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3

空间奥德赛:3-D技术的兴起

一座娜芙蒂蒂胸像复制品正在被3D扫描弗劳恩霍夫计算机绘图研究机构图像处理研究中心, 达姆施塔特德国,2013123. 摄影:Boris Roessler/Alamy.

中世纪末期捕捉和压缩图像的新技术和复制这些图像的新技术的结合改变了整个西方世界今天直接在三维世界中捕捉和复制现实的新技术的结合——而且不需要借助投影图像作为中介——也极有可能具备同样的划时代意义。16世纪中期佛罗伦萨的疯狂画家蓬托尔莫(Jacopo da Pontormo)宣称上帝需要三维创造世界而画家仅仅需要二维就可以做到于是他总结道着实是一种不可思议的神迹般的技术”。[22]现在我们对这种技术的需求大大降低了因为我们可以以这个世界被创造出的方式来再现和复制它——也就是说三维的造型描述(ekphrasis)和投影图像制作在小数据时代既具优势也有实际的必要性但那些时代已经结束了——数据现在如此廉价并且无处不在我们不再需要吝惜字母标记法和投影图像这些数据压缩技术曾经对我们起到过重大作用但现在我们不再需要它们了三维模型已经取代了文本和图像成为我们记录复制再现和量化我们周遭物理世界的工具知识曾经以文字视觉的方式记录和传输而现在我们正迎来全新的空间化形式

突变-创造打印世界目前正在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展出该展览将持续到619

马里奥·卡普(Mario Carpo)是伦敦大学学院巴特莱特建筑学院建筑理论和历史系雷纳班纳姆教授

请访问|杂志文献|artforum.com/inprint|阅读马里奥·卡普关于大数据和设计的文章(21042)。

注释

1. 这篇文章部分节选自马里奥·卡普即将出版的新书第二次数码转向超越智能的设计》(The Second Digital Turn: Design Beyond Intelligence,剑桥麻省:MIT出版社,2017),读者可以参考其完整引述原始文献翻译以及个人简介

2. 像素是数码化图片中最小的单位片段立体像素是数码化体块中最小的构成块

3. 透视的发现和印刷的发明和瓦萨里(Vasari)一样古老关于这个话题的一些更近期也更具争议性的论述请参阅小威廉・M・艾文斯(William M. Ivins Jr.),《图片和视觉交流》(Prints and Visual Communication,剑桥麻省哈佛大学出版社,1953),23, 168–80;弗里德里希·A·基特勒(Friedrich A. Kittler),“透视和书”(Perspective and the Book),Sara Ogger,《灰房间》(Grey Room),no. 5 (2001年秋季):38–53。首次发表原文德文标题为“Buch und Perspektive”,《Perspektiven der Buch- und Kommunikationskultur》,Joachim KnapeHermann-Arndt Riethmüller,(图宾根德国:Osiander, 2000), 19–31。

4. 请参阅文艺复兴时期对贺拉斯(Horace)的经典说法诗如画”(Ut pictura poesis,《诗艺》[Ars Poetica]361)的重新阐释雷赛勒・W・(Rensselaer W. Lee),《诗如画绘画的人文主义理论》(Ut Pictura Poesis: The Humanistic Theory of Painting,纽约:W. W. Norton,1967),3。首次发表是作为艺术通报》(Art Bulletin 22)上的一篇文章,no. 4 (194012)196–269。

5. 贝尼铁托·瓦尔奇(Benedetto Varchi),《Due lezzioni di M. Benedetto Varchi》。以及瓦尔奇,《Paragone: Rangstreit der Künste》,Oskar BätschmannTristan Weddingen编译达姆施塔特德国:WBG, 2013)。

6. 列奥纳多··芬奇(Leonardo da Vinci),《论绘画》(Codex Urbinas Latinus 1270),20ff.,摘选自《Scritti d’arte del Cinquecento》的一卷,Paola Barocchi,(米兰:Riccardo Ricciardi, 1971),475–88。Carlo Pedretti在其列奥纳多··芬奇论绘画遗失之书》(Leonardo da Vinci On Painting: A Lost Book,伯克利加州大学出版社,1964)中提出他认为论绘画的年代是在1492年左右

7. 同上,484–88。

8. 同一视觉线上所有的点在同一点上与画面相交所以它们生成透视投影的一个单点从一个透视图像提取实际测量信息的数学方法今天称作照相测量法[photogrammetry])17世纪初就出现了请参阅Filippo Camerota,“‘太阳之眼’:关于正射投影”,《投射投影和设计建筑表现技巧》,马里奥·卡普和Frédérique Lemerle,(伦敦:Routledge,2008), 115–25, 尤其是 123。

9. 在文艺复兴时期这指的是投影绘画或者投影图像制作自阿尔伯蒂起就没有去区分投影图像和绘画的差异我们现在所称的透视绘画是他在论绘画中提出的但实际上阿尔伯蒂从来没有使用过透视一次如同所有图像都是投影所有绘画都是透视的

— 文/ 马里奥·卡普 | Mario Carpo, 译/ 郭娟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