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完待续

“十夜—BMCA艺术文件展”开幕
2016.12.22

策展人崔灿灿批评家栗宪庭与艺术家夏小万.

全文摄影缪子衿

十夜要从何说起呢为期一周(1211日至17的展览由四个章节组成分别以风雪山神庙”、“忽逢桃花林”、“秋林渡射雁林暗草惊风为题策展人崔灿灿将10个已实现的艺术项目与47位艺术家的作品呈现在红一号艺术区中心广场散布在草场地不同地点的网吧超市大众浴池以及温榆河一带熟悉草场地的人不等下午三点开幕便在朋友圈里直播各自在略显魔幻的生活场景中到的艺术作品我到红一号院的时候正好赶上崔灿灿为栗宪庭导览风雪山神庙”。画廊围合的红砖院落中搭了三顶绿色的帐篷每座帐篷的入口上方都配有一个监视器记录观众的进进出出帐篷内部用于陈列10个在地实践项目的文献资料。《乡村洗剪吹粉底黑字的节目单上列有西游记主题秀钢管舞甩头舞等令人匪夷所思的表演一旁的电视机里传出的西游记片头曲令屏幕上播放的现场图片动感十足然而激活一个过往项目的不只是其档案展示的图文并茂更多的是某种关切于不同时空中的延续——129号黑桥宣布拆除的此时此刻同样是针对艺术区突发性拆迁问题而发起的暖冬计划让我们感受到了历史的轮回崔灿灿把帐篷称作过渡空间”,其临时性符合当代艺术所具有的移动不确定的状态风雪山神庙借用了水浒传中林冲借宿山神庙的典故被逼上梁山的八十万禁军教头犹如从体制内出走的艺术家策展人艺术家对现有创作展出环境的集体反叛让夜走黑桥》、《六环比五环多一环等独立项目相继发生

看完三个帐篷里的文献我随策展人走到忽逢桃花林这章所在的大众浴池一进门便看到欢迎光临四个醒目的红字和王庆松的摄影作品大澡堂》,如同特意翻新过的迎宾广告牌然而细看手中的导览图后才发现门口的彩色玻璃是韦加的》;再退几步浴池外墙上被电线杆遮挡着的户外广告是陈卫群的招牌》——专程赶来桃花林的访客很容易在不知不觉中错过这两件作品展览期间浴池暂停使用观众可自由经由男部”“女部两门穿梭于公共浴池和单间客房这种打破性别区隔的设置让人联想到在国外更常见的不分男女的洗手间(unisex toilet)。更衣室里有刘建华的标准》,敞开的两排储物木柜如小卖部的货架按类别整齐地码放着水泥状的酒瓶易拉罐矿泉水瓶等日用杂货澡堂中与头顶花洒连结的水管上是庄辉的一幅名为公元一九九七年三月二十六日河南省建六公司洛阳双源热力公司电厂改建工程工作人员的长条大合影瓷砖地面一角的电视机播放着王功新的布鲁克林的天空视频文献穿戴齐整的观众不一会儿便能听到一句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事实上草场地里可以实施介入的社会性空间有很多比如饭店洗衣店药店画框店服装加工店等等而崔灿灿选择大众浴池意在探讨集体主义的美学和历史集体生活的特质一方面通过入选的作品本身反映出来另一方面体现在策展人对空间原状的挪用”:属于公共场所的痕迹被保留而非抹去避免回归到白盒子的展示方式——因此艺术家的作品被安置于积满污垢的蹲坑上方粘连旧报纸碎片的暖气片对面以及泛黄磨损的墙面或地砖上

以色列尧山当代艺术基金会(Blue Mountain Contemporary Art)负责人 Opher Lewin,Yoni ZalsmanGedaliah Afterman;艺术家庄辉刘建华与王宁德.

从大众浴池出来夜幕降临北风吹打在脸上不禁在想,“秋林渡射雁这一回中的艺术家11月份沿温榆河创作时是否冒着更大的寒意。12野生的项目在荒无人烟的大自然里实施后透过网络发布不再依赖于某个实体空间的展示把思绪拉回草场地我漫步在灯火点亮的街头寻找林暗草惊风所在的24小时营业的超市和网吧

惠邻超市一进门右手边竖立的展台上放的是张培力的录像新闻联播: 》,我问坐在正对面收银区的超市老板被要求一天24小时播放内容循环的电视节目不烦么站在货架前来自山东的老板娘爽快地答道烦了就冲外放我又问为什么愿意放这个录像呢老板娘再答给了500块钱还说超市会火我们都乐了然后闲聊开来老板娘反过来问我做这录像的是谁有名么她只认识里面那个播音员有邻居问她一直重复的影像是不是法轮功”,不然为什么放的时候那么多人过来咔咔照相没等我反应过来她便喃喃自语道要是法轮功警察早来了这就是在普及普通话我一时竟不知以我有限的艺术常识该如何解说这件作品索性让老板娘自己百度张培力”。她看着手机页面跳出的词条惊叹,“哇噻中国录像艺术之父”。我突然觉得有点冷探头望了一眼烟柜后面的小太阳便和老板要了盒中南海搬张凳子坐过去离室内唯一一台取暖设备近一些不一会儿店里进来一个携单反相机背双肩背的人不买东西直接问是否可以拍照得到老板的应允后便去找拍摄门口录像的最佳位置他请老板弯腰把脸凑近电视屏幕配合他拍摄一些观众观看录像的现场照此时老板的姿势与美术馆里参观的访客别无二致原来摄影师是工作生活在草场地的艺术家他问我既然是来做研究何不采访一下眼前两位超市经营者老板娘听了很兴奋以为可以让她上电视一夜成名我说这样和你们随意聊天就很好以前采访艺术家大多准备双份录音设备生怕意外损失数据而这次我却担心自己的介入会破坏这个超市所储积的现实感”。

杨画廊的杨洋与艺术家邱志杰艺术家aaajiao(徐文恺).

人生中第一次迈入网吧是去看我并不陌生的艺术家的影像作品脱离了开幕观展的大部队手持照相机独自闯入二楼机房兼展览区的我与全场的电脑用户格格不入网络游戏玩家口中不断爆出我听不懂的行话此起彼伏如同身临环绕立体声式的弹幕表演现场相对于大部分人都固定坐在一个位子上操作鼠标键盘我则必须从一台电脑前转移至另一台直到追完所有展出的录像网吧作为一个不同于美术馆和画廊的嘈杂的空间给作品添加了偶发的层次比如,aaajiao(徐文恺的视频装置当网站死去》,电脑屏幕显示出一个打开的空白网站页面上的滚动条在无人控制的情况下不规律位移这与一旁疯狂连击鼠标指尖于键盘上来回滑动的上网者生生不息的形象构成极大反差林科的行为录像洗手无法自动循环播放我就去请网管过来检查设备玩着穿越火线的邻座见我如此执着地观看没有情节的影像竟问起艺术家的创作刚好前两天在歌德学院和林科聊过这件作品涉及的读图应用程序预览和录屏软件此刻向偶得的观众解说便充满了现学现卖的自信

初见十夜的四组艺术家名单以及作品分布在多个替代性空间与网络的设计我本能地脑补出一个双年展的形式几年前崔灿灿确实有过一个没能最终实现的计划,“1001个双年展”,即在全国各地做大量的双年展以穷尽搞垮双年展这个概念而现在崔灿灿不想把展览做得太满,“十夜只讲了四个故事明年或后年还会继续相较于崔灿灿为十夜撰写的一篇文章和开放七日的展览现场他与草场地朝夕相处的两年以及把一个策展念头做实(make it happen)的执行力可能才是这场在地实践隐藏的看点例如同样是讨论在澡堂举办展览大众浴池的老板娘会抱怨暂停营业让她们损失了周末上千元的进账策展人提出的补偿条件是免费为其换一块招牌声东击西地打个游击战而超市经营者则透露大众浴池早在承办十夜前就因燃煤问题停业整修也许我们会质疑在此具有特定美学形式的作品像填充物般被塞进了策展人迅速搭建的一个社会介入式的框架——网吧老板不会请专人看管播放录像的电脑超市店主也不是坐在美术馆一角负责讲解的志愿者然而展览作为一个艺术事件所引发的改变总是相对的有限的甚至不可见的——我们是否可以对其保持开放关系听不同身份的人描绘误读同一个情境

艺术家厉槟源:“风雪山神庙现场乡村洗剪吹部分.

— 文/ 缪子衿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