸与不裸异域想像或者性别符号作简化代表

在协商会中另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是大多数方案并不针对美术馆空间本身提出特定要求同时亦不对空间做进一步反馈即便作为实施方案也基本可以任由协商员安排空间位址倒是有一位年轻艺术家就中国的拆迁现实提出要根据北京市内被拆除的不可移动文物的面积在美术馆里对非承重墙体进行等值墙体贯穿使得美术馆不再具有原本的展示功能而成为对历史废墟的纪念空间这个完全没有实现价值的方案反而以一种荒诞却激进的想像实现了提案应具备的挑衅价值

艺术家林延发言现场艺术家陈陈陈发言现场.

正如协商员王春辰在一个方案讨论中指出的其实央美美术馆自身的建筑空间就是一个非常值得协商的空间这座由日本建筑大师矶崎新设计的美术馆从其规模看够得上核心城市级别的大型美术馆从空间设置上也充分实现了建筑师对美术馆作为艺术品的朝圣之地的想像漫长的坡道交错回旋的空间犹如史前穹窿的顶层大厅都在营造接近崇高的体验然而极度的空间构造反而没有给当代艺术的多重表达留下太多余地有位协商员甚至直率地指出中央美院美术馆其实比较适合画展因此我们期待着在这300余个方案中会有一些对美术馆空间本身构成协商挑战的构想得到实施从而使得美术馆空间不仅仅作为一种盛装艺术作品的容器”,而是作为一种共振的场所让公众在过程与变化之中重新聚合为一个社会的精神共同体

到目前为止一共四轮协商会议全部结束接下来是为期一个月的决策制作布展周期具体有多少方案会得到实施我们拭目以待作为一次思想实验室式的美术馆双年展策展人体制的僵局去发现新的难度与困境也许会成为一种新的突破

1.“静水流深出自协商是一种民主素养》(辛士红),原载于人民日报》201435日刊

— 文/ 陈淑瑜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