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夏季

金融的称霸资本主权及政治

今天金钱统领着世界——如字面上所示也如约瑟夫·沃格(Joseph Vogl)在他即将发表的新书金融的称霸中所言。《艺术论坛独家收录书中的一段其中这位媒体理论家展示了市场是如何超越国家金融业——伴随着前所未有的金融化进程债务以及投机买卖——如今正全面占据了国家治理社会关系以及日常经验作为回应沃格建议我们需要新的方法来抵御金融王国对于现代权力和公共生活那不受控制的影响

美国铸刻和印钞局(Bureau of Engraving and Printing)的工人华盛顿特区,1929626. 图片美国国会图书馆.

在今天的金融王国全新的社会控制形式结合了一种对福利国家共识的抛弃心理这种心理缓和着战后资本主义自上世纪中期起人们就有所讨论关于如何将市场法则和资本主义经济制定成可以与社会再生产和平共处的样态这些人认为市场法则不仅仅可以被运用在市场现象上它的目标更应该是根据市场经济的规则来组织社会主体的经济”。社会生产力最优化的原则是建立在一种更大的意欲融入到经济关系之构造当中的需要之上总的来说他们想要建立一种政府形式在其中经济关系决定了社会进程这不仅意味着对于体制的改组设计一套公理它形式上的——也就是说法律和体制上的——结构能够保证社会秩序根据市场经济的运作机制来自我建构以创造出资本主义生存的可能性空间[1]。这还意味着对市场关系的阐释变得更加广泛因此这些关系可以延伸到各种交易和互动中换句话说延伸到整个人类活动”,延伸到一种普世行为学

金融-经济王国通过将企业模型普世化来将自己变成了一种全面社会事实(fait social total)。通过动员其中的成员经济治理使竞争渗透到社会关系的方方面面市场竞争者之间的关系不再是零星分布的本地的而是永久的以此来迎合一种期待即新的市场的繁荣加上其激励机制可以协调复杂的个体行为这就意味着经济个体的行为不仅仅是作为交易的能动者(agents of trade)、作为生产者或者消费者同时也作为一家家有着相应动机活动和结构的公司家庭被定义为生产单位或小型农场”,个体就是微型企业当米歇尔·福柯提到社会中企业文化在形式上形式化过程中以及教育性的力量(formative, formalizing, and informative power)他不是指行为模式在总体上向着市场的需求扭转而是市场激活了它在个体的实践动机项目目标和决策中的痕迹我们的每日生活正在经历着经济化转变社会肌理中渗透着企业结构[2]。企业的形式同时具有两种功用作为将生活转化为价值的机构以及作为对社会关系进行管控和调整的模范

由此被激活的人类资本或者社会资本则被纳入了金融市场的利润生产过程中社会安保系统的私有化不仅仅使劳工的薪酬更加不规律了而且还引入了一种对于贫穷和失业的压迫式管理甚至驱散了福利社会包袱使风险落在个人上还导致人们的生活依附于金融周期收入和养老金被重新分配由财政来决定的医疗和退休保险把挣工资的人转化为金融市场的玩家一种政府力量出现了它将福利与养老金储蓄与医保健康与职业发展都与金融系统的风险绑定在一起如果经济政府可以被理解为一系列将个体和人口转化为财富生产资源的措施和程序那么金融化进程就是在利用和价值的国度中对生命进行重新分配对一个人生命的操作对个体与世界之关系的操作都成为了投资个人为此紧紧地依附于市场的波动自从新千年以来金融-经济的融入就已经被当作为一种新的社会乌托邦而引介

我们需要将金融民主化将华尔街客户可以享受到的优势与沃尔玛顾客们一同分享我们需要将金融从主要的金融中心向外延伸我们需要将金融从物质资本延伸到人力资本覆盖我们生活中真正重要的风险幸运的是财务管理的运作原则如今可以被扩大以囊括整个社会如果我们社会想要繁荣昌盛的话我们每个人必须拥抱金融——以最深刻和最基本的方式[3]

这种所谓的金融世界民主化”,也就是将人口限制于金融资本的生产中也已由债务经济的精化处理所实现多亏了消费信贷信用卡体系教育花销以及房屋抵押私人经济签约债务的机会激增尤其是在盎格鲁-撒克逊国家真实的工薪日益消沉或停滞而对繁荣的期待则由全副武装的信用产品来实现1990年与2006年之间美国家庭的平均偿债率(average debt servicing)从收入中的11%升至14%;占了GDP百分之七十九的房贷是一个主要因素这种情况得以实现是因为出现了所谓的再抵押”(remortgaging),它允许人们重新协商房屋抵押根据房产的升值来签下更多债务通过债权衍生品或者资产担保证券来重新交易)[4]。债务市场的扩张是金融业剧增的功臣

— 文/ 约瑟夫·沃格 | Joseph Vogl, 译/ 张涵露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