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2

例外状态张培力的艺术

张培力,《 X?》,1987布面油画,39 × 31 1/4". 选自“ X?”系列,1986–87.

张培力三十年来的艺术生涯都是在刻意地规避被分类。“我不是一个遵守规则的人,”他在2011年的一次采访中如是说正如他充满多样性的作品提示我们的他从来不遵守那个不成文的规则即成功的艺术家应该发展出一个可识别的风格然而他却有着一个无法逃避的标签:“中国录像艺术之父”。

张培力获得这个称号始于1988年的《30 x 30》,这个3小时无剪辑的录像作品运用固定的特写镜头拍摄一双戴着手套的手将一面镜子摔在地上后用胶水将碎片粘合捡起之后再摔在地上……如此往复作为中国第一件录像艺术作品,《30 x 30》被广泛地认为是一次具有开拓性的革新在视觉和艺术史脉络中对运动影像提出质询尽管这件作品后来广受好评但这些赞誉极少将它最初的反响考虑在内它最初并非是为普通的展览而作而是为艺术界一些比较熟识的同仁们

上世纪80年代末中国的新潮美术运动势头正猛。1988在中国美术馆举行的中国现代艺术展标志着前卫艺术被体制接纳的程度达到了新的高度展览前夕一些急于将自己归为前卫艺术的艺术家们组织了黄山会议”,这是一系列会议中的第三次尽管张培力对该运动基本上是支持的但他仍然对会议中那些自诩为领导者的同伴表现出的优越感持有警惕他担心他们废除现有权力结构和审美标准的决心会驱使他们在无意中建立起另一套属于他们自己的同样教条的结构和标准从而复制了他们号称要反对的体制张培力被会议组织方邀请提交一份关于他家乡杭州艺术创作现状的报告但是他却展示了《30 x 30》。影片在实际放映时被缩短因为有观众要求快进到有动作的地方而这其实并不可行因为影片根本没有所谓的动作”。将影片全部看完正如之前对它的描述那样折磨人偶尔展出的一个30分钟版本对观众来说也仍然是个挑战),但是作品并非像结构电影那样是一次针对时长的严格练习也没有给它的第一批观众——那些艺术家作家思想家——提供明确可供解读的批判空间相反它通过制造一个情境打破了这个新生的艺术机构的自满之势实际上它是一个坚决的后媒介作品

张培力从未对追逐艺术的本体论感兴趣如果说他的作品体现出对艺术应该采取何种形式或某些物件及姿态是否可以称作艺术的质疑那几乎一定是他创作的副产品他说过:“有原则的实验并不是实验。”换句话理解吸引他的是特例而非原则

对张培力而言每件作品都是对特定语境和问题的实验性回应而观者的在场往往是作品意义循环变得完整的不可或缺的一环即使观者被错置或被剥夺了肉身这也依然有效正如《30 x 30》之前的绘画系列作品“X?”(1986–87)。“X?”“85新潮运动中最有代表性和最受好评的作品之一它是一系列基于照片的绘画作品用不同的冷色调描绘了一副副橡胶手套。80年代中期张培力与同班同学王广义和耿建翌从位于杭州的浙江美术学院即现在的中国美术学院油画系毕业出于对学院的失望他们发展出了一种冷酷的现实主义风格以单调的颜色细腻地呈现了日常生活的场景面孔空洞的人物和平淡无奇的物品。“X?”有着和王广义及耿建翌的作品一样的阴郁气质但这个系列绘画将紧张不安与神秘莫测更推进了一步空空的手套悬浮在单色背景上变成了迷一般的密码这些手套指向了卫生与清洁医疗和科学机构同时用间或出现的图解线和数字强调其临床医学效果但与此同时它们又完全无所指——手和手指的缺失只留下这些不自然的松弛的折叠的人造皮肤它们不能指代或描绘也无法指涉或表现尽管它们被以接近照相写实的手法呈现面对它们时强烈而诡异地感受到的却是现实的缺失或是与现实的脱节

1987张培力制作了先斩后奏 ——关于 “X?”的创作和展览程序》,这是一份手写在A4纸上的文字说明12其中极为细致地描述了画手套所需的每一个步骤包括对构图选料用色等的详细说明此外,《程序还对此系列绘画的展示方式提出了严格的要求包括观众应该在作品前停留的时间不能少于23分钟也不能多于33分钟),每个房间容许的观众数量(2),上述观众的身高和体重限制以及他们的着装颜色不得穿红色黄色或绿色等规则

— 文/ 姚嘉善 | Pauline J. Yao, 译/ 刘倩兮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