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

王兴伟荣与耻

王兴伟,《汉奸》,2015布面油画,200×240厘米.

王兴伟最新的个展显然是受到了站台画廊新空间的启发在观念框架上与展厅的前后关系结为一体构成了一种二元对立的展览结构展览主题强烈的摆出了道德价值王兴伟邀请了一位道德劳模同时极富传统儒家知识分子色彩也自称乡绅的老栗来题写展览标题在传统中国社会德高望重的人士也常常担当仲裁者的角色但如此大张旗鼓的宣讲荣与耻很难不让人觉得有一丝讽刺与幽默”,因为就在前几年八荣八耻还是中国官方热衷的道德主义教育的口号之一不过王兴伟很大程度上是在把道德主义的形式当作一种美学内容来使用比如油画旁边的打油诗主题是歌颂或揭露这种被延安文艺座谈会讲话所加持的民间传统中的道德主义内容被他用一种油滑的书法风格抄写并装裱成传统卷轴挂了出来

的前厅绘画的题材是济公白求恩大夫八路军女战士革命圣地风景圣彼得堡涅瓦河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的地方以及幸福的人民群众这些民间传统的或社会主义文艺传统中的正面形象与之匹配的是优美流畅庄严这些经典的高级的正面的美学价值但一部戏中的反角往往更为出彩的部分以近年来饱受讥笑的抗日神剧为参照的各种蠢笨的出丑跃然布上鬼子和汉奸在村子里表演着各种滑稽可笑的情节而草垛和房屋则带着抗日武工队老乡们的神态和表情一边是正剧一边是滑稽喜剧但与相比,“部分作品的创作时间以及风格与方法更为统一更能够代表王兴伟这一阶段的绘画尝试把儿童画风格讽刺漫画风格与立体主义未来主义等现代主义风格在一种更为鲁莽因而看似没有修养的涂绘中混搭起来但背后却是精心控制的立体和平面的造型汉奸前景的两个汉奸王兴伟完全是通过一套漂亮的型体与形状的组合拳把这一胖一瘦的两倒霉蛋的可怜遭遇表现出来尤其是那个梳着中分头的瘦子他嘴啃泥的表情是一系列造型研究的结果这一系列的习作草稿就呈示在侧厅

在这个意义上展览在前后厅的对比关系之上又外延着一个效果与方法或者说前台与后台的双层结构道德主题只是幌子这个展览更隐微的主题在于道德与风格的关系正如作为展览前言的题记所暗示的一边是寒山的劝戒偈子一边是赵孟頫的题诗画论而同时画家的作品与画家的本人则都像是他画中的那个济公在狂癫的风格现象下不露声色地在确立着艺术风格及政治伦理的某些原则

— 文/ 鲍栋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