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世界

2015年香港巴塞尔艺术博览会
2015.03.17

哲学家陆兴华汉雅轩三个艺术世界新书发布会及研讨会现场.

三月十三日在香港艺术中心汉雅轩三个艺术世界新书发布会和论坛上曾一度引发中国艺术圈热烈讨论的同济大学哲学系副教授陆兴华引用了巴迪欧作为开场:“谈世界这个概念很麻烦因为巴迪欧说过我们生活在同一个世界但这同一个世界却处于不同的逻辑统治下只有货币这个普遍等价物统治了我们五百年如果我们能找到办法推翻货币逻辑的统治也许就能立刻实现共产主义了。”

巴迪欧的原话到底怎么说的无从查证但不管如何陆老师的发言简直既切题又应景。“切题是因为三个艺术世界其实是为去年汉雅轩三十周年展汉雅一百偏好所做的画册加上包括鲍里斯·格罗伊斯Boris Groys)、约翰·弗得烈·哈托Johan Frederik Hartle)、 高士明邱志杰等在内的学者/艺术家撰写的文章经过一年时间酝酿出这么一本近500页的大部头作品陆老师在追问世界这个概念所包含的复杂性的同时也不忘反复强调张颂仁收藏在帮助我们反思上起到的重要作用。“应景是因为再没有比艺术博览会更能让人体会同一个世界的暧昧性以及普遍等价物货币的连接力量

艺术家奥拉维尔·埃利亚松Olafur Eliasson);收藏家薛冰和维他命空间的张巍.

是的艺术没有国界艺术博览会更没有巴塞尔尤其没有从十二日开始各个画廊机构在香港的各种开幕派对晚宴就已经拉开序幕几天密集的赶场不仅能消除人对空间界限的感知甚至连时间界限也变得模糊西半球的来客们自己也搞不清第二天的眩晕到底是时差还是宿醉)。

但我们的行军其实从广州开始十二日奥拉维尔·埃利亚松Olafur Eliasson在维他命新空间镜花园个展我们始终形神一体开幕在跟收藏家杨锋王伟和若干媒体同行一道享用了当地自创粥以后我们三三两两逛进由日本建筑师藤本壮介操刀设计的镜花园”。埃利亚松探讨空间与感知之间关系的作品与基于当地生活形态设计的建筑结合得甚为美好其中一间完全浸泡在橙黄色灯光里的展厅正中悬挂了一根巨大的铜质指南针维他命创始人张巍提醒说:“如果看的时间够久你会发现指南针慢慢消失了。”可是剩下的时间不够看到指南针消失因为三点的车等着送我们去香港从房间出来有些晕预示了接下来二十四小时的整体状态

:“首席执行官Dee Poon艺术家陈维,K11艺术基金会主席郑志刚和艺术家程然.

从广州到香港只要三个半小时到六点时我们已经加入了大拨艺术巡游队K11 Art Foundation,Pilar Corrias画廊和Leo Xu Projectschi art space共同策划的群展泄密的心开始接着是排队排到你崩溃的毕打行大楼高古轩鲁道夫·斯丁格尔[Rudolf Stingel];汉雅轩徐龙森;Lehmann Maupin:艾利克斯·普拉格[Alex Prager];Simon Lee: 米开朗基罗·皮斯特莱托[Michelangelo Pistoletto]);艺术门意派系列展),然后步行至附近的马凌画廊王卫个展两个房间把画廊变成了一座人类动物园地上的香蕉可以捡起来食用)。等我们赶到“M+进行第八个项目流动的影像在铜锣湾Midtown Pop的展场时策展人已经离开可观众依然不少随着M+美术馆收藏日渐壮大2012年开始的流动展“M+进行自然也会更受关注下楼碰到闞萱闲谈两句最后还是赶上了Dinh Q. Le10号赞善里画廊的开幕忍不住给自己点赞

晚上十点,《艺术界在湾仔著名餐厅the PawnParty变成北京艺术圈的接头地点餐厅所在建筑已有百年历史据说最近一次内部装修十分失败不过到底如何失败我们无从得知因为即便有女孩儿守在楼梯口检查你是否在邀请名单内二楼有限的空间也容纳不下所有人拿到酒的都下楼靠着街边栏杆喝了颇有在北京吃露天羊肉串的熟悉感我在跟前艺术界金牌翻译/华尔街日报驻港记者Ned Levin聊天时UCCA的田霏宇馆长艺术界主编突然出现田馆一脸兴奋掏出手机张罗合影却突然变脸:“大家都表现得郁闷点儿因为我们不再为艺术界工作了!”

画廊家佐谷周吾艺术家Pio Abad,Paul PfeifferM+ 策展人姚嘉善:《艺术界出版人曹丹和UCCA馆长田霏宇.

十三日上午,Art HK原始团队另起炉灶牵头的新博览会Art Central,预展在中环新海滨的白色帐篷开幕为了给晚上的Art Basel留点儿力气我们只小转了一个半小时至于这个偏重亚太地区尤其是香港本土年轻画廊的博览会能否与Art Basel并肩发展还要等时间验证下午因为去了汉雅轩新书发布没能赶上UCCA和派 (PYE)联合推出的限量版艺术T恤预览午宴又不在邀请之列只好请更加VIP的朋友在午宴上帮我们拍了一张Dee Poon(“首席执行官的美照以飨读者晚上六点到九点的Art Basel私人预展因为时间调整往年是从中午开始),很多画廊被搞得手忙脚乱但对于没有生意任务在身的我们而言今年的展场看起来比去年清爽干净至少没那么多花朵和骷髅)。

不知道是13日还是星期五的缘故楼下碰到M+策展人马容元他丢了手机一脸郁闷:“偏偏选在这个时候。”Heman Chong及时掏出自己备用的iPhone 4进行支援我和我的朋友运气也好不到哪儿去我们怀着突然萌生的抑制不住的想要提前喝一杯的欲望希望能在展场里找到免费的酒精饮料却发现俩人的VIP卡显然都不是真的VIP,四处碰壁后只好到永远放着香槟的长征展位试试运气卢杰慷慨地表示请便但拿起酒瓶一看才发现里面早空了不知道是卢老板太渴还是他的客户太渴或者干脆是生意太好摊位上两个女孩明显开始翻白眼最后一线希望落空以后我们果断决定去湾仔附近711酒吧买啤酒自助然后然后然后我就感冒了……也许是从来没有在五月之外的时间来过香港我显然醉倒在这个季节香港室内外微妙的温差里了

:Para Site的康喆明和策展人翁子健:Spring Workshop创始人Mimi Brown和策展人李绮敏.

因为感冒只好放弃十三号和十五号在TolgaFair Pop-up Club趴体还错过了巴塞尔艺术总监黄雅君为曹斐ICC灯光装置在香港会展中心露天阳台举办的酒会但从我住的酒店看ICC看得清清楚楚)。大画廊的饭局和往年一样生人勿进不在邀请之列的北京艺术圈老友们估计也每天在这座城市某处的潮州鱼蛋粉VVVIP尊贵独享晚宴上打发深夜时光不过即便没去微信朋友圈的刷屏也照样保证你能有身临其境的现场感现实里不能相聚的网络上可以点赞所以也没有损失

因为感冒接下来几天的行程尽管依旧感觉像急行军——以十五日一天为例上午“M+:流动的影像牛棚艺术村展场开幕下午Intelligence²辩论,ParaSite(“土尾的世界”,策展人康喆明翁子健),Spring Workshop (“日夜双生”,策展人李绮敏),北京艺门(Arik Levy)——但身体的不适反而缓解了精神的紧张注意力倒慢慢回来了注意力回来以后眼前出现的第一个关键词就是世界”:汉雅轩的新书叫三个艺术世界”(据前言介绍三个世界分别是指中国传统世界中国的社会主义世界全球资本主义世界);作为ParaSite迁址后第一个展览的策展人之一翁子健坚决认为土尾的世界跟汉雅轩的三个世界哪个都不搭配。“他们的三个世界都太主流啦土尾的世界的土是土到埋进地底下挖都挖不出来的。”他操着一口香港普通话解释道

艺术家梁慧圭和张奕满艺术家Issac JulienM+策展人马容元.

就连今年Intelligence²辩论的主题艺术界是不是一个男孩俱乐部?”,解题关键也在于对艺术的定义艺术界是不是一个男孩俱乐部答案显而易见要改变这一现实就跟陆老师说的推翻货币逻辑统治即刻实现共产主义一样听起来像坦塔洛斯头上的果子),但反方能扭转局势最终完胜就因为聪明地预料或利用了题目中“(这个概念里包含的弹性

博览会内部同样如此十六号下午最后一场沙龙漫谈题为反叛的城市”,虽然在搞经济的地盘谈政治基本上最后都会谈成政治正确但本土艺术家梁宝山抗议伙炭工作室为配合博览会特地把每年一度的公众开放日从一月挪到三月听来也是言辞恳切

一个博览会有三千世界可惜给我们的时间只有三天消化不了的部分都留给酒精冲洗干净反正老朋友还会再见,2016年的三月还在会展中心

作家及编辑白慧怡和奥沙画廊的林茵长征空间的卢杰.

— 文/ 杜可柯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2015年的第一串响炮

2015.03.15

艺术家朱昱与动画导演皮三艺术家徐震杨振中与杨福东.

全文摄影孟婷婷

三月七日这个星期六北京的艺术圈开始骚动”。这个战略性的时间点处于春节长假之后香港巴塞尔之前画廊界往往努力地推出自己的艺术家打响头一炮——在彼此暗暗较劲的同时也迎合观众想一个下午把重要展览一网打尽的小算盘随着展讯的曝光媒体们也卯足了劲朋友圈中纷纷刷出周六可是跑断腿的节奏之类的豪言壮语据一些微信平台的总结归纳全国范围内在37日前后的展览约有50其中大概四分之一发生于北京

朱昱暌别多年的展览隔离汇聚了不少人流在这儿观众们碰到徐震严培明张慧和展望等资深艺术家年轻的业内人士也肯定会前来兜一圈在中国当代艺术史中颇具话题性的艺术家朱昱为观众们铺设了一条曲折的通道这条记忆之路——通道的一端悬挂着余留下来的食物和饮料的绘画——引领着人们联想起以往令人兴奋的光辉岁月”;最终却通往人人寒暄的偌大展厅此时各种话题交织在一起互不认识的人们开始加微信交换名片半生不熟的人们试探地抛出些话题当然在此等场合特别熟识的人总不怎么聊天

艺术家杨心广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张婷婷与陈怡辰艺术家曾宏与魔金石空间的曲科杰.

798艺术区这边的新展览还包括艺术家曾宏杨心广以及郭海强的最新个展等等展览大部分是个展很多艺术家就算为了布展难得合眼此时也得强打精神好声招呼一个下午几波人的来袭”。开幕的时候揣测别人对你的作品的真实看法是件消耗体力的事情——标准不能以别人微笑的嘴角上扬程度衡量此时的环境也没有提供足够的时间和空间欣赏作品一个聪明的做法是把作品安置好以后将展场全权交给观众我在北京公社瞥到了戴着蓝色帽子的杨心广他不起眼地倚靠着墙默默站在角落并不主动出击眼睛里闪着光亮的人群愉悦地交谈着挤满了他的展厅

草场地的热闹情况基本雷同能邂逅到的面孔也大同小异——在这样的一个大日子有经验的人们下午2点便出门观展在不同的地方碰面几次实属正常这天草场地有杨茂源安尼沃尔(Aniwar Mamat)、GAMA、谭天张书笺等人的个展开幕后来一位结伴同行的朋友饶有经验地发表见解:“体量算不得高耸的装置容易淹没在人群里他指的应该是谭天的第二个个展),而这一般发生在当天下午五点前。”后半句点出了艺术圈共同进退的习惯他们偏爱步调一致地出现或消失这类现象也许能够解释为什么开幕的时候根本没法看展览但我还是来了。”会会老友结交新朋总算不得什么坏事

艺术家张慧与高洁艺术家谢南星.

— 文/ 孟婷婷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