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负三亚

2015第四届三亚艺术季华宇青年奖
2015.12.30

:“华宇青年奖评委会主席香港M+博物馆高级策展人皮力华宇集团副总裁华宇青年奖发起人赵屹松左小祖咒与华宇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总裁赵华山.

全文摄影萧潇

三亚华宇艺术青年奖评委主席皮力在颁完奖半个小时后又拿起话筒上了台一句话夺回所有人的注意力。“得奖就像性高潮,”他说,“痛快一回固然好但是没有很多人一辈子也就这么过来了。”他的比喻带有安慰色彩同时似乎也在提醒青年艺术家们——二十位提名候选人中只有十分之一陶辉和杨健捧得了由艺术家徐文恺团队精心制作的奖杯——千万不要辜负颁奖宴会厅外的三亚蓝天白云沙滩美酒舒缓惬意

然而当大家移步百花谷江湖露天酒吧这家酒吧的台湾老板略显沧桑的腔调和过于热情的举止与大众点评中宰客不眨眼的低分评价形成了某种微妙的勾连关系与遐想空间之后发现现场最活跃的还是各位长辈”。为晚宴开场表演的左小祖咒又一次走上卡拉OK舞台与皮力初选评委鲍栋提名展青年的尺度策展人孙冬冬等人合唱与互动气氛火热即便终选获得全票的大奖得主陶辉罕见地上台献曲杜十娘》,其哀婉的曲调和轻柔的气息最终也没能聚起足以抗衡中坚一代的力量

而台下最活跃的还是三亚艺术季总策划赵屹松几天来每个人都见证了这位年轻的家族事业接班人的紧张直率和周全(《艺术新闻中文版主编叶滢送给赵老板的绰号是班长”)。当然赵老板收获的好评不止如此相对前几年而言提名展览在专业程度上的进步明显将二十位风格迥异的个体创作置于分散的商铺内再串联成整体容易曝露和滋生细节问题尤其是在专业布展资源匮乏的三亚但事实上展场的完成度像是个闪回镜头能让人们瞬时切换到熟悉的北京和上海——作为青年奖展出的一部分不久前在上海皮毛PIMO当代艺术节表演的发明仪式此次被搬到了泛华宇度假区内一座教堂状的建筑内部

西安OCAT馆长凯伦史密斯艺术家陶辉与三亚市人大常委副主任蒋明清在颁奖现场艺术家杨健及其家人.

颁奖当天上午获得提名的二十位艺术家围成一圈的讨论会最初是摸着石头过河保持未知的开放性沙龙即命名为未知沙龙”),最后话题拢聚到不同类型艺术家如何定义”,又具体到观念艺术家如何定义自己的工作等一系列问题上席间不管是从刘辛夷说的艺术创作要和现实经验周旋所以最可贵的是经历”,还是于吉说的艺术家工作还得从直觉出发”,总算是开始有人对抽象、“纯粹透着一股仙气儿的艺术潮流认同进行反思着实让人感到欣慰另一场思想交锋论坛请来了鲍栋李一凡石青沈瑞筠谈艺术介入社会”。话题很老但老酒装进了一支美国大选式辩论流程的新瓶之中再加上陈奕名这位本身带有正经社会学研究背景的谈话者加入顿显格调满满只是在最终面对艺术在调动社会资源的时候如果无效岂不就是浪费社会资源?”这种外行提问时知识结构与关注焦点的裂缝所引发的尴尬稍微地盘旋了那么一会儿

最紧张的一刻当然是颁奖前尽管左小祖咒在晚宴表演期间发布了类似青年人在搞艺术的同时容易被艺术搞的言论从客观上调节了气氛但人们嘴上谈的心里想的还是大奖花落谁家跟笔者同坐媒体席的几位不然满场飞来飞去寻找报道资源白白地浪费了眼前的精致食物要不就索性就在名牌前坐稳在信息最为密集的餐桌就地取材向同行打听小道消息终选评委皮力凯伦·史密斯田霏宇徐累张培力对王思顺和苗颖的争论啦本届奖项重点不在于推陈出新而在于价值观复杂性真真假假不一而足今年的三亚没有出现传说中喝高了之后抱头痛哭或满地打滚的盛景但相比从前华宇青年艺术奖似乎愈发能调动艺术系统的喜怒哀乐听说江湖中已有人为此开盘下注)。于是回过头看皮老师在一开头展露的风趣幽默水平之高很值得青年一代慢慢品味

评委张培力凯伦史密斯徐累与策展人孙冬冬在青年的尺度展览现场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馆长田霏宇.

— 文/ 杨紫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我们向往的亚洲

广岛市现代美术馆“不协调的和谐”展览开幕
2015.12.23

:“不协调的和谐展览圆桌讨论现场策展人卢迎华神谷幸江和歌德学院韩国地区负责人Stefan Dreyer.

当国内艺术圈齐聚三亚海滩时一场以亚洲为主题的展览在日本广岛市现代美术馆悄悄开幕位于比治山公园里的广岛市现代美术馆在已过初冬的十二月显得安静和冷清开幕前一天赶去探班的我上山一路上除了两三个跑步的人见到最多的就是公园里等吃午饭的野猫

其实这场由歌德学院牵头发起黄建宏神谷幸江Kim Sunjung卢迎华四位分别来自台湾日本韩国和中国大陆的策展人联合策划的巡回展览今年2月在首尔Art Sonje Center已经进行过第一次展出第二站广岛之后明年还将巡回至台北关渡美术馆展览标题不协调的和谐指向的是亚洲想象”,正如策展前言所言这场展览旨在通过艺术与知识层面的努力重新审视和理解亚洲现状”。

同在12月开幕的广州三年展也摇身变成亚洲双年展让人忍不住要借孙歌老师的说法问一句我们为什么谈亚洲如何谈亚洲”。策展团队四位策展人当然提供了各自的理论叙述并在一年的准备期内围绕该主题采访了若干不同领域的专家和学者部分采访视频与参考文献资料在展场可以看到且不论这些文本或论述之间的联系与差异如何回应展览主题作品本身是否如策展人所言,“通过揭示并认识亚洲东亚地区在文化意识形态和历史条件及其政治来源上的不同凸显亚洲想象形成的开放过程”—估计就见仁见智了

策展人黄建宏Kim Sunjung和广岛现代美术馆策展人角奈绪子艺术家郝敬班和陈界仁.

的确从四位策展人选择的艺术家和作品中不仅可以看出各人的偏好和侧重点也能感觉到整个团队很用心地避开了统一论调很多作品并未直接处理亚洲这一宏大主题即使明显靠近政治社会议题的作品在指向和操作方法上也千差万别因此整体印象是大部分艺术家仍然延续一直以来的创作线索而这些线索聚集到展场仍然基本处于平行状态鲜有交集借用艺术家吴曾在回答前期调查问卷时的说法作品有点儿像只是简单地共同占领一个空间”。(16位参展艺术家回答了这份由四个问题组成的问卷问题包括你对和谐不协调的和谐如何理解你对亚洲的想象是什么你对亚洲有什么看法和认识作为对上述问题的回应你将提供什么样的作品?)

这究竟是策展人努力追求和而不同不协调中的自由与多样性的结果还是团队作战时难以克服的平行宇宙现象的显现我们不得而知这也是为什么在看到田中功起让五名钢琴家联弹一架钢琴五名陶艺家合做一件陶器或者让京都高中生共同讨论战争记忆和宪法九条问题的录像记录以及Koo Jeong A 108块环形磁铁制作雕塑装置我最先联想到的不是现代社会里的参与式民主或东亚地区各国之间不可见的相互作用力而是四位策展人之间以及策展团队与各个主办机构承办机构之间的协商和博弈

艺术家李杰和吴曾艺术家刘鼎黄志恒和梁志和.

说到博弈就不得不说到此次展览上一场小小的审查风波刘鼎的卡尔·马克思在2013》(2014)在广岛展场变成了三块蓝屏因为艺术家的作品在中国海关被扣留经询问原因是相关部门认为这件作品不适合此次展览的主题不协调的和谐)”。“我过来之前都没人通知我作品被扣了,”刘鼎一脸平静:“我在上海展了三个月也没事啊。”的确这件记录中国官员去伦敦马克思墓前参拜的作品不仅在国内画廊展过在今年2月首尔Art Sonje Center的展览上也顺利展出了。19号开幕之后下午的圆桌讨论期间刘鼎在讲完审查方面每个人经验的偏差问题之后不忘云淡风轻地补上一句:“今天在日本同样因为中国的力量让审查继续发生我觉得非常奇怪。”

而旁边在去年上海双年展时同样遇到过审查问题的陈界仁则如斗战胜佛一般静静听完三个多小时各方发言最后只回应了三句心得:“我们在哪里打坐哪里就是寺庙我们在哪里祷告哪里就是教堂我们在哪里生产关于艺术的事件哪里就是艺术空间。”当然这一警句般的心得并不是针对审查而是针对当天下午的议题艺术家的另类实践包括艺术家创办的另类空间)。已经被三个小时中英四国语言交替传译搞得疲惫不堪的发言人和听众对于如此精简的总结陈词自然都感激涕零圆桌讨论也在一片协调的和谐气氛中宣告结束

艺术家千葉正也和邓兆旻艺术家杨俊和画廊家佐谷周吾.

开幕晚饭时我问黄建宏为什么一个以亚洲为关键词的展览要讨论另类实践空间)”。黄老师耐心解释道歌德学院最早提议谈社会介入估计对准的是香港和台湾的大规模民主化运动以及日本国内今夏的反安倍游行),但是跟首尔展览的性质不同这次的合作伙伴是美术馆经过多方协商最后定了另类实践”。多方协商的具体过程外人无从得知但一天下来叫人愈发感觉亚洲为考察对象的展览与其说是对艺术家的挑战更多考验的还是策展人或研究者的想象力和博弈能力毕竟在艺术领域之外这个被我们称为亚洲的场域已经堆积了太多失去协调通道的不和谐”。

关于亚洲的理想日本思想家竹内好在1960年的演讲作为方法的亚洲中有过一段精彩的描述他认为为了让源于西欧的优秀价值如平等自由作为真正意义上的普遍价值得以实现需要东洋亚洲反过来重新包裹西洋进行一次文化和价值上的反卷在这个过程中让西洋本身也发生变革一向被认为西方从属的亚洲在竹内好的眼里具备将西方价值真正提升到普遍性层面的关键力量这一说法让人禁不住想到瓦尔特·本雅明围绕纯语言对原作与译作之间关系所做的著名论述一向被认为从属于原作的译作被赋予了在自身诞生的阵痛中照看原作语言成熟过程的特殊使命文中关于瓶子的比喻相信让所有读过的人都印象深刻:“如果我们要把一只瓶子的碎片重新黏合成一只瓶子这些碎片的形状虽不用一样但却必须能彼此吻合。”对于本雅明而言这只瓶子是真正的语言”(纯语言);放到此次展览来讲这只瓶子不就是不协调的和谐所向往的亚洲而一边面对艺术家创作一边游走于不同文化团体政治力量之间的策展人或研究员此刻最需要的也许是更加积极更富想象力地思考自己作为译者的任务

艺术家Kim SoraKoo Jeong A歌德学院的Ku Yena,艺术家杨俊和吴曾.

— 文/ 杜可柯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延时

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青年策展人计划”展
2015.12.16

:PSA副馆长李旭策展人姚梦溪,《Art Review Asia》编辑林昱策展人张涵露和艺术家施昀佑. 全文摄影郭郭.

对于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PSA)青年策展人计划最强烈的感受并不是发生在展览现场而是发生在其后——展览开幕的第二天上海OCAT“Y世代之歌开幕视觉上的反差让人有进入平行宇宙之感这来自两边运动方式的差异一边是屏幕的高速频闪另一边给人印象最深的是人的行动轨迹同是网络”,含义不同而对于展览一边被前辈策展人称为之歌”,另一边则被同辈策展人叫作噩梦”,态度有异而回到北京刚好赶上长征的窥视秀开幕虽然场碰到汪建伟老师对于展览没打年轻牌的赞许但参演名单本身却明白无误地写着年轻二字尤其是在长征这样一个向来以中坚一代为核心的商业画廊内甚少看到空间被打得如此零散名单又如此缺少重点”。站在画廊空间内你不得不在面对艺术生产和展示之余分出脑子去考虑流通的问题以及它以何种方式参与和影响了创作——我既无法无视林科在几天之内的反复露面他也是“Y世代之歌的参展艺术家和他在窥视秀上几件令我费解的平面作品或许是疑心病作祟特别留心到了展签上收藏级别打印几个字),也不得不回想起PSA展览之一展览的噩梦的参展艺术家子杰目前流转性尚不太强的流转仓库计划”(回收剩余物和日常用品用于有需要的艺术家的再创作)——如果不能真正形成循环这种模拟流通的落脚点在何处对我自己来说延时和对比带来的错位和重影比之展览现场直接生成的图像更加清晰

中国美术学院副院长高士明策展人张未艺术家曾晓嵛和黄淞浩.

回到PSA的青年策展人计划三个获奖方案展览的噩梦):双向剧场”(姚梦溪张涵露时间病控制时间的人都被时间控制”(张未袁文姗以及亚自由 第一回贤者时间”(林书传陈陈陈占据了美术馆五楼的三个空间后两个展览是黑盒子彼此连通平铺直叙质地均匀展览的噩梦的灯光通亮和设计成剧场空间的高低起伏对比强烈不过差异之外还是可以看到三个展览之间的某些重合:“时间这个词既明确作为时间病的主题也出现在了亚自由 第一回贤者时间的标题中可见当代艺术对于时间概念的着迷而无论是展览的噩梦)”中的“()”还是亚自由 第一回中的第一回都反应出一种基本认识——艺术项目的持续性这点也同时间相关——如果说新世纪艺术创作确实在经历一个表演性或者社会性转向这种持续性即是其表现之一

虽然有高士明和邱志杰两位老师在现场的巡视”,但我并不敢轻易判定时间病亚自由是否真的如外人所言带有浓重的国美气息因为对国美的教学缺乏切实了解艺术家亦不熟悉个个面孔生疏——或许这本身也佐证了学院内外间隔的问题但两个展览方案和参展作品本身讨论的议题和使用的语言却并不感觉陌生——当代性时间疾病的隐喻睡眠控制记忆意外数据似乎逐一印证了PSA学术委员和青策评审之一高士明大家好像分享同一套参考书同一套知识系统的说法但参考书是否等同于知识系统知识系统又从何而来据说时间病源自朗西埃的劳动者之夜》,这让人回忆起2013年理论家本人到访时国美组织的颇有致敬意味的展览夜读和其后不太顺畅的提问和交流不过两年时间想想竟感觉如古代史一般遥远了高士明在开幕的致辞里提醒年轻人不要构造话语奇观”,不过在作为观众的经验里奇观其实并不像高老师想象中那么容易搭建就如同不是所有话语都可以构成公共话语——当你在面对反复出现的微信截屏这一视觉元素或是搬进现场的跑步机对于跑步作为当代新宗教的微弱指涉时深感当代艺术的置景能力远逊于当代生活本身甚至难以做到写实主义式的再现开幕当天真的让人感受到时间形状和摩擦力的是厉槟源的现场表演压力检测》,艺术家试图把一个巨大的轮胎打爆众人等待了一个多钟头步步靠近又步步后退这像是观众的耐心和艺术家的体力之间的比赛输和赢都难免有遗憾结局必然是泄气”。

策展人林书传和陈陈陈艺术家唐潮刘亚和佩恩恩.

相较之下,“展览的噩梦)”两位策展人的合作对我来说更有意思其中亦不乏矛盾虽无统一的主题艺术家关注的点也各有不同——从乡建到监控从劳动到影像写作——但展览却呈现出一种整体性或者更确切说一种倾向——“希望看见的不只是一件件称为作品的物体而是艺术家们如何用方法去连接实践与展示”(“展览的噩梦策展前言);对社会现实的参与构成了另一条线索——“参与这个词现在使用起来感觉极其危险以高士明的两点意见为例一是前期录像采访中所说似乎跟台湾的年轻策展人相比大陆的策展人更少去思考社会批判的问题”,二是现场发言里的不要迷信体制批判不要迷信社会运动”。我倒是相信高老师不至于如此前后颠倒自相矛盾语境不同,“参与这个词的意义随着变化对这种工作方式的判断亦是差异难以尽述此前已有诸多案例和争论此后或许更多更复杂具象化的剧场空间设计有好有坏空间的折叠确实让观看体验变得更多变化需要调动多种身体动作完成人流也因此时刻处在不同的平面上几个监控摄像头在作品之间和观看之间起到了连接作用并且在开幕当天通过佩恩恩的直播接通了外部时空和网络世界可惜现场只有寥寥几个观众输了直播平台上弹幕的热闹,“舞台调度的顺畅与否似乎也是视觉艺术领域里的现场表演时常遭遇的问题);但对于剧场概念的使用虽然设置为双向”,却仍然是在艺术与社会演员和观众的关系框架中展开这又可以把我们带回朗西埃对布莱希特和阿尔托的论述以及他提出的在我看来过分理想化的解放之路对我来说如果考虑进两种媒介各自的历史剧场在视觉艺术中的粘接点并未和常识性的理解发生太多位移

艺术家杨铭黄彦和赵婧妍艺术家子杰后排左二和参与他项目的朋友们.

作为一个策展项目让我感兴趣的还有两位策展人之间的拼接痕迹:“展览的噩梦)”自然是承接了”——姚梦溪和几位艺术家于20148月在上海激烈空间组织的项目此次展墙上的图表和文字以及散落在空间四处的关于全球各地社会参与性项目的文本通过讨论保持展览现场活跃的方式都让人回到另一个现场的视觉记忆其中几位艺术家曾参与了此前广州时代美术馆的腹地计划”,一些实践方式也延续到了这次展览中而张涵露带来了另外一种教育背景和实践经验她和其中两位参展艺术家李启万施昀佑都曾就读于芝加哥艺术学院对比李启万和毛晨雨的作品对我来说是很有趣的体验同样是涉及影像的写作但方式却极为不同而作为观众李启万录像里的快速剪切和英文旁白对我来说很容易进入相反同样是使用中文毛晨雨缓慢的影像纪录和高度个人化的语言体系理解起来却困难重重和考验耐心而这一点也对应了在讨论表演时时常碰到的一个方面——观众的个人历史和经验在整个观看中起到的动态作用施昀佑的几件作品是在哥伦比亚驻留期间完成我一直很好奇艺术家如何在驻留项目中以外来者的身份在当地找到创作的合理性但他给了一个对我来说很有说服力的解释——哥伦比亚的殖民历史让作为台湾人的他可以与之迅速建立联系而这个关于殖民史和身份的切口又引向了在外滩美术馆的“HUGO BOSS亚洲艺术大奖上看到的几位东南亚艺术家的创作同样是年轻一代他们处理自身区域性历史的方式和我们面对那些典型处理方式时感到的一种为难——既有了解的愿望又难以克服窥视的嫌疑即便不迷信体制批判对于这类针对亚洲的奖项的设置还是让人不得不去思考机构在艺术生产中的角色问题

当天为整个青策开幕做结的是压力检测》,确有不肯服输的观众在现场等待轮胎爆炸的一刻我没有亲眼见证错过了十分钟不过转头看到媒体报道提及这一刻,“似乎也向我们暗示着年轻一代艺术力量爆发期的正在到来”,这让我想起此前读到的另一篇文章摆脱艾未未的阴影走入国际视野的中国年轻艺术家的新面貌里的乐观主义断言作为青年对于青年我发现自己实难信任爆发这种剧烈的运动新面貌更是存疑尤其在这个年末经历了各种打了年轻牌或者没打年轻牌的展览和奖项之后更感觉变化是缓慢和艰难的那个青年的形象定格在我离开展厅的一刻既是在拼命打气的艺术家也是在耐心等待的观众

策展人袁文姗和艺术家郭国柱瑞象馆馆长施瀚涛建筑师王青艺术家石至莹和刘真辰.

— 文/ 郭娟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