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性书写

王冬龄在伦敦工艺周的现场书法表演
2016.06.09

艺术家王冬龄在大英博物馆表演现场.

今年伦敦工艺周(Craft Week)的重头戏之一是王冬龄的现场表演王是中国在世书法家中最伟大——至少是最出名的一位在我自己的书法作品展在柏林Exile开幕结束后我睡了仅仅一个半小时就踏上了飞往这座泰晤士沿岸城市的早班机只为一睹这位书法大师二十多年来在伦敦的首次公开亮相

王冬龄目前担任中国美院杭州书法教授是中国传统艺术最重要的当代实践者之一他将草书与抽象表现主义的身体运动相融合时常令人联想起早期的波洛克或弗朗兹·克莱因王冬龄的作品通常具有难以辨识、“非语义”(asemic)的特点不过在这里使用非语义或许并不恰当因为这个词暗示一种没有实质语义的写作而王冬龄所做的则是拓宽书法的可能疆域——探索新的书写形式并由之引发全新的理解和解读方式王冬龄的实践从身体和动作出发通常使用古典文本如唐代大诗人的诗作或老子庄子的哲学论述使文本的可识别性让位于纸间的物质呈现

步入大英博物馆主展厅王冬龄的助手正在为表演做准备他们在地面上贴了四张大纸每张约六英尺长几排椅子在被圈定的表演范围外形成了一个半圆很快座位被人群挤满既有王冬龄的粉丝也有伦敦工艺周的工作人员公关人员和刚好在这一个小时里在大英博物馆参观的幸运观众

我通常不会在表演前讲话因为我需要时间冥想但这一次我得向大家表示抱歉我们准备的时间稍微长了点儿”,王冬龄用普通话说道一旁的翻译用英文解释几分钟后伦敦工艺周的人员对这场来自东方的表演做了简短介绍并引导观众关注王冬龄为准备表演而进入冥想状态的过程——尽管在我看来他什么也没做)。随后王冬龄提起他的长竹刷毛笔开始表演

艺术家王冬龄在大英博物馆表演现场.

王冬龄的文本-绘画将以图像形式对心经这一大乘佛教经典进行诠释这部佛教教典中文全文268王冬龄遵循中国书法实践的传统方式由右至左自上而下书写力度上经过了深思熟虑碳墨粘稠用笔浓则墨汁发亮给人近乎暴力的感觉用笔淡则能显示笔触的物质性两种截然不同的图像效果王冬龄总是更近于前者这就是为什么当我看到他今天用墨轻微时会感到惊讶不过这却给作品整体上——表演和书法本身——带来了一种稍纵即逝的质感又或许是因为那些相机吧在场的每个人都举起了手机有几次当正处于创作状态的王冬龄意识到有摄影师正对准他的脸拍摄时他大声命令他们停止

除了单纯想看这位书法大师的现场工作状态我之所以来看本次表演还出于另一好奇——看看这位艺术家如何和为什么能在这么多人面前展现他的创作现场我恰巧对别人观看我书写有所恐惧特别是在我用手书写的时候不只我一个人是这样的据说这种恐惧杀死了波洛克——他在答应电视台人员在他的工作室拍摄他工作状态后戒酒多年的他再次开始饮酒王冬龄的表演似乎是在攻击这种表现形式中的秘教色彩但他自身明显的缄默却也暗示着某种犹豫但考虑到书法和书写在这个时代整体上的衰退王冬龄的表演或许更是一次行动宣言

随着我们越来越远离原始的书写技术对它们的兴趣也开始卷土重来只需看看非语义书写汉斯·乌尔里希·奥布里斯特(Hans Ulrich Obrist)Instagram上的手写体项目韩国单色画画家朴栖甫的écriture、·托姆布雷毕生致力于探索的潦草字迹等彼此迥异的实践我们便能了解此刻王冬龄的书写现场为何令人着迷

最终那些秘符和斜杠松散地串联在一起留下疯狂而超脱尘世的草书字迹作品被留在原地待干大英博物馆耀眼的日光穿过巨型玻璃穹顶照耀在其上艺术家没有过多停留放下笔刷后便匆匆消失于人群之中

— 文/ Travis Jeppesen, 译/ 钟若含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