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的父之屋

杨·罗威斯回顾展开幕马拉松表演
2016.05.28

明园集团总裁明当代美术馆创始人凌菲菲和无声无名联合策展人付了了艺术家刘小东与Jan Lauwers,独立剧场策划人张渊.

全文摄影钟若含

亲爱的朋友们
中国和尼德剧团之间似乎注定将有千丝万缕的联系。2013,《伊莎贝拉的房间对这超级大国的探险使我们和许多人结下了不解之缘现在我正在为上海明当代美术馆所委托的个展做准备邱志杰馆长将这间专注于当代艺术和表演的新美术馆全权给了尼德剧团我们的展览名字叫作“I like the Chinese people and the Chinese people like me”——这里的两句谎言是我允许自己做出的唯一的政治行动毕竟我来自一个被民主笼罩的国家——比利时的每一座大城市中都有为纪念某位独裁者(mass-murderer)而设立的雕像因此我想我没有理由傲慢

——·罗威斯在今年二月写下的新闻稿片段

上海周五的绵绵细雨把不少前来无声无名·罗威斯(Jan Lauwers)终身回顾展观看开幕表演父之屋的媒体和观众堵在了路上阴天和雨水褪去了展览开幕现场通常刻意而为之的热情零散到场的人群安静缓慢甚至带着几分涣散恰为观看营造出松弛自然的情境

步入展厅填充得有些满满当当的空间一下子打破了人们进入美术馆时通常会有的视觉惯性绘有鲁本斯名作狮穴中的丹尼尔的巨型地毯平铺于地面静待被观众踩在脚下的命运浅色木料搭建出两人多高交错相连的房间构架散落其中的种种粗粝质感的道具使这间父之屋成为某种动态的未完成现场”。除一楼中央空间的房间装置外其他展览空间则展示着杨·罗威斯和尼德剧团其他成员的作品——剧团鼓励成员发展个人创作并衍生出多个相关艺术团体Lemm&Barkey、MaisonDahlBonnema 、OHNO COOPERATION。

距离演出开始还有一段时间一名穿浅粉裤子赤裸上身一看便知是音乐人的长发男子在装置二层轻轻敲击着房梁木料检查上面的接触麦透过中空木质构架隐约可以看到有人在后的空地毯上做着热身我赶忙凑过去想看看有啥奇招”:只见四名表演者围成一圈进行着“si-si-”的发音练习然后在其中一名表演者的带领下开始了最基础的瑜伽动作循环一名女舞者完全放松地躺在地毯一旁身边的男表演者轻轻地为她按摩——从揉捏四肢到托起她的背部上下摇动——难道仅此而已

:Slatedance舞团创始人之一舞者Anne Liese;艺术家喻红.

美术馆里的观众越来越多大家似乎对杨·罗威斯和尼德剧团早有耳闻毕竟是威尼斯双年展金狮终身成就奖得主剧场导演满宇轩向我讲解起杨·罗威斯和Jan Fabre、Romeo Castellucci在图像制造方式上的差别一旁专程从北京赶来的慧慧蓬蒿剧场运营总监则表达了她的担忧:“中国戏剧圈时不时就能请来个大牌总会有请完的时候之后怎么办呢?”

伴随着演出临近演员们随性地进入一楼展览空间一名身着红色紧身连体裤的年轻女孩坐在观众席虽然有所谓的观众席但观众可自由走动正前方高高的玻璃展示柜上看似随意地打量着四周实则早已进入表演状态挑动着观众观看的欲望同样参与表演的杨·罗威斯不出所料地一身白色西装后来遇到演出的服装设计师Lot Lemm,她告诉我杨·罗威斯最爱白色:“White is his color!”),坐到了粉裤子音乐人隔壁的房间杨轻轻弹起民谣吉他像是要为观众娓娓道来他的故事

不过演出并未预设任何故事而是埋下了任何故事的可能起初十一名表演者像是在各自的小作坊里完成各自的任务”:一名女舞者坐在画框和画作废料堆里用手捏着气泡膜上的气泡突起发出声响一名男表演者拆解一把细铁棍上的胶带而后却与胶带纠缠难以脱身头戴花冠的Grace(·罗威斯的妻子生于印度尼西亚尼德剧团联合创始人在二层最高处表演着异域感实足的舞蹈两名男舞者搬弄一组集装箱身体与物之间的关系在不断的拆解和再生成中产生出某种令人紧张但却不得不去注视的情绪

罗斯李哥德堡(RoseLee Goldberg)在论述八十年代比利时剧场新浪潮曾强调六七十年代欧洲和美国行为艺术家对这些逐渐形成的艺术家剧场”(artist’s theatre)的影响事实上·罗威斯在1979年决定做剧场时就对剧场和行为艺术提出了双重质疑作为一名有视觉艺术背景的艺术家他无法接受戏剧(drama)演员不断模仿从而再现故事的程式——在他看来当时的戏剧导演顶多算是一半艺术家另一半是剧作家),戏剧借用了所有艺术形式却不对媒介本身做出任何反思但他同样不能忍受大部分行为艺术家为找寻自我所做出的极度个人化甚至是自恋的表演——纵使这些表演一次次地挑战疼痛承受力侵犯力量日常的极限抑或做出了最直接的政治反抗行为艺术家个人化的身体符号和记忆在杨·罗威斯看来却在根本上缺乏与大众的联结

剧场导演满宇轩与蓬蒿剧场运营总监制作人赖慧慧独立艺术家自由撰稿人和艺术策划人张献.

1976·罗威斯在大学期间看了博伊斯的一场表演后深受感染——他起初觉得博伊斯是个骗子像戏剧演员一样做着虚假的表演后来才明白博伊斯是在做剧场”。在随后的几十年中·罗威斯一直在探索如何对剧场和艺术进行反思的同时与公众建立联系父之屋博伊斯的毛毡和野兔以及其他时常在艺术史中出现的意象被重新搬出——或被以不带个人风格的方式画在运输道具的集装箱上或直接被用作道具材料这些形象与普通观众之间不再隔有艺术史这道墙而是在表演者的即兴和观众的自由观看中再度恢复了某种共同联结

演出的大部分内容——除表演者带领观众拍手的环节——都是即兴完成表演者有如一只只牵线木偶——被空间物件声音和在场的人等等因素所牵引同时又不失警觉地对这些作用力做出反应表演者自身的性格情绪和经历被带入表演中进而构成了另一种社会参与性有时表演会因即兴产生的一些不可控因素陷入能量滞怠的状态但这些经验丰富的表演者绝不会刻意回避而是置身其中仔细聆听场内各种变化在共同的感知和推动下重新找到正确的能量流动

渐渐地分散在各个表演位置的声音点在我脑海中形成某种关联继而又在互相推动或对抗中产生一系列连锁反应在声音的流动性建立起来以各种感官随之被激活一对男女舞者的表演吸引了我的注意起先两人通过挪动两只立方盒和木棍以及他们绷直的手臂对空间进行切分”;一段时间后盒子和木棍在画面中渐渐褪色”,女舞者这时已躺在地上右手与男舞者的左手做出快速交织的动作——像在互相挑逗游戏或相互追逐男舞者的另一只手则狠狠地压在了她的裆部女舞者放肆的大笑引来全场注意而持续的大笑声在男舞者愈发强烈的暴力压制下扭曲为夹杂着笑声哭鸣和大叫的声响突然一声的巨响和延音将场内所有表演者至于悬置状态——所有人停下动作并闭眼而我则瞬间被拉回到现实还沉浸在刚才激烈表演中的我再次看到被杨·罗威斯画在集装箱上玉兰花和狐狸它们竟悄然被赋予了一种女性特质而我目之所及的一切似乎都和我刚刚经历的表演片段产生了强烈而不假思索的联系——nice trip!

艺术家、《父之名服装设计师Lot Lemm;艺术家小珂&子涵.

面对开幕当晚4个小时连续3天里共计20小时的表演观众拥有充分自由选择观看的时长和角度——手举DV的张献老师就选择跟足整场并持续拍摄事后听说现居上海的张老师在美术馆旁边的汉庭开了房只为分秒不落看足20小时的表演)。“我看到所有这些艺术家能够这么自由的创作真高兴每个表演者在其中都是平等的”,张献说道,“这不再是把观众锁进黑盒子两小时的被动消费而是成为观众自己的生活经验无关的人可以把自己放进去成为的生活的一部分是积极的度过而不是消极的挨过!”

正说着我看到Grace再次进入表演场域这次她摘下了头顶用新鲜蝴蝶兰制作的花冠站进了玻璃展示柜前后玻璃相隔约20厘米)——开场时还高高在上跳着魅惑舞蹈的公主竟一下子变成了展示柜中以展示身上异域服装来满足参观者窥视欲的模特,Grace脸上哀怜的神情引来了几位女观众的互动——她们接连站上展示柜在玻璃外侧与Grace对视,Grace面对她们给予的抚慰露出了轻轻的微笑不过当毫无表演经验的观众突然从展示柜上下来并中断两者间还未平息的情绪时,Grace还是略显尴尬不过也很快过渡到了新的情绪我想这或许解释了为何整场表演虽在观看方式上对观众开放但在整体上却存在一种阻隔观众进一步互动和参与的封闭性

表演挺好的看一会儿就找到他们的Queue一段推至高潮之后要有一段静默让人喘口气看久了会感觉有点累像翻书一样”,翻书翻累了的子涵声音视觉艺术家。“不知道为什么我看的时候有种死亡的感觉——一种向下的瓦解的消逝的东西或许是因为这个作品和杨的父亲有关的缘故吧”,一旁的小珂边说边戴上黑色毡帽而当身边朋友问到小珂有关组合嬲的近况时她却无奈地说:“虽然我们和尼德剧团一样都在提艺术家创作联合体的概念但提了这么多年这个联合体就只剩下我子涵和张献了到欧洲表演人家都说你这个概念好但怎么不见人啊找不到好演员我们也特别无奈…”

在表演接近尾声的最后高潮部分表演者在音乐和鼓点的带动下开始有节奏地鼓掌并继续各种肢体动作受到感染的观众逐渐加入鼓掌张献老师甚至一边拍摄一边跟着节奏呐喊不少人都在浸染下开始摇头晃脑现场气氛如邱志杰所言一座古埃及神庙再次复现其中不再是被供奉的神而是人类自身。” 不过在如潮的掌声中我却莫名地陷入了一种恐惧当杨·罗威斯说他用了三十年时间来质疑和理解剧场并一直在寻找和公众建立联系的可能时我们却在某种程度上希冀通过这样一场表演建立我们的观众与剧场的联系从而接受我们的剧场不论掌声有多响气氛有多高昂,‘“的一声巨响终将来临而它将彻彻底底地把我再次狠狠摔向现实

艺术家s.h.a.w;艺术家小龙花和21世纪民生美术馆公教项目负责人丸子.

— 文/ 钟若含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青年状态

黄边站“同时工作台”诗剧《毛泽东》项目现场
2016.05.17

诗人王炜与作家金特李筱天与冯俊华于表演中.

全文摄影林瑞湘

黄边站2016年初改制从微信公众号的推广到创办刊物同时Companion》,皆展现了其负责人梁健华与团队调整工作方向的决心从第一期同时的微信推送至今,“黄边一直在推动与女权观念相关的知识建构与传播观众在模模糊糊的接收与阅览的过程中产生了这样的问题:“为什么要做这样的努力?”——虽然黄边第一阶段的约稿主题是为什么……?”,从张涵露的为什么我是一个女权主义者到童末的为什么呈现性别的日常状态可以作为文化批判》,分别从当代艺术社会行动文学人类学等不同角度进行了讨论似乎不断在回答观众的疑问然而这萦绕心头的疑问最后却落在了这样的努力要走向何方的问题上。“黄边的实践令人钦佩尽管这几年中国女权运动声势浩大然而在绝多数人心中它仍是一件仅聚焦在性别政治上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同时以及同时工作台青年状态为出发点却有别于我们一般意义上的理解其代表家庭生活社会分担职场认同及当代青年活动的中断状态。“与男权或说父权制的遭遇对抗青年状态的一个重要面向不管在家庭或亲密关系里还是在社会政治包括我们身处的当代文化和当代艺术领域男权和父权并不只伤害女性实际上也伤害着男性这一结构对青年们的工作构成阻挠和障碍,”研究及出版统筹冯俊华说:“黄边站是针对青年状态展开工作的以前我们觉得不断推进具体工作就好但慢慢觉得青年已经是一个混杂承载太多的概念需要重新梳理它的观念史以及在当代的重新理解。”青年的观念史的梳理愿望促成了此次与诗人王炜的合作在第一期的性别议题后,“何为青年构成了同时的第二期议题第二三次的同时工作台都围绕王炜及其作品展开

李筱天与梁健华于表演中黄边负责人梁健华与艺术家徐坦.

五月十二日黄边站当代艺术研究中心上演了王炜的诗剧毛泽东》。导演是黄边站协调人、《同时主编李筱天和女权行动者黄叶韵子后者也是第一次同时工作台的作者和嘉宾她们结合剧本和黄边站实验空间的具体情况将剧场舞台立体化利用空间的复式结构在各个方向环绕着观众进行表演演员由梁健华李筱天陈嘉璐冯俊华金特刘犀子刘嘉雯刘文萱黄丹怡陈俞颖黄叶韵子等担任部分是黄边站成员部分来自其他领域比如通过协办方山泉剧社招募的志愿者而立人大学的创办人之一薛野在其中客串了周恩来。《毛泽东主要是读剧甚少肢体语言搭配现场灯光和视频投影来演绎王炜的剧本然而更为巧妙的是门口遮光帘时而翻卷投射进来对面店铺鲜红色LED光波即贴题又不断提示观众黄边的所在位置及其青年状态”。这个剧本的角色设置基本都是男性然而导演却将大部的角色换成女演员在结束之后的对谈中她们表示原本打算更改剧中强烈的男性视角——全部换成女演员后来发现女性在朗读毛泽东中某些男性语调很艰难遂仅更换其中可更换的部分留下毛泽东卡扎菲等无法用语调表演来缓和的男性角色非职业演员正符合导演对剧本的日常化要求演读的语调也进行了设制与李筱天黄叶韵子的对谈中青年人充满理想的面孔不真实地涌现出来各种可能性的实现唾手可得……

此次的诗剧闭合性比较大对于普通观众是个挑战然而黄边是一个青年自我建构的场域它真正的作用在于联结不同领域的才能或机构共同创作以不断推进实践中的问题意识与经验思考这个也许与作者王炜对于文本研习走出象牙塔介入到实践工作现场中的关注不谋而合王炜用极快的语速表示他关注的是剧本在不同场域所起的作用——对青年思想观念的推动或者按笔者更个人化的理解:“提出问题”。而剧本中关于毛泽东孙悟空记者等似幽灵又非幽灵的角色及那些似是而非的关于政治事件和社会状况的指涉开场十五分钟后如果你能忍耐下来后面便可释然此时文字与现场形成了共同的效应你只需接受不断跳入脑中的形象体验与感知各种蒙太奇即可也许这个现场仅适合来两三人并将之作为一件现场-表演-装置的作品来感受表演结束后王炜回答了关于这部剧要呈现什么的问题:“我们这一代的文字工作者自觉地担负起……”,作者语速极快他想说的是发掘当代汉语的可能性而这也许正映射出王炜自身的青年状态

陈嘉璐于表演中黄边站研究及出版统筹冯俊华黄边站项目统筹朱建林.

从王炜和黄边的工作看来他们在进行一种艺术介入社会或是社会介入艺术的实践这样一种实践近年来在国内渐行渐热与貌似十分严肃认真的大项目对比,“黄边的声音虽微弱却带有颠覆性”,这恰恰是用来鉴别介入性实践艺术是否有意义的标准介入性艺术本身它就要回到人群中去作品的呈现即在过程中在参与中达到黄边所追求的推动思想和观念的效果于是黄边的行动在不断自我建构和自我完善中回答了问题这个场域这些行为最终落回到了行动者的身上

表演现场黄边站协调人、《同时主编李筱天与女权行动者黄叶韵子.

— 文/ 林瑞湘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影子不说谎

上海二十一世纪民生美术馆“真实的假像”展览开幕
2016.05.10

艺术家艾萨克·朱利安(Issac Julien)与策展人马克·纳什(Mark Nash);艺术家王功新策展人姜节泓与艺术家林天苗.

除标注外全文摄影刘倩兮.

五一节前夕在上海连续多日的阴冷天气后首次达到了近30度的高温我来到位于世博园的上海二十一世纪民生美术馆(M21)“真实的假像展览开幕比起这个略显复杂还带通假字的中文展名我大概更喜欢它的英文名影子从不说谎”(The Shadow Never Lies)——简单直接却一语双关既暗指展览将围绕影子之像展开讨论又引出面对错综复杂且扑朔迷离的表象世界影像是否会更真实更客观地揭示事物本质等一系列命题和假设

美术馆为螺旋式上升的环形结构但时而凹凸时而起伏的内部空间想必让策展人和艺术家们都颇费脑筋。“展览把一个相对不是那么好用的空间做得比较充盈但又不是那么琐碎这个很难,” 胡晓媛说她的装置作品心梯位于展厅第三层运用镜面和荧光灯管从地面向下搭建出一个明亮而深不见底的不规则几何结构,“之前的确没有尝试过用玻璃和钢这么坚硬的东西做的作品这次针对展览主题加上空间的坡形地面——一般艺术家可能会回避使用这样的地面——而做的一个对于地面结构的尝试。”她的丈夫仇晓飞也一同在场状态轻松:“这次是来帮晓媛布展的。”聊到不久前在纽约佩斯画廊的个展仇晓飞非常客气:“开幕那天来的人实在太多了有招待不周的地方还望谅解啊!”

艺术家张培力与陆扬艺术家仇晓飞与胡晓媛.

一回头便看见王功新和林天苗夫妇上次见面时他们的儿子王上刚拿到哥伦比亚大学的录取通知书谈到儿子他们难掩自豪:“他最近正在写第二本书已经采访了30多位国内私人美术馆主和馆长黄专老师生前花了三个多小时与他对谈留下了非常宝贵的录音资料。”这次展览王功新带来的是2010年的旧作关联Ya有关》,9屏的影像装置以京剧的叫板为引子关联到日常生活的种种声音,“作品和作品之间距离有点密我的这个声音好像影响到了旁边的那件。”他所说的是韩国艺术家韩庚佑的标本的投影》。韩庚佑用动物的标本投射在白色幕布上仿佛是儿时用手模仿出动物的影子幕布前是带有共同记忆的童趣瞬间而转到背后却是残酷的动物标本剥离术

旁边来自伦敦的艺术家艾萨克·朱利安(Issac Julien)正和策展人之一的马克·纳什(Mark Nash)相谈甚欢艾萨克的影片时间游戏此次是在中国的首映虽然片长达到一个多小时还是吸引了不少观众静心观看很多观众好奇地窃窃私语:“是张曼玉吗?”2010年的影片《Ten Thousand Waves》有感于20多名中国拾贝者在英格兰西北部的莫克姆湾的灾难中不幸身亡的真实事件片中让人印象深刻的是由香港影星张曼玉扮演的妈祖形象时间游戏张曼玉再次出演:“她基本上从电影行业退休了但是对艺术始终很好奇我说服了两次她才同意参与我的作品要知道她自己就是一个艺术家全职做音乐也做一些声音装置我特别有幸能在她香港的工作室见到她。”艾萨克对展览呈现很满意:“我觉得这个展览很多样化是个很有野心的展览。”策展人马克笑道:“在做展览的时候你永远不知道它最后的效果会怎样尤其是一个包含了这么多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家和作品的展览另外这个空间很大也很难处理我们试图呈现一个有条理的线性叙事。”

全体参展艺术家和工作人员上海二十一世纪民生美术馆副馆长李峰.

来自挪威的艺术家安娜·卡特琳娜·多文(Anne Katrine Dolven)的作品就我竖着位于展览的开始处:“我住在一个有很多影子同时有没有影子的国度在冬天太阳很低影子的投射会非常长在夏天太阳会落到地平线以下那时的影子是最短的这个作品其实是两个人相互依靠在一起但是你看不到他们的人形只能看到影子。”沿着展厅向上而行时碰到了张培力他的装置看不到尽头的走道位于展览的最后十四面白色蕾丝制成的国旗以三种的形式升降:“蕾丝给人感觉比较性感比较温柔又比较物质化我想用这样一种材料与国旗本来具有的意识形态——那种符号化的生硬的强硬的东西——相结合但是工厂制作和空间的效果不是很理想我希望的旗子效果是薄薄的一层颜色深浅根据编织的密度有变化升起来像帷幔是流动的人可以在里面走动。”

展览探讨影子与真实世界亦真亦假的关系这个概念吸引了不少艺术家的加入一些规模较小的作品反而显出更加贴合主题且举重若轻的气质比如来自台湾的艺术家吴季璁的装置仅仅用了一台35毫米相机对准一片平凡无奇的铁丝网做镜头的拉伸动作投出的景象根据焦距的不同产生差异日本艺术家南隆雄用百叶窗投射出瀑布的动态图像而百叶窗的机械运动对投射的干扰打破了平淡的成像过程散发出类似神话和宗教的特质策展人姜节泓在开幕式和媒体导览上多次强调:“这是一个持续了5、6年的研究性策展项目展览不仅限于探讨影像作为一种媒介更是作为一个概念本身和思考的维度。”

艺术家张鼎与胡晓媛艺术家原弓.

上海二十一世纪民生美术馆展览部总监助理、“真实的假像项目负责人汪单艺术家林东鹏图片由上海二十一世纪民生美术馆提供

— 文/ 刘倩兮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长长征

长征新空间开幕
2016.05.03

艺术家汪建伟与长征空间负责人卢杰艺术家徐震与王思顺.

全文摄影杜可柯

如果要给北京各大画廊制作卡通人物形象长征空间的形象肯定是个有点儿怪怪的大叔不是因为他的核心代理艺术家名单上鲜有女性名字也不是因为长征灵魂人物卢杰本人的气质使然而是从创始之初的长征一个行走中的视觉展示2010年的长征计划胡志明小道”,重访与行走就成了该空间某种具有象征意义的关键词加上直接放进题目的具体革命历史指涉以及随处可见的“20世纪用语”(这次新空间开幕长征老员工集体赠送的花篮署名为长征退伍老兵团”;2002年老长征时每一站的工作总结叫沿途战报”),大叔形象更加确凿无疑而且还是跟今天有点儿距离的大叔不过如果从参加国内外艺术博览会的数量以及旗下艺术家的美术馆级别展览机会来看作为画廊的长征空间在铁幕竹幕都崩溃只剩弹幕一统东西的全球化后网络后人类我们自己也说不清是什么的时代似乎运作得游刃有余至少与国内大部分同行相比是如此也许正是这样的反差让长征的大叔形象总是让人觉得有点儿怪

当然这一切都以卡通形象为前提形象化简单直接方便我们处理信息不过有时候这形象过于生动就会离开实体开始自己走路长征的大叔估计已经在不少人心里扎了营每次看展览都难免跟他对照一二

428日重新装修后开张的长征空间脱去了原来门口的那一抹荧光黄换上一身社会主义绿”,原本隔开的两个大展厅打通合为一体高窗白墙既凸显了焕然一新之气又给人似曾相识之感不知道为什么让我想起2010胡志明小道行走期间卢杰在湄公河的小船上一边对着河鲜大快朵颐一边宣布社会主义实现的那一天小资也可以是自然生活的一部分

艺术家王音合艺典藏的杨圣年长征空间的梁中蓝没顶公司的金利萍与关超群.

新空间首场展览的主角王思顺一身黑衣上前握手道贺发现手都冰凉他笑说是布展累的”。不过这体温跟场内作品倒十分搭配艺术家长期收集来的各种大大小小的石头及其衍生品”。按照新闻稿的说法这些石头应该都类似人物肖像不过要从这些五彩斑斓密集散放的石头上看出人脸来可能也并非易事至少我可怜的注意力做不到已经不当阿特爸爸好多年的赵要好心帮我指认了几块后来在许多媒体稿里都出现了的人脸石头被泼过硫酸后的小三长着黑色胎记的男人……不管真像假像前后两个展厅的对比自然物与人造品看似散漫的横向铺开与看似规矩的美术馆式陈列明显经过深思熟虑不过讨论作品好坏的工作还是留给艺术家长征的艺术家最爱谈艺术),开幕当天重要的还是人

六点多人群开始向长征后院集中矮桌子小板凳钵钵鸡烤鱼啤酒……这晚宴适合初夏很接地气”,惹得陈文波进院子就大叫好像成都哦”。大家落座后果然舒服得懒得移动晚饭吃得波澜不惊徐震忙着开小会卢杰忙着奚落客人两位老板在艺术北京的展位挨在一起亲密关系早已超越艺术家与画廊主快到八点时突然落下的骤雨迫使大家转移地方一部分人躲进东八一部分人离开798,去了芳园西路上的餐吧百蒂”。在百蒂门口碰到秦思源一块儿进去发现围桌喝啤酒的人不到十个都是熟脸年轻艺术家和在座的前辈比起来除了当天主角王思顺以外就只有赵要一人两人在桌尾小声讨论了很久估计是重要的艺术问题最后被刚从首尔回来的刘韡打断:“思思你展览也太成功了把别人都看回家学习去了。”

艺术家赵要与胡向前策展人评论家秦思源.

开幕第二天长征空间的公众号推出了一篇名为长征空间升级史1.08.0的长征路的微信文章回顾从2002年创建之初至今十四年的奋斗历程在这篇图文并茂的文章里我们可以看到长征如何从一个流动的策展项目变成实体的商业画廊也可以看到卢杰的衣着风格如何从农业时代进入信息时代还有不少如今看来已经称得上是珍贵历史照片的图像资料比如UCCA现任馆长田霏宇当年在长征3.0办公室的办公现场不过不管人员如何变化长征还在继续从当年总爱借着展览讨论些国家天下革命历史人民大众到今天装点门脸全心全意为艺术家服务卢杰神奇的社会主义小资梦可能一点儿没变毕竟当年毛委员长谈判时也得高呼蒋委员长万岁”。

艺术家杨光南与杨心广深圳OCT当代艺术中心总监刘秀仪.

— 文/ 杜可柯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