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次出奇迹

第三届爱知三年展
2016.08.20

艺术家João Modé和策展人Daniela Castro策展人Zeynep Öz艺术家Khalil Rabah和策展人港千寻全文摄影:Agnieszka Gratza)

如果巴西和中东在日本相遇会发生什么艺术总监港千寻将第三届爱知三年展彩虹商队驿站创造者之旅”(Homo Faber: A Rainbow Caravan)看作一段旅程并邀请了两位分别来自圣保罗和伊斯坦布尔的策展人Daniela CastroZeynep Öz当旅伴

旅程的设定是带参观者策展人和艺术家去日本中部的爱知县走一遭目的地除了爱知县首府名古屋以外还有与之距离相同的冈崎和丰桥两座小城市作为卫星展场之一的丰桥市居住着规模不小的巴西裔群体这也是Castro被邀请参与的部分原因

在上星期三的新闻发布会上港千寻追忆了上世纪八十年代自己作为一名摄影师周游世界的旅程他曾经在南美亚马逊地区附近待了一年半时间这些对他影响至深的早年经历本来是为了用来解释三年展的主题但接下来一晚在丰桥市的商队Party一杯啤酒下肚的港千寻吐露了他真正的灵感来源:Santana1972年的专辑《Caravanserail》,专辑封面上有一轮巨大的红日

艺术家Nicholas GallatinMaikonjo Alley-Barnes;艺术家Jerry Gretzinger.

彩虹色主导了整个展场先是港千寻开幕当天身上穿的那件颜色大胆的七彩衬衣然后Jerry Gretzinger占据爱知县美术馆中庭整面墙壁的五彩地图拼接画为展览确定了基调也让我们早上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辨认画中微小的组件上在大卷伸嗣(Shinji Ohmaki)《Echoes-Infinity》(2012)彩色沙子做成的植物纹样以展厅中央的柱子为圆心在地板上扩散观众可以随意踩踏改变沙画的颜色旁边还有一排高脚杯用来盛放剩余的沙子杯中层层叠叠的颜色同样赏心悦目

与上述色彩盛宴相对冈部昌生(Masao Okabe)黑色拓画系列中来自福岛和广岛地区受核污染的树桩作为对3/11东日本大地震与福岛第一核电厂事故的回应令人回想起上一届爱知三年展的主题:“颤抖的大地我们身在何处?-场所记忆与复活”。

从西到东的旅程概念本身主要通过英国实验音乐家Chris Watson的十二频环绕立体声装置得以传达作品题目《Great Circle》取自日本和英国之间迂回的飞机航线艺术家用声音描述了从老家英国诺森伯兰郡经冰岛冰川再穿越西伯利亚戈壁最后到达爱知县凤来寺山的整个旅程我在作品前流连的一段时间刚好听到西伯利亚森林的暴风雨雨后变成北冰洋水下虎鲸幽灵般的长鸣

艺术家冈部昌生和策展人服部浩之艺术家Mai Ueda.

那天下午我们这个全部由人组成的商队从一个展场赶往下一个马不停蹄因为时间紧张午饭只好在大巴上吃。“我很高兴有这次工作经验,”Castro,“开幕日程排得像火车时刻表。”

午间热浪下的长者町空无一人这个曾经一度是名古屋最繁荣的纺织品商业区周边店铺很多已经变成艺术展场其中一个空间被雅加达艺术小组ruangrupa改成了为名古屋市民所设立的临时学校除了开办如何不被组织的工作坊还可以唱卡拉OK。白川昌生(Yoshio Shirakawa)充满戏谑意味的装置源自他对这座城市历史半真半假的调研把附近一个空间改造成了以骆驼为主题的商店售卖看起来毫无卖点的骆驼牌内衣裤

等我们到了名古屋市美术馆一整天的高温和关于沙漠的谈话日本有自己的沙漠不信可以看勅使河原宏的电影砂之女》)已经让我感觉可以直接吃掉沙迦艺术家Abdullah Al Saadi《西瓜系列》(2014)里诱人的红山美术馆前大人小孩儿正在捋着巴西艺术家João Modé《NET Project》里五颜六色交缠在一起的线这件作品在三年展三座城市都有展出

在名古屋东急酒店宴会厅凡尔赛举办的开幕晚宴可谓名副其实说现场人头攒动都是比较温和的形容。“我的天这儿人比巴勒斯坦全国总人口还多,”现居贝鲁特和拉马拉的艺术家Khalil Rabah惊呼环顾四周好像日本整个艺术圈头面人物都过来跟当地官员和官员夫人谈笑风生了

艺术家Chris WatsonMaggie Watson;艺术家大卷伸嗣.

如果这些人都去看了作品那就已经是不小的成绩,”第二天在去丰桥市的路上,Rabah开玩笑地说沿途葱郁的山景为名古屋和冈崎周边密集的工业城市景观增添了些许清凉

我们的爱知三年展之旅访问的第二座城市用了不少在当代艺术展场中比较少见的空间包括车站楼上废弃的房间和一个正在做摄影展的普通商场我们在经过孟买艺术家Shreyas Karle细微改造的一幢俯瞰冈崎城的水泥大楼里走了一圈这之后再去石原家的江户风庭院和住宅看另外几个日本和国际艺术家的作品感觉仿佛置身绿洲

在旅程的这最后一站作品分散在了好几幢不同的大楼里这种情况下只有最吸引眼球的作品才能抓住我们早已四散的注意力Laura Lima《Flight》(2008)显然是其中之一艺术家为小鸟制作了一个游乐场配上专为小鸟绘制的风景画和折叠屏一百多只当地捕捉的文鸟对周围的艺术似乎无动于衷谁又能怪它们呢正如Lima所说:“动物我们觉得我们了解但它们完全是个谜。”

艺术家Laura Lima艺术家Bernardo Ortiz与音乐家/歌手Cucu Diamantes;: 艺术家Shreyas Karle.

— 文/ Agnieszka Gratza, 译/ 杜可柯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