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与上映

第六届“艺术登陆新加坡”
2016.02.06

策展人Ute Meta Bauer与艺术家Joan Jonas;马凌画廊的Lorraine Malingue与亚洲艺术文献库的徐文玠.

全文摄影:Cristina Sanchez-Kozyreva

上周席卷了整个新加坡的艺术浪潮如一股热带风暴般来去匆匆令人捉摸不定包括第六届艺术登陆新加坡”(Art Stage Singapore)在内的各种展览和活动不禁让人联想到雨后的蘑菇——总是出人意料地突然出现带来一阵令人晕眩的惊喜

去年七月,16岁的新加坡少年余澎杉(Amos Yee)因在Youtube上发布了一系列批评当时刚刚去世的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的视频而被当局判监四周该举引来了国际人权组织对新加坡的指责就在上周二的约瑟·马里士他艺术自由奖(Joseph Balestier Award for the Freedom of Art)颁奖礼上我的脑海中还一直徘徊着余澎杉事件。“欢迎来到美国驻新加坡使馆官员住宅区——鹰阁(Eagle Crest)”,柯克·沃格(Kirk Wagar)大使语气平缓地说道一旁的宾客静候着冗长的致辞第一个插话的是为即将在南洋理工大学当代艺术中心(NTU Centre for Contemporary Art)举办的个展而来的琼·乔纳斯(Joan Jonas):“最好是独立自主虽然那很难实现。”而泳池边已在闷热的夜晚中等得不耐烦的时髦宾客则咕哝着:“我该走了还约了晚餐呢。”最终奖金高达一万五千美金去年是今年的三倍的大奖被授予了活跃的本土艺术家李文李文扣人心弦的获奖感言加上其个人宽厚的性格令在场嘉宾肃然起敬

艺术登陆新加坡的Tom Tandio,Pablo Espinel R.以及Aurora Spinel;艺术家张奕满与新加坡泰勒版画院的余惠美.

随后我随余惠美(Emi Eu)和丽塔(Rita Targui)——两位来自新加坡泰勒版画研究院(Singapore Tyler Print Institute)的优雅女士赶往在新加坡植物园Corner House餐厅里举办的派对上海外滩美术馆馆长拉瑞斯·弗洛乔(Larys Frogier)以和蔼的微笑向我打招呼第二天我在新加坡国家美术馆再次遇见他正尝试深入了解当地艺术作品的他向我投来了相同的微笑这天的晚宴为庆祝新加坡艺术家张奕满上海个展闲言碎语”(Ifs, Ands, or Buts)的开幕而办夜晚尚未结束侯瀚如就对我和见多识广的俄罗斯艺术经销商伊琳娜(Irina Stark)讲起了他穿梭于巴黎罗马和旧金山的“Jet-Set”生活方式然后便在夜色中跳上了他的中国同伴的轿车赶往一位艺术家的工作室。(小汉斯该让让位子啦。)

第二天当我遇见前来领取保诚当代艺术奖亚洲最佳当代艺术机构奖(Prudential Eye Award for Best Asian Contemporary Art Institution)的香港Spring工作室总监李绮敏时她已在准备启程前往机场返回香港一进入艺术登陆新加坡的预览现场我便留意到展会总监洛伦佐鲁道尔夫(Lorenzo Rudolf)先生所设定的混合气氛庆祝情绪加上对减速的艺术市场的谨慎态度今年的画廊名单有一些改变展会更加强调主题城市化),并伴随有一系列令人期待的讲座——嘉宾包括雷姆·库哈斯(Rem Koolhaas)、社会学家萨斯基娅·萨森(Saskia Sassen)在东南亚论坛(Southeast Asia Forum)越南艺术平台空间(Sàn Art)策展人佐伊·巴特(Zoe Butt):“东南亚拥有比其他任何地方更多的非营利性艺术机构。”是这样吗

在参加了越南艺术家张芬妮有关城市化和环境问题的书籍加拉帕戈斯群岛项目》(The Galapagos Project)的发布后我和罗琳·马兰格(Lorraine Malingue)便赶往新加坡ICA的现场活动。“这太有趣了”,来自Silverlens画廊的瑞秋·里洛(Rachel Rillo)嚷嚷道她正和伊莎·洛伦佐(Isa Lorenzo)坐在一起观看滑板运动员在扎卡(Zarka)雕塑上的表演该表演作是展览月亮之下”(Beneath the Moon)的一部分由巴黎东京宫的侯利(Khairuddin Hori)策划回酒店睡觉前我在赞美广场举办的展会庆祝酒会上短暂停留了一会儿这幢以前曾是女子修道院/学校的建筑现在是混杂了海鲜表演酒吧串子的餐馆区

:Spring Workshop的策展人李绮敏与《Art Review Asia》的林昱策展人Enin Supriyanto,画廊家Michael Janssen以及艺术家何子彦.

周四晚,Lewin Terrace餐厅派对活跃的氛围归功于艺术顾问谢丽尔(Cheryl Ho)带来的日本和新加坡藏品和人气收藏家宫津大辅心情不错他向我们提起自己即将与香港艺术中心合作的项目新加坡国家美术馆的招待宴气氛轻松策展人艾宁·舒普利亚托(Enin Supriyanto)、阿贡·胡贾尼卡(Agung Hujatnika)与艺术家莫萨(Moe Satt)、丁丁·乌利亚(Tintin Wulia)、收藏家梅拉尼·斯提万(Melani Setiawan)、来自万隆Ruang Gerilya空间的维比·崔厄迪(Wibi Triardi)一边闲谈一边品尝着新加坡当地的点心

星期五在吉尔曼军营艺术区(Gillman Barracks)的活动相比于去年沉闷——南洋理工大学周边的多间画廊都已不在三潴画廊推出了印度尼西亚艺术家纳斯伦(Nasirun)和日本艺术家棚田康司(Tanada Koji)的作品圣德拉姆泰戈尔画廊带来了史蒂夫·麦凯瑞国家地理杂志式美学的照片艺术门画廊则展出了印卡·修尼巴尔(Yinka Shonibare)创作于2005年的作品奥吉莉雅和奥洁塔》(Odile and Odette)。热情洋溢的艺术经销商坎·亚乌兹(Can Yavuz)捧出了一份全面的澳大利亚艺术家名单香格纳画廊展出了中国波普艺术家薛松的作品。YEO工作室最具实验性推出了Quynh Dong的录像和一件陶瓷装置作品同时展出了澳大利亚艺术家梅林·塔维森(Merryn Trevethan)在六个月驻地项目中改造的一处室外小屋不过在非营利艺术机构Scout策划的船运集装箱里的游击展上小坐片刻才最令我印象深刻他们把阿齐拉·哈桑(Aqilah Hassan)的裸体画和苗寒青戏效潜规则的互动性录像作品收入在内效果着实不错在后一件作品中导演这样发问:“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看色情片的?”如果艺术不能打破禁忌还有什么能呢

策展人Suman GopinathLouis Ho;艺术登陆新加坡总监Lorenzo Rudolf,美国驻新加坡大使Kirk Wagar以及拍卖家Simon de Pury.

— 文/ Cristina Sanchez-Kozyreva, 译/ 钟若含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