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9

三思第十四届卡塞尔文献展

帕维尔·菲洛诺夫,《春之公式》,1922–23布面油画,39 3/8 × 39 3/8". 新美术馆卡塞尔.

地狱里全是好意图但天堂里都是好事迹这一据说出自法国中世纪一位修道院院长之口的至理名言也应该被当代策展人铭记于心第十四届卡塞尔文献展题目取得诚心实意向雅典学习策展团队又发表了那么多意图良好的进步言论以及对如今新殖民男权异性恋霸权的世界秩序的谴责所以看这场展览有时让人感觉像是去受一场五年一次的永久惩罚也不足为奇好消息是这届文献展并不是一场一成不变的虔诚练习而是一个囊括了多重提案的综合体其中不仅包括广播和电视节目出版物表演和教育性质的研讨会还有散落于卡塞尔和雅典两地各个展场的不同单个或团体艺术作品你可以把它想象成一只双头章鱼其中有些触角伸向了比较恶心的方向另一些则指向了美与奇迹然而只有愿意用功而且鞋子穿对的观众才会得到充分回报这场展览不适合懒人

假设你坐火车到了卡塞尔然后做了一个理所当然而且毫不费力的选择打车去弗里德里希阿鲁门博物馆(Fridericianum),往年你在那里看到过极为精彩的作品其中有些甚至可能改变了你对当代艺术的理解这一次你将因为自己的懒惰而受到严重惩罚你在这些庄严宏伟的展厅内看到的实在难以有其他解释只能被认定为属于那个你我都不想看的类型一场忠实的收藏展展出作品来自希腊如今已经停止运转的国家当代艺术博物馆(EMST):有点儿意思的希腊观念主义加上加里·希尔(Gary Hill), 约瑟夫·科苏斯(Joseph Kosuth),和比尔·维奥拉(Bill Viola)等国际知名艺术家的作品这些都是僵尸艺术的完美例证已经没人在乎它们包括展览的策展人——可怜的比尔·维奥拉在这到底是干嘛的滔滔不绝的文献展团队没有解释半个字——布展用的也是最标准的机构布展方式如果说除了用希腊艺术品填满德国最古老的公共博物馆空间这一象征性姿态以外展览还有其他观点表达的话那也是策展人无意间透露出来的第一次看感觉令人兴奋的作品在十年二十年后再看往往就没那么带劲了难道这就是我们可以从雅典学到的东西吗

实际上艺术总监亚当·希姆奇克(Adam Szymczyk)应该学习的教训就是没什么好学的有了这么一条有用的指导意见观众大可以离开弗里德里希阿鲁门博物馆去其他路线转转路上有不少惊喜比如我在寻找其中一个展场时偶然路过的一间玻璃橱窗房半透明的画布从天花板上垂下来画面上弯曲的红色和浅蓝色纹样浸满了阳光这些用火山物质泥土和颜料绘制的有机形状仿佛散发着某种生命力我意识到这批作品肯定跟我之前在雅典一个公园户外看到的悬挂于简单木结构上的那些迷人画作一样出自同一个我此前没有听说过的艺术家之手这位现居危地马拉的雍容的色彩家薇薇安·苏特(Vivian Suter)——她和她母亲/画家伊丽莎白·怀尔德(Elisabeth Wild)也出现在了卡塞尔自然历史博物馆内罗瑟林德·纳沙什比(Rosalind Nashashibi)充满感染力和亲密氛围的影片薇薇安的花园》(2017)——真的是一大发现她的作品我认为代表了此次文献展在实现其初衷的努力中最富同理心的时刻这些不事张扬却充满喜悦的绘画据说处理的是艺术家及其母亲工作与生活的前咖啡种植园里极端的气象条件但是在它们最好的时候从中引导出来的不仅有制作者的精神能量还有气候当中蕴含的宇宙之力我投射得太过了吗不管怎样可以肯定的一点是这些放置在朴素的日常生活场景里的画作以其自身编织出了一张体验之网让作品与观众的主体性在其中有机地互相结合到一起同时也融入到日常生活丰富的肌理当中我相信这称得上是此次文献展乌托邦愿景的一次实现由大众汽车赞助

在这场政治上充满说服力但美学上有时火力不够的有关移民殖民主义经济不平等的大展里你时不时可以发现另一场展览的蛛丝马迹这场半隐半现的秀中秀关注的是那些旨在探索纺织物声音实验以及记谱系统中某种图解式美学的艺术作品那些努力捕捉也许可称其为幻想”(visionary)的过程中飘忽不定的联觉机制的创作实践在新美术馆(Neue Galerie)楼上从俄国哲学家/画家帕维尔·菲洛诺夫(Pavel Filonov)绚丽的画布宇宙宇宙公式)》(1918–19)春之公式》(1922–23)到微分音音乐作曲家米哈伊尔·马秋申(Mikhail Matyushin)为未来主义戏剧战胜太阳》(1913)所做乐谱那一段展览非常具有启发性而连接两者的长走廊里除了古典大理石雕像群以外还有来自匈牙利萨满-诗人卡塔林·拉迪克(Katalin Ladik)1960年代末-1970年代的拼贴作品和声乐曲所有这些作品都标示着某种内在或想象的世界必须被放到一个狂喜恍惚的语境而不是理性框架下来理解不幸的是这些精神性的图示作品大部分都被放在了玻璃展柜里这种展示文献材料的传统手法束缚了艺术家们任性横溢的能量让我不禁希望策展团队在作品呈现上如果能像他们在整体展览结构设计上一样富有实验性就好了

— 文/ 丹尼尔·伯恩鲍姆 | Daniel Birnbaum, 译/ 杜可柯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