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个春天

OCAT深圳馆及杨锋基金会展览开幕
2017.03.27

艺术家梁铨与收藏家杨锋:OCAT深圳馆艺术总监展览策展人刘秀仪与艺术家Simon Denny.

伴着张学友一千个伤心的理由熟悉的前奏90年代广东流行文化顶峰时期的氛围环绕下一个个技术精英和创业者的形象轮番出现在屏幕上他们用流利的英语谈论着当下最热的词汇共享经济和其他时髦概念我脑海里的回路停留在满街可见的蓝色自行车上

这是生于新西兰现居德国的艺术家西蒙·丹尼(Simon Denny)OCAT深圳馆的展览现场光线暗淡的展厅中央放置了一排常见于电子设备城的小型玻璃展台两侧则是一些稀奇古怪的雕塑绿巨人大卫奔腾的马卡通兔子巨型贝壳仿欧式建筑的外墙装饰……均带着一种廉价的过时的陈旧的粗糙质感雕塑群旁边立着两台巨大的脚手架视觉上好像是人们慌忙撤退后废弃的货品仓库进门后右手整面墙上的投影播放着艺术家采访的诸多深圳创业者西蒙在接受OCAT深圳馆及其艺术总监刘秀仪邀请后曾多次来深圳做调研最终选择将这座城市的两个地标式文化景观——“世界之窗华强北借鉴到展览中艺术家说:“观众站在台子上俯瞰下面的展柜和微缩模型这与在华强北挑选产品和去世界之窗参观有着相似的视角和体验。”

广州时代美术馆馆长赵趄与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副馆长胡斌艺术家李燎与策展人比利安娜·思瑞克.

作为90年代中国第一个经济特区深圳最早尝试了中国特色的经济模式而如今不论是自上而下的政策引导还是靠自下而上的草根力量发展起来的创业文化连带着硅谷式的英雄主义故事都成为这座城市当下最显著的标签西蒙把电子科技创客文化世界工厂山寨主题公园复制翻模等在中国30多年社会经济高速发展过程出现的奇特现象组合到一起既是一种融合了在地性的诙谐又具有从外向内的观察和提炼而展览题目·万众创业让人乍看还以为是哪个政府经济论坛的名字一个充满了网络感既是仿真又是对山寨的自嘲

对于深圳这座城市的感觉,2010年正式搬到这里的李燎应该最有发言权:“我对这个城市倒不是有感情就是觉得它比较适合我的创作习惯这边文艺的东西少口号式的东西比较多比如实干兴邦’、‘时间就是金钱’ ……充满了在我看来属于原材料的东西。”我问他最近在做什么创作他说一直在研究老板”,明天的展览就是其中一件作品

在展厅意外地遇到了郭瑛纽约挥别之后她搬回香港转眼都一年了作为今年威尼斯双年展香港馆的策展人对于展览的筹备她毫不意外地表示压力很大:“其实每个展览到最后都能完成就是过程太累心了艺术家的想法也总是在变。”她目前还在香港中文大学艺术系任教这次带了20多个研究生来看展:“他们应该在旁边吃东西呢吧我感觉他们对周边小店的兴趣要大过展览。” 胡向前穿着一身豹纹夹克见人就问要不要一起去喝酒不多时嘉宾渐渐从展厅出来在傍晚的庭院里聊天我和郭瑛决定避开开幕宴找了家不错的小馆在潮湿但还不算闷热的露天凉亭下吃碗面条叙叙旧

:出版人曹丹艺术家胡昀与策展人蔡影茜.

第二天突如其来的大雨让我们这些外地人措手不及据说是到了梅雨季节一大早杨锋基金会非常贴心地安排了车接我们去杨锋家做客并看展一进门杨锋就热情地为大家展示他前两天刚从北京茶所淘来的一盏建水”:“这是光乐从柜子最里翻出来的非卖品’!”然后拿出同样是茶所得来的一套茶杯为我们沏上功夫茶一楼客厅摆着刘韡高露迪和蒋志的作品,“每隔一段时间我就会换一批,”杨锋介绍说过了不久二楼额外空间收藏展如茶的艺术家梁铨到场于是大家都上楼看展

简单的午餐过后我们移动到杨锋基金会所在地参观展览所见非所得一个关于杨锋艺术与教育基金会的展览”。这个坐落在蛇口区创意产业园内的办公兼展览空间原有的隔墙已被打通艺术品和办公桌椅分散在空间的各处让人有些分不清哪样物品应该归为哪类基金会和金融公司的工作人员也都各司其位仿佛每个人都是展览的参与者跃跃欲试地等待着观众到来就在我观察的档口策展人比利安娜迎上来开始给大家做导览

策展人希望打破一般意义上的日常办公环境与艺术空间的差异并邀请了三位艺术家李杰李燎和何采柔根据特定场域进行委任创作与此同时他们共同在基金会的藏品中挑选出大约五件作品共同组成了这个展览原来相互分隔的展览空间和工作区域在此次展览上被打通比如何采柔就把办公室现有的藏书用白纸包起来观众或办公室工作人员可以自由取阅然后根据自己的认知在书脊上为书填上名字李杰在一个他经常吸烟的区域挂了一幅很小的绿植油画还在会议室的玻璃隔板上刷了漆并贴上一张会议室里等待面试的人的背影照片而刷漆的人要等面试的人走后才能进来刷——这种将两个时间上相互制约的关系并置于同一个平面内部也是对公司机制和运行常态的有趣隐喻

策展人Robin Peckham;艺术家李燎与胡向前.

李燎作为唯一参加开幕的艺术家明显精心设计了自己的着装松松垮垮的西服套装里面配上圆领体恤一双白色球鞋点睛之笔则是一条金链子他一再强调这是他自己买的他在作品多余的人以公司正常的途径雇佣了一个多余的人这个人每天按时上下班但是公司里没有人会给TA安排工作当然TA可以观察或主动要求帮忙而其他工作人员可以选择答应或拒绝李燎对这个人的唯一要求就是每天多带一件外套到了之后脱下来挂在墙上因此观众只要看到墙上有衣服就说明这个多余的人在现场眼下这个多余的人显然就是那些走来走去玩手机或玩电脑的其中一位李燎得意地扬言:“你们可以尽管问不过得到的答案都是一样的。”我和空白空间的张迪于是开始根据现场每个人的动作和微表情分析谁是那个多余的神秘人——想来也是为了弥补狼人杀最近没有组局成功的遗憾李燎一边听我们的分析一边笑得嘴都合不拢:“我是不会告诉你们的!”

很多广州的同僚都专程赶来捧场广美美术馆副馆长胡斌和时代美术馆馆长赵趄聊着下一个展览的报批问题由于里面涉及到很多草书内容不知是否都要一字一字地翻译出来蔡影茜正在筹备6月份在法国Villa Vassilief空间举办的潘玉良展——三位艺术家将以潘玉良为出发点进行创作一位艺术史家会以编年体的形式呈现潘玉良的一生

参观结束后在似有似无的蒙蒙细雨中我们来到蛇口的一家据说口碑很好的意大利餐厅周围是一片欧式建筑群法国画廊Galerie Lelong的主管François Dournes激动地掏出手机拍照:“这些建筑跟欧洲简直一模一样我现在要开启游客模式了。”就餐期间每个人都在聊着刚刚过去的北京画廊周见闻朋友圈里同一天在上海西岸的开幕式以及接下来香港巴塞尔的日程安排深圳好像就是这么一种状态处在内地和香港之间政策上源于内地文化气息上接近香港然而它却一点都没有夹在中间的不适感不尴尬也不迷失反而在非常自信地自我成长

杨锋基金会晚宴策展人郭瑛.

— 文/ 刘倩兮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