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3

空间奥德赛:3-D技术的兴起

安东尼··戴克爵士,《查理一世三面肖像》 ,1635–36,布面油画,33 1⁄4 × 39 1⁄8".

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家非常敏锐地意识到了他们使用的图像中的技术创新以及这些图像可以提供的优势绘画开始被视作与语言同等重要甚至可以与诗歌一较高下。[4]中世纪时画家被认为是手工艺人是与其他行当没有差异的行会成员现在他们被看作艺术家并且手中掌握着新的高科技制造工艺透视图像但是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家中一部分是雕塑家而绘画和雕塑之间的竞赛也就是2-D3-D模型之间的竞赛很快就成为了艺术理论中最热门的话题16世纪中期当佛罗伦萨人文主义者和史学家贝尼狄托·瓦尔奇(Benedetto Varchi,1503–1565)就此话题发出召集论文的邀请随后结集出版了他收到的回复并为此作了一篇颇为冗长的序言之时,[5]这个分歧达到了最高潮米开朗基罗是瓦尔奇在书名页唯一提及的作者不出意外地他推崇雕塑米开朗基罗向来都是一位反叛者他必然与主流背道而驰几乎所有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家都支持绘画

绘画优于雕塑的主要观点都是基于里奥纳多·达芬奇在1492年左右所作的论述。[6]雕塑是一种工艺品雕塑家都是手工艺人而绘画则不同它是基于透视的数学法则所以说画家都同时也是数学家和科学家从更直白的意义上来看雕塑更接近现实但是透视绘画不仅再现现实而且还可以测量现实从制作手法来说透视图像反映它们所展示的对象的精确比例测量结果因为它们所展示的是通过艺术家测量的结果而每一个观者都可以再次对其进行测量用达芬奇的话来说这是因为透视是一种极其精微的数学研究的发明和探求”,法则和演算的结果。[7]用今天的话来说透视构造中的几何学是可逆的阿尔伯蒂法则把空间中的所有点包括无限都转化成画面上的一个点反之亦然——或者说几乎如此就像所有的投影一样。[8]简言之绘画[9]优于雕塑的主要优势是其科学上的精确透视是一种测量工具——既是一种再现的工具也是一种量化的工具是的透视图像确实和我们肉眼所见十分相像但如果现实主义是唯一的标准那么雕塑可以轻而易举地获胜因为雕塑更接近三维的现实这是任何平面绘画都望尘莫及的

实际上达芬奇也不得不承认雕塑可以更好地完成对对象的全面性再现因为雕塑提供了从所有视点观看对象的画面而绘画只局限于一个达芬奇的反证是说两个图像其中每一个都是从一个精心挑选的视点来完成构图——比如正面和背面——可以捕获足够多的数据来全面描绘出三维的对象但是他自己也知道这个论点并非完全成立。[10]从洛伦佐·洛托(Lorenzo Lotto)开始文艺复兴画家们经常通过在一张绘画中提供三个而非两个画面来全面地展示他们的描绘对象洛托似乎是将他的对象每次旋转120于是可以给出一个从背面看到的局部画面当凡·戴克(Van Dyke)被委任制作一个查理一世头像的全景图像以便运到罗马由贝尼尼(Bernini)雕刻出国王的半身像于是免去了国王本人的旅行之劳顿他对这位君主的再现采用了一种建筑式的构图方式包括正面侧面以及45度角肖像而菲利普··尚帕涅(Philippe de Champaigne)为何在接受一个类似的实用主义委任时将黎塞留主教(Cardinal de Richelieu)绘制成一个略有角度的正面像以及两个几乎完全相同的左右侧面像的动机就不是很清晰这张画甚至几乎是种浪费黎塞留主教那非凡的鼻子从两个侧面像里看起来是完全一样的

但随着现代科学的兴起透视图像的测量功能已经越来越受到其他更适用于技术标记的投影模式的挑战从最开始阿尔伯蒂就建议设计师们避开透视而是使用一种非透视收缩的等比的制图方式——类似今天我们在平行投影中所说的投影平面(plan)、立面图(elevation)和侧视图(side view)。[11]在用这种方法制图时所有互相平行的线都是等比的——这对技术以及建筑绘图来说十分有利15世纪时平行投影法尚未出现投影平面立面图侧视图和截面图(section)还都没有数学理论的支持平行投影法是于18世纪末才由法国数学家加斯帕尔·蒙日(Gaspard Monge)总结出来的蒙日的方法被称作画法几何学(descriptive geometry),是用两组平行投影精确记录空间中任意点的位置从而在两个平面上将其标记出来如果需要的话也可以画在同一张纸上。[12]

— 文/ 马里奥·卡普 | Mario Carpo, 译/ 郭娟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