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夏季

脱轨基础设施的政治

Hyperloop One测试场,2015329. 北拉斯维加斯内华达州. 小图芝加哥 & 西北铁路高架桥布恩爱荷华州,1995. 摄影:Joe Elliott.

一个城市最显而易见的标志在哪里或许并不在于它的天际线而是体现在它的基础设施上中世纪的城墙文艺复兴时期的港口蜿蜒的混凝土高速公路——基础设施的构成方式是决定一个城市形态的背后推力

国家认同也在体现这些公共系统中这点在美国体现得尤为真切传说中的美国人就是一个勤奋实际的革新者在全世界最好的运输系统的协助下驯服了荒野之地徒步的探路者让位给了公共马车铁路福特汽车和波音747,所有这一切都朝向着我们的昭昭天命”(Manifest Destiny)。

或者至少曾经如此眼下难得的政治上的统一意见就是我们国家的基础设施系统正在走向崩溃但两边提出来的应对政策在规模上来说都极为有限基本上还都在犯愁如何修补我们的城市里那些既存的破败构造——改善城市的公车通勤火车和高速公路系统——而不是建设新的系统很少被提及的是我们需要新的交通方式以及兴建新的基础设施有别于翻新旧有的基础设施对亚洲新建的机场的溢美之词就非常典型这基本上就等于是在赞美更大的体量更闪闪发光的美学和更舒适的购物环境很实际地来说这些机场就是整容得更狰狞的拉瓜迪亚机场对我们的现有系统进行整修只能是对错误的问题提出的虚弱的解决方案而且执行的力度和规模还极为有限

总统最近发出的改善基础设施的呼声是基于一种乡愁式的民族主义自豪感他声称把我们现有的基础设施公司化会让美国再度变得伟大比如他最近提出的把大坝和机场私有化的动议毫无道理可言原因有几个其中就包括一个简单的事实那就是对于使得美国人伟大的支柱而言联邦政府仍然是资金支持的最可靠来源他的这届政府是否会依据这些过时且错误的信念行事尚未可知

此前奥巴马政府提出的修建高速铁路的提议是同样错误的如果说有错误得有任何不同的话这种铁路网络只适用于那种相对紧凑的欧洲式城市而和美国增长需求的切合度日益下降两届政府的规划的方向都是朝后而非面向未来的

这些过时的方法论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它们所推崇的仍是对有关基础设施的政治的一些固有预设有一种很根深蒂固的说法是联邦政府在交通运输上的拨款过分偏向那些最大得城市以及蓝州的选民使得城市乡村的对立愈加严重而这点已经越来越变成美国政治的一大特征但这种思维正在遭遇挑战——我们正在跨入一个新的时代密度最低的社群获得的最多那些最先进的交通运输系统可能不仅会改变我们移动的方式也会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使得我们的社群本身的面目发生巨大的变化举例来说我们可以看一下超级高铁(Hyperloop,现在由一家名为Hyperloop One的私人公司开发),它是SpaceX的创始人伊隆·马斯克(Elon Musk)的一个想法它极有可能在未来十年得以实现眼下部分实验正在内华达州进行该公司提供的图景是将会有两个巨型的管道连通不同的城市中心比如说洛杉矶和旧金山或许是地面的或许是地下的运送乘客的客舱将会以每小时600英里的速度在管道中前进而眼下加州正在考虑的高速火车的速度是每小时220英里),由贯穿整个管道的近无摩擦磁力加速器推进开发这个项目预计的资金低于100亿美元而传统高速铁路预计的资金投入是640亿美元

美国的社会和人口构成上的转变使得采用新的基础设施技术变得日益紧迫已经有接近百分之七十的美国人住在郊区未来五十年里郊区居民的数量预计会翻倍未来的郊区和我们今日所了解的郊区在物理上和文化上都会有极大的差异我们的大城市正变得越来越贵而郊区的少数群体的比例增长尚且有限千禧一代也对郊区有着更强的偏好——虽然媒体口径恰恰相反这和一直以来的潮流恰好相反现在不再是那些离开乡村的人而是那些离开城市的人在主导这些新社群的居住形态自然地这些都市人也会随身携带着他们一直以来的价值观

村镇的选民以及那些居住在我们的城郊外环的所谓卫星城的居民都强烈地支持特朗普但随着郊区社群的大幅扩张这些地区正变得越来越都市化——也越来越国际大都会化他们也很可能成为尽早采用新的基础设施技术的首批受益者因为像超级高铁和其他新的运输模型如自动驾驶车等在那些尚未兴建的新的城郊最容易被实验和采用交通政策和资金支持将不再受到诸如蓝州居民和都市通勤者是其首要受益者这类说法的攻击

这种真正具有断裂意义的基础设施蕴含的力量将在我们的政治话语我们社群的物理形态以及我们的文化上显现它预示着一个新的时代的来临红州和蓝州人口之间的区分将会被打破内陆地区将会迎来新的不同的人潮我们的城市也会被彻底改变实际上基础设施的真正力量在于它不仅有能力跨越地理上的区隔同时也可以在不同的社会性区块间间搭起桥梁

阿兰·M·伯格(Alan M. Berger)是麻省理工学院高级城市研究中心诺曼·B和穆利尔·利文萨尔教授他同时也是麻省理工学院P-REX实验室的主任以及诺曼·B·利文萨尔高级城市研究中心的联合负责人他即将出版的文集无限的城郊》(Infinite Suburbia,普林斯顿建筑出版社讨论的是关于新兴的全球化城郊的处境

— 文/ 阿兰·M·伯格 | Alan M. Berger, 译/ 郭娟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