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

向上管理群集与新的行动主义

english version

其中一个命题可能会使一些读者感到不适那就是我们号召发起诸众创业”。我们当然非常明白创业是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中的一个核心概念也是福利社会和集体组织结构受到的意识重创中的关键元素除此之外我们每个人都正在受到感召要将我们自身变成企业家我们被劝告最好不要期待拥有稳定的工作而是持续地更新自己以适应工作做好随时变化的心理准备——并且把这种状态当作一种自由去庆祝这是一种残酷无比的意识形态因为它要求你去拥抱你的不稳定(precarity),并把你的奴役当成救赎对待

如果这些是对创业的唯一理解那我们绝不想与之相关然而政治理论甚至政治实践中的一个关键要素就是战胜概念而不是使一个概念的主流用法成为它唯一的意义对我们来说创业从根本上意味着创造新的社会协作形式这一点上我们部分吸取了经济学家约瑟夫·熊彼特(Joseph Schumpeter)的研究——一个令人意外但的确也不怎么激进的出处他视创业为构建新的社会和经济组合的方法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有说服力的想法值得一试自下而上地创造新的生产协作形式事实上人们已经在尝试了在今天尤其是在经济危机的环境中已经存在着各种各样的自我管理和互助实验托尼和我一直非常倾慕的一个案例是西班牙的房贷受害者平台”(Plataforma de Afectados por la Hipoteca),这是一个反驱逐运动但同时它的另一个目标是创建替代住房方案甚至包括占领空置的房屋这就是诸众创业的一种

正如我们在过去的著作所做的帝国》(2000)诸众》(2004),群集我们依旧反对私有财产关系我们更加青睐共同性(the common)。号召废除私有财产对于一些人来说既陈旧和古老的共产主义修辞绑定又乌托邦但是很多的当代社会运动正在朝这个方向发展一个可以帮助我们明确这个论点的例子是黑人土地和解放计划”(Black Land and Liberation Initiative),该计划反对压榨式的经济以及暴力和围闭(enclosure)的联合形式对土地的围闭对文化的围闭对其他形式的财富的围闭与压榨主义抗争打开不同种类的围闭是一种偿还拒绝土地和财富的围闭赔偿(reparations)在这里的意味并不是简单地将你损失的或者被夺走的东西还给你它不是一个关于所有权的讨论它实际上超越了这种讨论因为它是对于那个使得一样东西成为你所有的权力形式本身——以及私有财产关系——的拒绝

发生在立岩印第安原住民保留地(Standing Rock Indian Reservation)的达科他管道建设(Dakota Access Pipeline)抗议是人们肯定共同性的另一个范例关于立岩的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是那些抗议管道建设的人尤其是那些水源卫士”,很明确地表示他们的声明并非关于财产所有权或者土地所有权而是关于与地球建立一种别样关系的需要我们有着共同的责任去照料我们共有的财富同样是一种不设围闭的赔偿

美国原著民的历史和黑人美国人的历史一样都是关于盗窃的历史这些运动肯定是认识到这点的但是他们的行动同时也超越了这点马克思曾批评蒲鲁东(Pierre-Joseph Proudhon)财产都是盗窃这一观点但这些运动为该观点提供了一些新线索对于马克思来说这不够激进他觉得为了称之为财产盗窃我们必须首先承认它是财产但是我们真正需要做的是走出私有财产这个基本心态而这正是黑人土地和解放计划以及立岩的抗议者们在做的事今天社会运动中的一些最重要的工作除了抗议并抵御统治力量的不义之外还需要去想象一个新的世界是可能的在不失去抗议紧急感的情况下我们需要以同样的紧急感去思考如何将愿景化为现实

迈克尔·哈特是杜克大学的文学教授与安东尼奥·奈格里同为群集》(牛津大学出版社,2017)的作者

— 文/ 迈克尔·哈特 | Michael Hardt, 译/ 张涵露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