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主义的黄金时间

“徐震专卖店”开幕
2016.11.19

徐震与粉丝没顶公司的金丽萍.

全文摄影王懿泉

徐震专卖店开张了就在当代艺术在上海集中爆发的上海艺术周之前几日据不完全统计魔都有超过60场展览在这一周开幕

就像广告语展览新闻稿)“一种完全不同于现有美术馆画廊等艺术机构的全新文化形态所说徐震专卖店没有食言真真切切地以一种商店的形式出现了全新装饰过的店铺门脸专门设计的英文字体标识“Xz”、玲琅满目的艺术恰似零售业的空间动线安排等等

开业当天天气不错是长三角雾霾过后的一个好周末下午气温上升午饭后我在专卖店门口碰见徐震他一身西装显得很正式拿着手机目不转睛地在发微信他身边店员们身着统一的制服——白色棉质圆领长袖上衣配黑色裙子或裤子正在准备即将到来的顾客们问及如此的打扮,“徐震品牌总监周冰心告诉我,“徐震是我们的品牌店员要穿制服但品牌本人可不穿专卖店制服哦。”

在当代艺术界里谈论品牌让我回想起2013年徐震第一次提出徐震品牌时的情景他把北京的长征空间变成了运动场”,当时那些长得像招牌的作品以一种非常平面的形式出现在展厅里虽然那时的徐震和没顶公司想把那次展览搞成品牌的春季发布但其实样态还是一次展览的形式如今在上海最炙手可热的城市更新+艺术新区西岸”,徐震专卖店完完全全是3D——从商品到店员从导购服务到结账柜台都让你感觉到这就是一个店应有的体验

:“徐震品牌总监周冰心与收藏家蔡荔馨没顶画廊的关超群.

当时我在北京现在还依稀还记得一些由徐震品牌而激发的关于艺术品和商品当代艺术和市场之间关系的激烈讨论不过时过境迁短短三年的时间徐震的品牌策略似乎达到了一些乐观效果不过仍有一些警惕的声音存在比如两个月前作者斯科特·诺顿(Scott Norton)就在给Artforum中文网的徐震纽约个展展评中写道:“在商业画廊空间的语境下徐震和没顶公司的'意图'很容易在从批判性评论到优质商品的转换过程中变得暧昧不明。”

不过话说回来对于热衷品牌建设的徐震来说此番的专卖店已经是他今年开的第二家店了今年4他在上海愚园路短暂开张了徐震超市”(2007年作品香格纳超市为蓝本)。买空卖空为主题的这家临时超市打出了一记响亮的口号——“填补空虚每一天”。或许讲得再刺激一点品牌在今天的作用正在于此

傍晚像上海几乎所有展览的开幕式一样活跃在中国当代艺术界的那些你熟知的或不熟知的收藏家画廊老板策展人馆长艺术家都悉数到场店内的气氛非常融洽轻松活泼大家在建立新关系叙旧联谊的同时也不忘购物

余德耀美术馆创始人余德耀与其太太米董及小女儿Jolie;策展人批评家鲁明军艺术家刘建华与朱昱.

James Cohen画廊上海总监Arthur Solway在仔细地挑衣服就像逛服装店一样他一旁的店员也十分称职用英语向这位徐震的画廊代理商介绍着这些今年秋冬的新款我凑近看了看价签产地上海的名为集团的纯棉T恤售价480涤纶质地的金棕色进化系列男士套装则售价980

艺术家丁力拎着购物袋兴奋地对我说,“我买了一副墨镜哦真的很不错。”我按图索骥找到这幅眼镜是黑眼豆豆成员will.i.am的时尚眼镜品牌ill.i与徐震的合作款售价2500产地意大利店内的所有艺术品都明码标价例如,“数据运动系列油画价格在15-25万元不等雕塑和装置作品亦然价格在万元至几十万元之间详情报价请于店内询问)。

我环顾四周希望发现一些陌生的面孔毕竟对于一家店来说扩大消费人群是至关重要的在店里和店门口我几次看到有些新鲜不认识的面孔——一群装扮时尚的年轻人我开始有些兴奋心想专卖店迎来了一群潮人拥趸不过搭讪几句后我稍有失望他们告诉我他们都是没顶公司的员工今天刚好不负责新店开张的工作于是就可以自己来开幕式快乐地玩耍了而在我快离开现场的时候我注意到一位百汇园小区没顶画廊所在楼盘业主模样的50多岁中年富裕大叔手持淡绿色的羽毛球拍在店门口往内瞟了几眼但最终还是没进来专卖店开业的人气确实极高但是仍然非常需要艺术圈以外的人士和消费者来参与

长征空间的梁中蓝与香格纳画廊的施勇艺术家金锋艺术家高洁与哲学学者陆兴华.

在两大艺博会开幕之前徐震专卖店开张真是不失时机。ART021和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都有徐震的作品展出和销售所以说在一个倡导交易的时期里徐震的策略是商业正确的一句在沪上艺术圈流行的俏皮话也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话大概是这样讲的,“在十一月的上海所有挡着做生意的艺术项目都得死”,话糙理不糙

在专卖店里我还碰到J:Gallery的老板及潮流品牌创始人吉吉聊到今年的狂欢节——双十一他插科打诨地告诉我一句名言警句,“少约炮少搞基精力集中双十一!”。是啊十一月绝对是消费主义的黄金时间当然包括艺术界

艺术家张恩利与柳正浩收藏家ViVi.

— 文/ 王懿泉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