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发行

基辅第四届未来世代艺术奖
2017.03.08

平丘克艺术中心创始人Victor Pinchuk和艺术总监Bjorn Geldhof. (摄影:Sergey Ilin,平丘克艺术中心);艺术家Nikita Kadan与未来世代艺术奖候选人Ibrahim Mahama.

除特别标注以外全文摄影:Kate Sutton.

当平丘克艺术中心在2010年首次宣布设立未来世代艺术奖”(Future Generation Art Prize)该奖项的名字引发了不少讥讽或许是因为在当时艺术界的大环境下,“未来这个词听起来十分可疑如果不是更糟糕的话

差不多七年之后,“未来一词又引发了另外一种嘲讽虽然我并不是那种张口闭口都离不开特朗普的美国人……仅是他正式上任的一周内任何关于明天的前景便都命悬一线了

部分是因为想要逃开社交媒体的末世预言论上周五我搭上飞往基辅的航班去参加入围第四届未来世代艺术奖21位艺术家和艺术小组的展览——这个展览已经因为政治动荡推迟了一年之久特朗普的Twitter阴谋看似成功地把乌克兰从头版头条上挤了出去但事实上该国的冲突远未得到解决这个周三我见证了尊严游行”(March of National Dignity),数千人为纪念乌克兰亲欧盟示威运动三周年走上街头与此同时我愈发害怕和说俄语的出租车司机及电车票务员交谈

更没礼貌的举动是我在酒店吃早餐的时候带着一连串问题伏击了平丘克艺术中心的艺术总监比约恩·格尔德霍夫(Bjorn Geldhof )。“把这样一个项目做起来集合这些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家们创作新的委任作品——是一笔巨大的投资,”他承认。“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最初决定推迟展览不过现在我们意识到必须去冒这个风险因为国际间的对话必须进行下去即便当我回头去看2010年的第一届未来世代时这个奖项的影响力在当地也是非常惊人的我们不能在这个时候放弃。”

未来世代艺术奖候选人Vajiko ChachkhianiAslı Çavuşoğlu;未来世代艺术奖候选人Kameelah Janan Rasheed, Firelei BáezPhoebe Boswell.

能在当地引发这样的反响或许部分是因为上几届委任作品同社区合作所营造出的氛围请参见2014年未来世代艺术奖获奖艺术家卡洛斯·摩塔[Carlos Motta]爱国者公民情人……》[Patriots, Citizens, Lovers…],这是他和当地LGBTQI激进团体及其支持网络合作的一件作品然而还有一部分功劳要归于格尔德霍夫带头的其他尝试包括将其中一个展览空间改造成图书馆以及招募年轻的乌克兰艺术史学家研究该国的艺术生态。“趁这些艺术史学家还年轻的时候把他们找来非常重要因为他们还没有过分沉浸于自己的叙事线索,”格尔德霍夫咧嘴笑了。“而且他们也更有热情坐下来跟那些年长的艺术家们聊天你懂的深夜用一杯伏特加换一个好故事。”看得出这都是经验之谈

格尔德霍夫将率领今年的评审团——国际策展人尼古拉斯·鲍姆(Nicholas Baume)、 伊沃娜·布莱兹维克(Iwona Blazwick)、片冈真实(Mami Kataoka)、柯尤·扣沃(Koyo Kouoh)、杰罗姆·桑斯(Jérôme Sans)以及 尤亨·佛尔兹(Jochen Volz)——共同决定10万美金大奖的获得者名单将于本月末公布入围艺术家的展览将移师威尼斯该奖项的第一位客座策展人安娜·斯莫拉克(Anna Smolak)会协助格尔德霍夫重新布置展览她负责监督了基辅展览的实施

众所周知此类展览的形式差异非常大而这位克拉科夫策展人的出现却让情况发生了巨大改变短短三个月内斯莫拉克成功地协调了这21位艺术家和艺术小组其中包括从马丁·西姆斯(Martine Syms)、克芒··路勒(Kemang Wa Lehulere)、李然和菲比·博斯维尔(Phoebe Boswell)到瓦吉科·恰齐亚尼(Vajiko Chachkiani)和萨莎·皮洛格娃(Sasha Pirogova)——最后这两位分别是今年威尼斯双年展上乌克兰和俄罗斯两个国家馆的艺术家作为展览最入口处的第一件作品斯莫拉克协助委内瑞拉艺术家索尔·卡雷罗(Sol Calero)将他的兑换处》(Casa de Cambio)进行了重新布展这是一个色彩明亮的交易亭游客可以在这里交换到卡罗雷的绘画

艺术家Zhanna Kadyrova;策展人/批评家Katya TaylorPlatforma主编Yuriy Marchenko.

我们做了一些调整让它看起来像是之前平丘克奖展览接待室的样式里边有艺术家的书桌和椅子就跟机构之前的设置差不多。”斯莫拉克解释道不止如此悬挂着的候诊室风格显示器现在播放着来自卡尔科夫(Kharkiv)的艺术团体SOSka Group的视频卡罗雷的糖果色热带风格与乌克兰乡村的萧索景象相互作用产生了一种奇妙的张力

二楼处斯莫拉克把尼德卡·阿库衣·克洛斯比(Njideka Akunyili Crosby)的华丽画作与Firelei Baez的拼贴画和书封面作品摆在一起(“书页边缘的视觉档案”,按照策展人的说法),而旁边薇薇安·卡库里(Vivian Caccuri)的作品清唱剧海浪)》(Oratorio[Tidal Wave])的低音声线又为现场平添了一丝戏剧元素这位巴西艺术家的声音作品尝试校正基督教回避低频的音乐传统通过使用被禁的异教节拍谱写了一曲安布罗赞歌这个低音炮喇叭类似一个小型的神龛一旁的蜡烛随着低音声响闪烁不定大厅里伊凡·亚戈特(Iván Argote)用声音制造出了另一种效果他用在巴黎遇到的一位乌克兰女权主义团体费曼”(Femen)成员的配音演绎出一部全新的电影。“作为一个政治难民她可能没办法回到祖国但至少她的声音可以在这里被听见。”亚戈特解释道

安迪·霍顿(Andy Holden)的电影卡通世界里的运动法则》(Laws of Motion in a Cartoon Landscape, 2011–16)进一步相当直白地描绘了当下时事政治的疯狂艺术家化身一个卡通形象通过讲座形式向观众们解释卡通世界里独特的量子力学——比如地心引力不会起效直到你承认它的存在低头一看才发现你已经跑出悬崖外五步的距离了——如何在我们眼下的政治局势中找到平行关系的剪辑进了一些阿拉伯之春以及特朗普傻乎乎地滑下那个充满命运感的滚梯的片段)。霍顿放映室的墙壁让观众沉浸在克米特青蛙的那种绝妙的绿色中。“当我现场表演时旁边会有一个真实存在的绿幕这样我可以边说话边随意出入这个卡通世界。”霍顿解释说我记下了他即将在泰特美术馆进行现场表演的具体日期。(更多潜在的逃离机会?)

未来世代艺术奖候选人Kemang Wa LehulereStevenson GalleryLerato Bering;未来世代艺术奖候选人李然.

最年轻的入围者是二十五岁的丽贝卡·摩斯(Rebecca Moss),她已经建立起了自己作为那个艺术家的半喜剧式人物形象去年9她登上了韩进日内瓦货轮作为Access画廊的海上23”(Twenty-Three Days at Sea)项目的参与者从温哥华航行至上海在海上漂泊一周后韩进公司宣布破产各大港口纷纷拒绝该船停靠两周的时间里这艘船漫无目的地在太平洋上漂流直到最终被允许在东京停靠。“当时我真的特别沮丧不过当你回头去想想整个事件不得不说还是很荒谬可笑的,”摩斯若有所思地说道。“这也是我做这些视频的灵感。”她补充说指向一排显示器里面循环播放着各种简单甚至蠢得可爱的行为比如艺术家身穿青蛙服装在水坑里做弹簧跳又或是一只芍药花在放屁坐垫的风动下沙沙作响

当我穿过一个个房间不禁感叹这个展览所带来的感性层面的体验不只是卡库里的低音声线给我胸腔带来的共鸣展览空间充盈着丰富的气味从覆盖在Baez的洞穴状装置上的植物到迪纳奥·塞士·波佩帕(Dineo Seshee Bopape)作品《mabu/mubu/mmu》(这都是土壤这个词的变形形式中的肥沃的泥土煤炭和灰烬再到不可定向的Nkansa II。1901-2030》(Non Orientable Nkansa II. 1901–2030)散发出的强烈气味易卜拉欣·马哈马(Ibrahim Mahama)的这个高耸的装置由300个鞋盒构成其中一部分来自加纳另一些则是回收来的”。“我把19012030定为反思这些材料和交易系统历史记忆的时间段,”马哈马告诉我我被这件作品的呈现方式震撼到了以至于都没有想起来问他为何他的历史会延伸到未来

更直接处理时代关系的是Aslı Çavuşoğlu的作品未来时态》(Future Tense,2017)。在土耳其事态已经严重到连记者都不能客观报导时事唯一能够谈论政治而不受惩罚的只有预言家们。“现在你能在晚间新闻看到这些预言家们侃侃而谈,”Çavuşoğlu ,“感觉好像我们自己的假新闻’。”为了实施她的项目艺术家与来自全国各地的通灵者们共同工作用剪报形式编译了一份16页的新闻报涵盖从两个月内将发生的政变两只美洲虎正在奔向印度等内容

:Davyd Chychkan在视觉文化研究中心个展失去的机会遭受的破坏未来世代艺术奖展览策展人Anna SmolakSol Calero《Casa de Cambio》.

一边思考着当下的不可预测性我从平丘克艺术中心来到了视觉文化研究中心(Visual Culture Research Center),这里正在展出的是大卫·芝赫康(Davyd Chychkan)的个展失去的机会”(The Lost Opportunity)研究中心的策展人Serhiy Klymko、Yustyna Kravchuk以及Ruslana Koziyenko给我做了导览这场展览以失败的独立广场抗议示威活动(Maidan Movement)命名原本于22日开幕开幕五天后一群蒙面男子冲入现场大肆破坏并在墙上喷上了各种民族主义口号“Slava Ukrayini”(荣耀属于乌克兰)。我被一面整齐地写着“mozhlyvist’”(可能性)的墙迷住了。“这也挺有诗意的。”我说。“这可不是他们写的,”Klymko马上反击解释说艺术家把展览标题喷在了墙上作为原始装置的一部分

为了避免其他诸如此类的误解当视觉文化研究中心投票决定重新开放展览——包括被破坏的部分他们加入了此次袭击的视频片段与文字说明。“我们想要声明这并不是艺术作品,”Kravchuk强调,“但人们需要了解他们正在看什么。”在观看这些视频的过程中我的注意力被一个停下来用手机记录此次破坏行为的暴徒吸引住了。Klymko耸耸肩,“这年头所有一切都马上被放到社交媒体上面去了。”(悲哀

视觉文化研究中心决定抛开袭击的阴影继续实施他们的项目包括在即将到来的国际妇女节举办一场关于女权主义的群展。“艺术家不会担心历史重演吗?”我疑惑道。“当然每个人都多少有些紧张但这次我们雇用了安保人员。”Klymko告诉我。“此外既然你决定了讨论这些话题你就必须做好准备。” Koziyenko 又补充道

在未来世代艺术奖正式的开幕式上我边观看来自利沃夫的艺术团体Open Group实景模型》(Diorama,2017)边思考她的这些话这部刚出炉的委任创作电影探讨了前苏联制造实景模型以纪念著名历史战役的传统然而在电影里一个企业智库接手了一个任务——如何制作出一个可以表现完美和平的实景模型头脑风暴的环节由一些会议桌边的镜头构成与会者渐渐陷入了唐·德雷柏(Don Draper)式的白日梦斑驳的日影瀑布和森林鸟儿在歌唱。“但鸟儿不会无缘无故地歌唱。”一位参与者反对说另一位指出鸟儿的歌声更容易让它在捕食者面前暴露值得冒这个险吗

未来世代艺术奖候选人Dineo Seshee Bopape;未来世代艺术奖候选人Carla ChaimEJ Hill.

— 文/ Kate Sutton, 译/ 关赛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