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

最狂野的梦——有关艺术与虚拟现实的对谈

DB有些人认为当VR发展到足够成熟的时候它将改变我们在这个星球上生存的方式——我们生活工作彼此交流的方式

DC绝对的

DB你觉得会比较像是电视的发明还是更类似电的发明

DC没有VR的生活将会是无法忍受的尤其是在性的层面以及提供战斗或逃跑反应体验(fight-or-flight experiences)的层面基本上就是色情片和游戏工程师们认为投资热潮将首先出现在这两个领域就好像互联网出现的时候

DB你认为这种新的媒介会带来新的艺术形式吗

DC我希望可以而且从历史经验来看当一种新的技术取得全面胜利时被它淘汰的技术将会变成一种艺术形式比方说互联网的到来使得电视可以变成艺术所以下一步将会是VR的崛起带来互联网艺术的黄金时代就如同电视的黄金时代是从2000年初开始的

电视刚出现的时候所有人的第一个想法是用它来演木偶戏所以我觉得起先都会是借鉴其他艺术形式直到它找到属于自己的方式

DB会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所有的学科都会在虚拟现实作为虚拟物再次出现我们所认为的一切属于艺术的东西都会加倍无论哪种风格

DC那会是非常激动人心的此外我们还必须注意一点那就是VR对于前庭系统和爬行动物脑皮质区来说是负担很重的很多人在体验VR的过程里或者其后会有呕吐的症状所以它有一些内在身体性的特性(instrinsic somatic properties)需要被克服——但同时也可以被扩充和开发

DB内在特性的问题很有趣——VR看上去可能是终极的后媒介媒介但你提到的那些反应是很独特的因为它是直接作用在运动知觉和平衡感上的而且是以一种其他媒介都无法达到的方式。VR是浸入式的而其他媒介特定的媒体都是将一种媒介与一种感官关联起来——音乐和听觉绘画和视觉我们也可以从长效性(longue durée)的角度来思考这些问题艺术品必须依附它自身媒介的特定特性这种认识比格林伯格对绘画平面性的强调更为古老——18世纪末时它就已经出现在了戈特霍尔德·埃夫莱姆·莱辛(Gotthold Ephraim Lessing)的写作里显然在虚拟现实里生产出来的艺术品一定和传统意义上的文学绘画以及雕塑作品全然不同但现在已经开始出现相关的讨论探讨去定义新科技打开的空间中作品展开的先验性条件的可能性

DC是的也跟认知领域(terra incognita)相关所有人都想成为开创者现在就有人在从事3DVR绘画但是他们都满怀着那种对19世纪绘画概念的迷恋和重复那些画看起来就像是你在拉斯维加斯赌场大厅的艺术商店买来的

DB大卫·J·查默斯(David John Chalmers)在他的文章虚拟的和真实的》(The Virtual and the Real里说VR中出现的所有的现象都将是浸入式的互动的并且是数字化生成的这对于一个有着格林伯格野心的未来理论家而言是不是已经描绘了一个批判性框架

DC我们在讨论一种完全没有本体论先例的新技术它未来的发展路径也无例可循我觉得我们还需要再多一些时间去等待而不是事先就去限制它然后又因为它超出了我们最初的预计而感觉愤怒和被冒犯或许VR将最终在2034年成为一种艺术形式当新的技术取代它之时

DB你是否认为VR不怎么有吸引力是因为戴上那副眼镜让人看起来太不性感了

DC:Google眼镜让人看起来像个混蛋。VR眼镜让人看起来像是被某种更高等的生物孵化出来的当你观察一个人在体验VR的时候很难不觉得他们的灵魂被别人偷走了谁能设计出一副眼镜看起来性感度能跟1970年代的滑雪眼镜一较高下这人肯定能获得2019年的诺贝尔设计大奖让我觉得很有意思的是人们打心眼里抗拒自己使用Oculus时的样子——“我不能……让自己变成那样。”但是他们一旦上了瘾才不管自己看起来什么德性用户要求的是体验

DB你觉得有一天VR头套的尺寸会变成像是雷朋太阳镜或者甚至隐形眼镜吗

DC这是个好问题我很怀疑浸入式体验是否仅仅依靠眼镜就够了眼镜对于AR(augmented reality,在使用者的视野里整合文字和数字图像来说效果好多了据我的科技界的朋友说大规模开发的可能性比VR高很多但是Google眼镜实在是吓死人除非他们把它搞到完美否则我认为他们应该不会再生产了

我也想问你个问题康拉德曾写道,“我们边做梦边生活——且独自一人”(we live as we dream—alone),我觉得这是有史以来最挥之不去又无比迷人的一句话你觉不觉得VR正把我们送回一种母体内的梦境状态

— 文/ 道格拉斯·柯普兰 | Douglas Coupland,丹尼尔·伯恩鲍姆 | Daniel Birnbaum, 译/ 郭娟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