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的故事

古根海姆美术馆展览“故事新编”开幕
2016.11.15

:《故事新编策展人侯瀚如与翁笑雨何鸿毅家族基金总裁黎义恩(Ted Lipman).

全文摄影刘倩兮

观展

新茶要把人的意识下拉人的意识是最阴的它不能停留在人脑应该在脚底我们用新茶把意识引到下面再用一个老茶把它钓上来让人回到先天的状态人就很爽……”我听着郑国谷讲茶已经颇有些头晕飘飘乎只顾一杯一杯地喝身体渐渐被茶气逼的发汗旁边一位大叔不停追问:“邀请喝茶代表什么?” “艺术家喝茶与我们有什么不同?”

场面有些乱孙庆麟一言不发地只管烧水郑国谷且泡茶且叫喊着想来亦是广东人说话风格吧回答各路问题:“观众就是我们的作品你就是我们的作品!”然后继续招呼渐渐聚拢而来的观众入座品茶陈再炎在一旁有一搭没一搭的与我闲聊:“你闻一下下这个杯子它很香。”我便把他的话原封不动翻译给旁边的美国记者因为这位女士注视我们很久了她的眼睛分明地迸出求救信号:“---------!”

古根海姆亚洲部策展人梦露(Alexandra Munroe);阳江组正在为观众泡制功夫茶.

中国广东省阳江市某小茶馆的既视感一晃便被郑国谷背后落地窗外牵着爱犬徐行回家的上东区富太太们的身影打破我身边的女士也并非是不远万里来中国乡村探访功夫茶道的外国记者我们正坐在纽约古根海姆美术馆四层的一个角落里窗外便是中央公园晨光熹微的侧容

几乎同样的位置两年前我们看到了汪建伟的个展时间寺》,包括观众至今回想起仍不得要领的装置和绘画作品并见证了所谓的艺术圈十大酷刑之第十级一年前何鸿毅家族基金中国艺术计划新晋委任的两位策展人——策展顾问侯瀚如和副策展人翁笑雨——在一片祝贺和期许声中开始了今年展览的筹备而我正在喝茶的场景便是第二次委任创作中的一件。《无法不破位于展厅尽头入口处有两台量血压仪里面设有木质桌椅并摆有精致的茶具想必为了配合将中央公园带入景致的设置而选取落地窗前侯瀚如在上午的媒体见面会上说:“此展非常接近每人的日常生活你可以去量血压品茶这将是一次伟大的相遇!”

:《Art in America》主编Richard Vine与艺术顾问黎蓉艺术家孙逊与策展人王辛.

福建牛栏坑的幼桂茶你就叫它牛幼)’。” 郑国谷说着又为我续上一杯工作人员站在一旁选准时机换上干净的茶具我感觉不宜久占此位便起身与郑陈言退孙庆麟只管烧水不管陪聊也就没有跟他说话)。从媒体记者的闪光灯和话筒架中抽身而出路过血压仪才想起饮茶之前忘记量血压错过了观测当代艺术对我身心究竟有多大影响的好时机

无法不破实则是四层的最后一件作品在进茶楼之前我依次经过了孙逊的通向大地的又一道闪电》、饶加恩的计程车》,阚萱的圐圙儿阚萱和孙逊均不见身影只有饶加恩一直站在自己的作品旁一遍遍为来客讲解:“我是今年8月份拿到的funding,”“那很赶呐!”一名同样来自台湾的记者与饶加恩操着标准的台湾国语相谈甚欢。“我最后决定用大机器来拍因为比较不会有人拿这么大的机器在车里偷拍呀呵呵呵! ……还用了电影镜头因为我需要那种film的质地要让它比较像 fiction)documentary.”

艺术家孙原&彭禹艺术家阚萱、《艺术界编辑吴建儒与艺术新闻编辑徐丹羽.

在毫无察觉地漏看了周滔的视频装置后我一路沿着Agnes Martin的小清新爬上了五层孙原和彭禹的机器人大刷子正偏执地对抗着地面上的红色黏稠液体这个有些暴力的图景早在前一天晚上就已在朋友圈刷屏我盯着机器人的每一次运动良久发现它会变化各种动作和造型完成清理工作不由使我想到芙蓉镇里的右派秦书田边扫地边舞蹈的苦中作乐便立刻觉出这个家伙是有生命的。“其实我们就是想探究怎么让物质有它的自主性怎么让它具有意志力,”孙原说绕过机器人是曾建华的视频装置视频结尾处漫天流淌的英文词句与其去年威尼斯双年展上的作品有着同样的视觉形式因其动态的浪漫的光影效果成为了观众拍照的必经景点

看完展览与几位友刊的朋友在美术馆的迷宫里漫无目的地游荡转到咖啡厅的休息区见翁笑雨和侯瀚如正接受来自纽约台湾香港的华人媒体的采访时而中文时而英文应对裕如见阚萱坐在另一个桌子旁便加入她。“我最不爱接受采访了不爱热闹就喜欢在没有人的地方。”随后她给我们讲述去年在冰岛做项目没有人异常开心的经历

聊不多时大家分散午饭我也赶回中城上班

展览主创人员合影艺术批评家Barbara Pollack.

开幕

傍晚搭最破旧的1号地铁再赴美术馆地铁挤爆每一站开门都无人下车也难再进新人站台上等待上车的人和车内挤压变形的人交换着尴尬的眼神其情其景仿佛带我回到了老家帝都的地铁即便如此此刻纽约人的心情大抵都还不错他们如何也料想不到一周后街上人人如丧考妣悲痛欲绝的模样而艺术界或许是这当中最懂得如何在现实和虚拟中徘徊以求得安慰的一族

再次回到美术馆外面照例是静影沉璧一般而里面则吵闹得要命我正思量从哪个缺口挤入人群便撞到了孙逊和王辛两人正站在人群边缘就着一个垃圾桶聊天接着看到Richard Vine从楼上观展下来。 “觉得展览怎么样?”“我不太理解机器人的意思那件地面呈坡形的视频装置指周滔的咽喉之地》),是非常令人沉思的(meditated),但是今天这么多人而且还有那么多其他作品很难沉下去看也许有时间再来一次。”“最喜欢哪件作品?”艺术顾问黎蓉在旁边问道。“可能孙逊的吧。”此时孙逊就在其旁半米不到的距离然而这句赞美完全无法穿透他们中间的人墙到达其耳力所及

艺术家周滔与策展人Julio Cesar Morales;翁笑雨艺术史学者安静(Lee Ambrozy)与艺术家饶加恩.

我围着人群外围走了一圈依次碰到了美术馆亚洲艺术策展人梦露—— “展览甚好策展人甚好艺术家甚好每一个人都甚好。”;卢杰—— “此来一则是为昨日刘韡开幕二则是为此。”;张宏图夫妇——“过段时日兴许会前往德国参加一个群展展览理念围绕一本有趣的历史书人类简史》。”;Barbara Pollack——“极好的展览最喜欢某某艺术家的作品但你不要把TA名字写在稿子里哦”;周滔——(指着身边的朋友)“他都不知道我拍了他直到刚才看了我的视频哈哈!”;亚洲艺术文献库的莫小菲——“最近一直在筹划我自己的一个项目”,然后她旁边完全没搞明白状况的朋友特别热情地对我说:“Congratulations!”

不觉间已经很晚工作人员开始用身体清场大家便退到美术馆门外继续聊天这才看到王思顺和马秋莎他们是这一期ACC(亚洲文化协会资助的驻留艺术家几天前刚一起吃了西班牙海鲜饭小伙伴们纷纷为他们推荐纽约各色美食攻略然后听闻一会聚餐地恰好为其中一家川菜便双双眼前一亮这家川菜非常地道”,像是那种开在中国北方的川菜馆招牌菜夫妻肺片辣子鸡丁干锅肥肠记得去年翁笑雨自旧金山搬至纽约这里是我们的第一顿饭转眼间一年有半就仿佛昨天而这中间发生了太多事

古根海姆美术馆馆长Richard Armstrong;侯瀚如、Evelyne JouannoAudrey Wallen.

— 文/ 刘倩兮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