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隆会议真的发生了吗

2015.04.27

为纪念查理周刊事件举行的游行习近平与彭丽媛:“五月风暴期间的街头抗议.

万隆会议当然发生了:424包括中国领导人在内的亚非多国领导人再次齐聚印尼为纪念万隆会议60周年举行了一场盛大的派对在一张来自网络的图片中我们发现习近平与彭丽媛居于画面正中与其他国家元首们在万隆街头并行一列款款而行步履从容——其实这种用长焦镜头制造的去景深化效果亦在几个月前的巴黎街头使用过一次因为查理周刊事件西方领导人手挽手沿着巴黎的林荫大道前行肃穆且满含幽怨景深的消弭前景对图像的全权把控无异于某种造像或者代理行动一种大历史写作的正确修辞抑或针对前进这个行为的图像学定名我曾长时间混淆两个词团结(solidarity)与孤独(solitude),却又认为这错乱中必然暗藏了可解构的玄机团结似乎必然意味着对不可团结者的孤独友谊则是针对外来者的敌意。《查理周刊与万隆会议的关联是什么也许就在于这种团结与孤独间开展的新一轮辩证。“一带一路”/亚投行式的团结恐怖主义带来的团结可能开启的都是针对他世界孤独的程序

让我们回到另一张图,1968年巴黎街头的青年学生们采取了同样的造型眼神中吐露的意识形态配方却是如此混杂毛主义托派还是无政府主义团结/前进在当时更多指向某种需要即刻实现无比迫切的政治体验为之亟需动员自己与一切的关联并激进构型出一种关联性的政治主体开动一架由越南战争文化大革命巴黎郊区的工人运动以及大麻与性解放组合而成的欲望机器(machine désirante)并展开行动所有文化配方与政治发明都为了建构无尽的关联废黜”“间的既有位置关系穷极并推翻语言内部的压迫性等级——当然你可以将之视为第一世界对于想象力的垄断或白色神话的左派变体进而将其意义封闭在拉丁区内部然而你必须正视的是,“五月风暴首先便意即西方自身的丧失或者如萨特所说的欧洲人身上发生的去殖民情况(“我们身上的每一个殖民者正被连根拔起”),即西方利用他者作为方法开展的一次对于自身的解构剧烈的能量交换带来的主体与他者之间关系的随时刷新,“的交互状态以及作为这些遗迹的诸种审美事件使68依然作为某种可以激发开启另类秩序的潜在方法游荡在我们周遭

那么,60年前的万隆会议是否能够在象征意义之外重启自身作为某种精神药引?“第三世界依然是可以使人动情的词汇尤其当参与万隆第三世界六十年研讨会的嘉宾以不同肤色不同口音的英语展示着自己与这个概念的直接渊源时从这个角度说-西方代表着永恒的解构”:当我们开始思考”,尤其利用因袭自西方的思想概念与语言思考我们自己时我们便实现着中心与边缘的不断后结构反转特别当穆罕默德马姆达尼(Mahmood Mamdani)讲述非洲大学的教育形态时这种感觉更加强烈在回到前-西方(“知识生产的彻底去殖民化”)与彻底成为西方之间-西方可能意味着第三条道路意即直面这两种于我们思想内部处于持续交战状态的冲动并从中获取制定本土化策略的具体的辩证能量故而第三世界不仅是一种激进的命名还必须是勇敢的发明作为他者的我们在拒绝被历史化人类学化的双重殖民时也必须提出自身对于世界的主体解释且连带起行动方案

万隆第三世界六十年与会者合影.

摄影杨北辰

不过如今这些既有的主体化方法似乎仍显不够新自由主义/全球资本已超越了逻各斯中心主义的压迫成为难以反转的事实进而在整个研讨会中弥漫着处于紧急状态的躁动——但召开圆桌恰恰意味着非紧急”,意味着知识与实践之间需要某种机构性缓冲这令席间表达的所有政治欲望都不再是即刻当下而是成为知识”。正如白永瑞在最后的发言环节特别焦虑的表达我们生活在一个没有危机感的年代没有世界大战或者核战争的迫切威胁),所以才把所有问题推给不可见的新自由主义或者如孙歌所言资本主义就在我们体内”,反抗变得指向性模糊或言不由衷或需要在知识连接的蒙太奇中展开——冒着成为纯粹智力活动的风险也许更好的问题是连接起杭州中国美术学院与万隆会议间的蒙太奇动力到底是什么高士明在圆桌讨论时谈及左派往往在高唱国际歌中结束一个又一个研讨会这大致暗含着我们对共产主义真神的亏欠心态如今的国际主义左派几乎在经营着某种历史失败学”,她必然负载着对于现代主义式未竟革命的愧疚与对于现实政治中一切弱者的崇敬与向往却无法从某种巴丢所言及的对于政治性无产阶级的政治能力的虚构的考古学中抽身而出介入当下而在地工作的功用如同最典型的庶民研究一般最后则回复到主体的工具性位置与重写历史的超越性表达的矛盾之中试想梁漱溟的我的学问都是逼迫出来的与斯皮瓦克的我是一个修理匠使用任何到手的工具的呼应)。

之间变得难以转换一方面我们总是可以从经济层面找到连接的方法另一方面却无法寻回任何可以交流并仰赖的真理”。当然我们亦可以确认这种境况是自大航海时代以来最为不确定的旅程一段另类旅程的发端汪晖在近期一篇文章中提出了针对一带一路的正面看法新的政治实践新的空间新的可能性新的力量可能涌现等等暗示其中蕴藏着诸种修正历史路径的具体操作但实则更接近某种新的东方学批判内部混杂着对于第三世界概念的继承社会主义制度的期待后冷战世界内部各种垄断力量间缝隙的勘探以及对本土历史文化的再启用然而”“间的辩证状态却在此被刻意忽略了,“一带一路被处理为绕行全球化这个白人的方法一条从全球化分裂而出的另类捷径这种只与第一世界间的辩证听起来多么像一种倒退!)。如果我们无法将自身视为某种之间”(in-between)状态即我们总是在成为”“的旅途中那么一带一路总有可能沦为新的大航海式的帝国主义速成术戈达尔在他的影片此处与彼处》(Ici et ailleurs,1976)所试图呈现的是真正宏大的团结,“此处即彼处”,“他者就是我们此处的彼处”,而为此需要奉上的首先是彼此间无比艰难与深入的观看和书写以及永恒的自我批评

因此对于中国的探讨必须超越现时代的政治经济考量作为方法的中国的意义在本次论坛中基本围绕着两点促使全球化-新自由主义体系失效与新殖民主义兴起的双重角色萨米尔·阿明(Samir Amin)无疑是乐观的乔莫夸梅桑德拉姆(Jomo Kwame Sundaram)则相对怀疑(“中国能够提出怎样的新视野?”),而中国学者一方面试图厘清中国与非-西方之间的关联另一方面则力求提出基于中国文明的第三世界方法然而这种对话的问题在于过于平衡对称”:由于对彼此间稀有的知识关联极其珍视使得我们之间的赠予如此明确的追求着反馈这多少类似于经济循环的状态思想层面的赠予与反馈被输送至文本媒体与档案库中等待下一次流通的时刻得以再次转战于新的话语蒙太奇场域然而真正的赠予应该是无法回馈的它在进入循环的同时却不处于其中而是打开一个缺口引入一个新的时间让那些思想的礼物得以解放出来——也许这才是真的友谊所希望达成的交往

论坛结束后一天的休憩时间我来到吴山与西湖边消磨两天讨论后剧烈的脑力工作在茂密的植被及其所发散的气息中变得模糊不清庞大的水面与背后那些孤独的古迹与传说都在它们寥落的分布在游人之间缓慢又激烈的被改变着这种体会尤其在四周无人的时候愈加明确,“我们如何界定这种可怕的经验在历史与非历史间做出自己的选择?”这恰是一个检讨的时刻比如处于思维的负重与语言的疲惫之中的主体如何得以再一次建立与周遭的真实连接抑或两日论坛上激发出的所思所想所反对与所期待是否能据保罗利柯所言如同随时准备进入论争的证词将自己置身于其他证词的注视之下”,经受住即将到来的检验在西湖边漫游时与友人被几位巴基斯坦游客拦住合影没有任何理由俨然不明就里的遭遇我们在他人那里被带走了一个形象且不知它将被带向何处——“第三世界的彼此问题似乎得到了隐喻般的化解

— 文/ 杨北辰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生活即是卡巴莱

2015.04.21

·侯赛因·克拉克(Than Hussein Clark)与安雅·迪德曼 (Anja Diettman)DZ主持紫罗兰蟹艺术家詹娜·伊万诺娃(Zhana Ivanova)。

“1865——伦敦皇家咖啡厅酒店落成;1915——红磨坊毁于火灾伏尔泰酒馆在苏黎世诞生;1965——丽莎·明奈利首次亮相百老汇;2015——‘紫罗兰蟹’(Violet Crab)在伦敦开幕”,新闻稿这样写道此次在大卫·罗伯茨艺术基金会(David Roberts Art Foundation)举办由米洛万·法兰那托(Milovan Farranato)、文森特·奥诺雷(Vincent Honoré)和尼可莱塔·兰贝图奇(Nicoletta Lambertucci)策划的展览紫罗兰蟹”,将一种明确非实体性的表演形式卡巴莱”(cabaret)以实体作品形态呈现

就在伏尔泰酒馆揭幕的一百年后·侯赛因·克拉克借此时机组织了“DZ主持紫罗兰蟹”(DZ Hosts the Violet Crab),堪称范本性地重现了卡巴莱这一在历史上以反叛著称如今(无论是好是坏)时常被用作滑稽模仿手段的娱乐表演形式并以此向它致敬从展览入口便有一股即兴的气氛弥漫开来由艺术家皮埃尔·于热(Pierre Huyghe)请来的迎宾员一边果决地报出每一位宾客的到来一边引领他们进入主展厅并在舞台前的鸡尾酒桌坐下我们曾见过皮皮洛蒂·瑞斯特(Pipiloti Rist)在她自己的电影中出现而对于这次被她称为第一次表演的作品瑞斯特安排哈维尔·阿帕里奇奥(Javier Aparicio)代替自己并在她所营造出的夜店氛围中跳起充满挑逗性且反响热烈的脱衣舞背景乐则是一首瑞斯特在1997年写下的歌歌词包括剃刀伤口留给你的血迹让我如圣水般吮吸它这样的语句一些观众甚至好奇瑞斯特是否也对麦当娜最近的专辑有所影响)。艺术家詹娜·伊万诺娃(Zhana Ivanova)也在作品借用的壮观》(Borrowed Splendour)中为自己找到了的代言人”——她邀请被植入观众席的演员上台自己则坐在舞台右侧透过麦克风向这些特殊的演员发号施令表演中Citizens!乐队主唱汤姆·伯克和艺术家埃迪·皮克扮演的两个男性角色在争夺女主角由画商皮拉尔·科里亚斯(Pilar Corrias)扮演注意力的过程中叠起的诡计使调情与权利的政治浮出水面

哈维尔·阿帕里奇奥(Javier Aparicio) 表演皮皮洛蒂·瑞斯特(Pipiloti Rist)幻想的脱衣舞, 2015; 艺术家西利亚哈姆顿

像法庭剧一样伊索贝尔·威廉姆斯(Isobel Williams)坐在舞台右侧的画架后用钢笔画纪录下整晚发生之事真希望这些绘画能描绘出芭蕾舞者让·卡佩在表演舞姬》(La Bayadère,最著名的版本由鲁道夫·努里耶夫演绎中的舞步时的精妙姿态而演员罗里·基斯(Rory Keys)则伴随着舞步诵读出一封克里斯杜洛斯·帕纳依度(Christodoulos Panayiotou)写给友人的内容鲜活的信件在信中克里斯杜洛斯描述了他在里加利的阿马尔菲海岛停留的经历众所周知这座岛与努里耶夫和尤利西斯的神话有着特别的关联),其抒情化的直抒胸臆也与侯赛因·克拉克和安雅·迪德曼(Anja Diettman)的更为诙谐的歌舞喜剧主持方式形成反差后者以经典的卡巴莱式演绎出卡巴莱”。

由于一些参加表演的艺术家通常并非以剧场作为创作媒介因此他们也将舞台拓展出了别样的可能性当西丽亚·汉普顿(Celia Hempton)身着男士黑色皮革摩托服走到观众前方时我们便一眼可认出了她所贴合的魏玛时代女性施虐者形象,但当她打开房间内冷素的荧光灯并显露出服装的宽松和不合身时汉普顿则转变作和之前假设截然不同的令人愉悦的形象她粗鲁地在舞台上走动并带着毫无畏惧的表情数次击打一个男人马克·斯库里Marco Scuri)的肚子在一整晚对性的再现的戏仿中极少的停歇说明颠覆并非总是一本正经的诱人

这一假设也在早些时候马修·迪克曼(Mattew Dickman)的表演中得到了验证马修独自站在台上朗诵诗歌这看似保守,实则是当晚最具迷惑性最为新颖的表演他将极度私密的语句——“你的脚踝令我想要狂欢想要坐下同时祈求同时翻滚在藏有你的脚踝的那双马靴下”——同历史和流行文化通识并置(“葛底斯堡的演讲是所有演说中最精彩的…”)。观众给予了马修当晚最为喧闹的反应这也表明了真正的创造性蔑视普遍观念中中产阶级的雅趣并将我们引向全新的境地为保持匀恒演出最终以回归到戏剧性的卡巴莱作为收尾——温迪·贝文(Wendy Bevan)庄重地演绎了她的女歌手角色身着闪亮长裙的温迪站在聚光灯下歌剧式的渐强音将观者拉离出之前表演所营造出的实验性氛围这一片段提示着我们——“卡巴莱毕竟如其定义是一种娱乐

温迪·贝文(Wendy Bevan); 马修·迪克曼(Mattew Dickman)。

— 文/ Mary Margaret Rinebold, 译/ 钟若含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魔都资本

2015.04.03

龙美术馆王薇艺术家徐震燃点出版人墨虎恺学者汪民安策展人鲁明军.

在成功逃离帝都的沙尘暴之后空降至魔都这座中国最摩登的城市当然在整个周末丰富且时间撞车的艺术活动中无时无刻不验证着其中西方文化的并置

策展人鲍栋和UCCA馆长田霏宇; 艺术家徐震和廖国核.

正如龙美术馆馆长王薇女士在去年Art021博览会论坛上所期许的那样美术馆今年的展览计划是展示老中青不过是倒叙的上海艺术家作为中国艺术家中参加威尼斯双年展最年轻的一位徐震当然是最好的人选去年在巴塞尔博览会上亮相的永生系列自然也囊括在此次展览的范围里盛大的开幕由专业电视台主持人开场王薇晚礼服盛装出席艺术家徐震慷慨致辞以及徐汇区区长对当代艺术的鼎力支持大家合力将开幕式带至龙美术馆开馆展以来的又一次高潮不同于以往艺术品以孤品展出艺术家把每件作品的所有版数同时亮相以彰显并置所带来的气势,正如在开幕式祝词环节中徐汇区区长王宏舟所言:“好东西不嫌多多了才有震撼力!”也正是这种赤裸裸的展览方式成为了开幕式上大家交头接耳的话题比如这些版数是否即将成为决定艺术作品热销的首选版数开幕典礼在一群黑衣现代舞者于三件欧洲千手古典雕塑间的穿梭中收尾若是春晚上的千手观音能同台登场就可谓是一场完美的中西文化排演了

艺术家陈文波策展人郭晓彦和民生美术馆的于晓芹.

次日公共教育论坛类的活动更是铺满全城在心理斗争了半天后我决定完全按地理位置进行选择放弃了位于M50新时线媒体艺术中心题目为谈及蓝图与行动于缝隙的讲座赶赴OCAT上海馆名为“Agora广场的跨界论坛现场这期论坛请到了艺术家石青学者姜宇辉和王婧命题与周末行程中西文化交流的主旋律同步谈及瓜塔里在上海”。石青幽默地澄清瓜塔里不是卖水果的身份后将其多重身份的分裂性与艺术家相比较在阐述了瓜塔里与德鲁兹和内格里错综复杂的关系后艺术家成功地杜撰了瓜塔里三次来访中国上海的传奇故事不过还是因为紧张的行程没能听到之后几位参与者的对谈

艺术家王功新张培力林天苗展望艺术家庄辉旦儿.

这时下午四点的BANK 已经人满为患策展人王辛也没有预料到人气爆棚到令她overwhelmed(受宠若惊)。歌颂也好批判也罢抑或实验性的还原与探索资本全球化和金融全球化”,没有比在前上海银行工会大楼以及一家叫BANK的画廊里进行资本万岁这样的展览更合适的地点了人多到旁边的侧厅完全无法挤入身旁摩肩接踵的尽是前一天徐震个展上碰到的艺术家画廊主和媒体人士以及驻守魔都的形形色色的 expats。 人群密集到无心四处观看那些悬挂在进门屋顶处类似小旗帜排列的美刀也只在回眸一刻才被注意到观众蜂拥来到双飞艺术中心临时搭建的各式业务摊位前用人民币换0面值双飞币艺术家王功新和林天苗双双拿出一张百元大钞换得一叠双飞币各式街边小广告赚钱的法子堂而皇之的以公司名称刻在不锈钢牌照上让人冷笑的同时也不禁联想到些许赚钱不易的苦涩最快乐的莫过于是在旁边帮工的画廊主的儿子们一个忙着为刚从点钞机里数出的双飞币盖章一个在旁边指指点点即将拔腿赶下一场的时候内部展厅传来专业歌唱演员唱的“Happy Birthday to You”. 难不成这是为BANK建立n周年安排的节目门口顺手抄起金币巧克力自以为又参加了一个画廊生日庆典趴的时候才得知那是张奕满Heman Chong)和余昱昀Marcus Yee) 探讨知识产权的一件作品

长征空间的卢杰、BANK的马修与策展人王辛艺术家aaajiao/徐文恺及民生美术馆馆长李峰.

飞回帝都前的最后一站是红坊民生美术馆的展览物体系”。因为尚未练成分身术到达美术馆时已经错过了3点钟的新闻发布会此次展览的学术主持哲学家汪民安正在美术馆门口与艺术家闲谈简单寒暄后便踏入了这个演绎各种东西的展览作为21世纪初西方哲学领域最为激进的主题思辨实在论(Speculative Realism),近期出版的生产杂志第10辑就此课题展开了长篇幅介绍所谓思辨实在论指物的独立性而非在与人的关系中被认知换言之人不再作为世界的中心物本身的主体性决定自身的命运及领域果然民生美术馆被各式各样有关的作品占领至于他们之间是否可以构成系统”,或许理论家更有说服力不过即便人不再是物体系的中心物存在时还是需要人的维护——譬如耿建翌的》,一个原本插电的装置作品默默被黑屏了美术馆前歇脚的参展艺术家中亦并非所有人都拥护策展人的观念起码认为策展人对他们创作的了解尚有欠缺据某艺术家爆料他的作品里包含散落在角落里的盛满水的不锈钢碗艺术家布展期间与馆方探讨适宜的展览方式打灯干预观众参观路线等等),被回复道:“这是一个关于物的展览你都可以不放水把它堆成一座山随便摆一摆就可以了!”或许这就是人不为物体系中心的依据吧

策展人秦思源艺术家朱昱及余极艺术家赵要.

— 文/ 贺潇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