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

向上管理群集与新的行动主义

english version

黑人土地与解放计划活动加利福尼亚东奥克兰,2017619. 图片:Roselyn Berry/Twitter.

夺取权力但换种方式(Take power, but differently)。”这句箴言在目前看来再适时不过了它是核心于政治学理论家马克尔·哈特和安东尼奥·奈格里(Michael Hardt and Antonio Negri)的新书群集》(Assembly)中的一系列提案之一当愈发壮了胆的极右翼运动预告了人们再熟悉不过的暴力手段而易怒的左派则持续地辩论反对策略时,《群集探讨了一个关键问题即抗议与抵御的能量如何转化为可行的民主变革本书是两位作者在完成了他们的帝国三部曲(2000-2009)后的首部著作他们在其中承认最近的左派运动受到了一些关于缺乏组织与连贯性的批评并且认为回归到更加中心化的体制并非进步之举而简单地拒斥领导人也不是相反我们需要更加激进地去重新思考运动和其中的领导人之间的关系哈特在这里向艺术论坛Elizabeth Schambelan聊了聊关于行动主义反法西斯以及变革等话题

自从特朗普竞选开始人们应该清楚地知道抗议是必要的而在夏洛茨维尔的悲剧事件发生后甚至更是如此一个危险的政治力量复合体正在一些右翼群体机构以及部分政府构成中传播唤出过去的一些最黑暗的时刻我们的愤怒与不平必须要转化成为行动来反对法西斯和种族歧视的暴力以及将种族纯度视作为民族归属感条件的意识形态我们也必须动员起来反对那些导致环境灾难的政策还有拘押和遣返移民的法案针对妇女、LGBTQ群体以及有色人种的恐怖氛围的营造看起来无止尽的种族相关警察致死事件以及更多其他现象

抗议与抵御是必要的但同时我们永远不应止步于此我们需要创造出一些能够持续下去的替代方案此外虽然我们正在面对一些晦暗的时刻今天依旧存在着能够激活社会变革的政治行动空间过去十年内那些最有力量的社会运动比如美国的占领运动和土耳其的格济公园示威等都成功地揭示出了当前系统中存在的不义包括其中非民主的结构以及复制不公正的手段但是这些运动都还未能达到一种真正的社会转变这个情况就是群集一书的出发点

我们必须明白一方面社会运动中的一些旧的组织模型在今天已经不适用了而中心化等级鲜明的政治组织则本身是非民主的而这种矛盾已经成为了左派在几十年中持续面对的摩擦和内部斗争的源头另一方面把对中心化的领导人制度的批评等同于对持久的组织和机构的拒绝这也是一种错误对诸如占领黑人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无领导人运动的批评声音通常集中在这些抗议运动那易逝的以及空想家式的特点以及其缺乏确切的替代方案但是这并非无法解决的困境构建社会运动还有其他的更加民主的方式这些方式可以创造出我们称之为民主反力”(democratic counterpower)的能量这些是替代社会机构或者我们称之为非主权机构”(nonsovereign institution)。

围绕着黑人命也是命的一些倡议肯定已经在这个方向中了比如说网络平台“Movement for Black Lives(黑人命运动)”陈述了对激进的定义明确的诉求的可持续议程我们需要有能力辨识出那些有别样特点的机构的浮现那些机构往往无法适应陈旧的中心化或主权模型同时也能更好地肩负起行动主义者的民主任务

当我们批判那些等级分明以及中心化的组织模型时我们并不是在提倡取消领导人制而是在提议将传统组织角色倒置也就是说战略大方向姑且这么说将会成为运动的集体统辖而战术后勤实务等即对战略的执行则由领导人来担当

既然托尼安东尼奥·奈格里和我认为我们今天需要的那种政治革新是由集体创造出的而非由任何种类的领导人所发明包括理论家或者公共知识分子我们因此意识到提出一份比方说由十个要点构成的计划则是背道而驰但我们也并不想两手一摊说,“你们自己去想吧!”我们书中提出的修辞学解决方案便是去回答这个问题哪些政治提案在这个时刻作为一种对话是必要的哪怕是作为我们自己的内部对话因此这本书由一系列呼吁和回应构成其中每一则呼吁以一个命题的形式被提出——比如创造非主权机构”,再如夺取权力但换种方式”,每个命题再展开随后由回应延伸出去因此保持开放而不是像一个声明一样被直接抛出来

— 文/ 迈克尔·哈特 | Michael Hardt, 译/ 张涵露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