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久弥新

南京四方当代美术馆“曾根裕:黑曜石”展览开幕
2017.11.20

艺术家曾根裕及其伙伴在表演现场:《农艺课表演现场.

全文摄影缪子衿.

下午2点我到达四方当代美术馆时曾根裕(Yutaka Sone)和他的伙伴们在地下展厅里里克力·提拉瓦尼(Rirkrit Tiravanija)创作的大理石油罐舞台》(2017)上的演出已经开始奥斯卡·穆里洛(Oscar Murillo)躺在台上说唱不时环顾四周,“歌词的内容及语种都令人费解其中一部分写在了展厅墙上:“ (social) (political) movements are born out of the urgent desire to make abstract principles concrete. Public (demonstration) is one way to voice (opposition) to a ()’s actions believed to be () () or (). In the streets and on college campuses, in town halls () and () () has long been a tool of () whether taking the form of mass () or individual () () is ingrained in culture.” 这段手写的红色文字中每个括号代表用铅笔画在墙面的一只陀螺陀螺里有单词或留白穆里洛会反复喊出关键词—“社会的”,“政治的”,“能否改变”,架子鼓的鼓点和吉他的旋律则配合他发声如同游行现场

爱德华多·萨拉维亚(Eduardo Sarabia)在隔壁展厅用木板临时搭建了一个酒吧挂在墙上的桃红色霓虹灯标示着“Salon Aleman”(阿莱曼沙龙),像块简易的招牌俯身可见名为雪豹午安》(2016)的小幅丝网印刷作品画面里独自静卧的雪豹似乎懒得理会眼前的熙熙攘攘站在吧台后的美术馆工作人员正用墨西哥烈酒招待演出告一段落的艺术家和远道而来的观众不到三点人人手里都多了一只shot杯大小的棕色小陶罐罐身写有“LAST NIGHT OF STONE AGE”(石器时代最后一夜的白色字样加上罐中未经勾兑的龙舌兰酒仿佛在说你所期待的开幕表演随时都有可能开始或结束不如趁现在一醉方休

卓纳画廊的Lauren Hudgins,Tommy Simoens画廊的Tommy Simoens,Tommy工作室的Frederi ke Mathilde,艺术家唐狄鑫曾根裕:《农艺课表演现场.

参加过多次四方展览的李竞雄轻车熟路带我上电梯直达二楼的展厅一出电梯人们便被铺了一地的旧报纸吸引低头随意挑选了几张阅读都是今年的参考消息》:“中共十九大堪称全球盛事’”,“中俄美韩扎堆军演引猜测”,“巴西现实版反腐大剧震惊全国”,“日欲借奥运推广饮食文化”,等等比这些宏大标题更令人驻足的是跃然其上的手书蓝色或红色文字花体让用惯了标准Helvetica的我很难瞬间辨别是英文还是西语更不必说叠加的阿拉伯文以及结构杂糅但重复出现的一个鬼画符般的字不得不承认我们无法即刻猜透艺术家试图如何通过各式文字的叠加加工每则新闻的内容但精通某国语言的人总能从中截取只言片语进行解读或误读

两条用报纸铺地的信息长廊里毫无遮挡而接下来的回廊却是曲径通幽两侧沿结构线放满各类盆栽植物错落有致几座大理石雕塑掩藏在层层枝叶背后邀请观众移步换景逐一探访曾根裕从90年代中期开始对人造的欢乐这一概念产生兴趣并持续创作游乐场系列。2004年他在纽约展出过一件3米高的滑梯雕塑供观众在画廊里攀爬嬉戏相较而言四方展览上的旋转木马》(2017)、《法力士摩天轮》(2010)、《游乐场》(2007)都更像是娱乐设施的缩微原型我们无法置身其中体验玩游戏带来的物理愉悦但可以捕捉凝固在大理石中的瞬间韵律

:《艺术界主编岳鸿飞和四方当代美术馆馆长陆寻上海PSA馆长龚彦画廊家曲科杰和艺术家邱黯雄.

小径尽头是奥斯卡·穆里洛的作品我轻声问他可不可以玩满地的白色大理石陀螺(《催化剂》,2017),他说:“当然我是艺术家我说了算)。”(Of course, I am the artist)。同时穆里洛将曾根裕在创作过程中剩余的边角料或者说衍生品搬入展厅试色用的泡沫塑料模型随意摆放在各处;《人民日报从杂物堆中露出一角集装箱木板上还留有钉子或钻孔仿佛刚被拆卸开另外曾根裕与穆里洛合作的两幅绘画也在此展出一张画面立于室内的落地窗前背后的画布绘有牧人和山林画框上的寥寥几笔勾勒出阡陌纵横另一张画面倚靠半人多高的阳台围栏眺望远方你若想观赏画作全貌最好从户外回看美术馆

当我还在展厅流连时穆里洛与曼迪·埃尔-萨伊格(Mandy El-Sayegh)合作的表演农艺课已悄然开始十几位美术馆员工和志愿者身穿统一的黑色连体工作服盘坐在展厅四周不时摆弄身边的陀螺穆里洛冷眼旁观五分钟后给他们发出了一连串新的英文指令并由身旁的工作人员翻译成中文分散的黑衣人拉上工装拉链戴好帽子纷纷起身规律地站成一路纵队他们依次走进方才摆满植物的林阴道”,很快消失于观众的视野外表演好像就此打住难道就这样收场然而在我云里雾里了五分钟后附近突然传来轰隆轰隆的滚动声寻声追去只见刚离开的表演者重新出现正徒手弯腰收割报纸报纸两面附着的胶性材料将农艺课的表演变成了一场劳动密集型的行为表演者排成一横排好像互相协作又好似彼此竞赛竭力撕扯如口香糖般黏在地上的报纸将其团成球退至电梯口事实上被他们的劳作席卷调动的还有观众现场的运动和遗留的物质共同构成了穆里洛对于位移”(displacement)的探讨

:K11艺术基金会艺术总监刘秀怡艺术家曾根裕和Oscar Murillo.

表演者和一路用手机录制他们的穆里洛乘电梯下楼走向油罐舞台》。报纸团被他们当作标语举过头顶展示随后堆积在舞台上表演者在众人的镜头前摆了几个告别的姿势便迅速谢幕下台不一会儿我听到曾根裕问刚摘下墨镜喝水的穆里洛:“现在就来么?”(You want to do it now?)得到肯定答案后,4位艺术家把脱掉工装的表演者请回舞台为他们伴奏以及伴唱穆里洛重复之前的说唱引导表演者在无唱词的情况下对其进行即兴模仿我仍旧没听懂大半的歌词但凭发音判断原唱和翻唱很相像后者还比前者更high。或许是因为这次安可在话筒交接的刹那完成了一场象征性的权力流转

看到口琴表演开始我暗自感慨总算有一个虽然是最后一个表演项目是按照美术馆发布的节目单来的不用追着快闪般的行为满场跑了尽管里克力·提拉瓦尼本人没有到场台上这位来自南大的吹奏者的在场意味着油罐舞台不仅献给艺术家也属于任何愿意上台的观众穆里洛在一楼美术馆入口对面的墙上分别用红色与黑色颜料写下“Yutaka Sone”(曾根裕“obsidian”(黑曜石),而楼下的口琴表演者将手中的乐器换成了吉他演奏起Eric Clapton《Wonderful Tonight》。 两人在各自的时空中遥相呼应发出开幕已接近尾声的信号黄昏时分一大拨人搭大巴车返回火车站今晚留宿南京的客人则乘班车去往一间高档样板房享用私厨我和管钧决定先往山里走走他为我介绍了沿途的实验建筑还特意带我抄近道去他和唐狄鑫驻留过的工作室看了一眼行走在惬意的山间我逐渐意识到不论是曾根裕还是24小时前从上海临时组团来南京的艺术家大多和四方保持着非一次性的长期合作关系他们参加展览或开幕也许是抱着回家看看的心态

基于再现或生产人际关系的关系美学式的艺术生产和消费模式或许并不难被机构化市场化然而以人作为媒介或材料的实践也可能创造出一种持久的形式(a lasting form)。开幕晚宴结束后一直处于兴奋状态的艺术家不见踪影陆寻邀请还在聊天的一小桌人再喝一杯当大家听闻艺术家回了美术馆便也结伴回到现场下午的人山人海以及拍摄仪器撤离后夜间的美术馆变得空旷静谧曾根裕正和工作人员同台表演自得其乐玩得尽兴的他举起一杯酒骑上自己的黑曜石》(2017)雕塑继续看台上的人表演全场最拉风的观众席就这样诞生了一个小时后音乐换到了吧台喝酒跳舞的人群里甚至出现了一棵与人等高的盆栽再仔细看抱着它旋转的正是这次活动的摄影师曾根裕邀请自己的艺术家朋友合作完成创作以及现场表演所具有的开放姿态似乎在不断延续人与人之间的邂逅和聚会他们制造了情境与框架让众人在其间自由发挥

艺术家李竞雄和艺术新闻/中文版副主编李棋开幕当天下午油罐舞台上的口琴表演者.

— 文/ 缪子衿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