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2

宇宙主义射线宇宙主义的兴起

安东·维多克,《共产主义运动是由太阳引发的》,2015高清录像彩色有声时长34. “众生永生!”(2014-2017)中的一部分.

这几部电影并没有尝试回答此类问题它们只是为这些思想找到了传达到观众身心的新途径,“共同事业或许可以以一种很私人的方式被理解那是一种团结和兄弟之爱的高级形式当我们仰望天空的运动时它就在那里似乎是为了我们而存在但又从来不仅仅是为了我们这让我们得以用古老的眼光去看待这些事物它对科技的热烈拥戴对前进将有所助益长久以来艺术界都在寻找对市场的执迷之外的不同方法但无论宇宙主义是否资本垄断或者无产阶级专政之外的另类途径有一件事是很明确的宇宙主义者们的思想正在被真实存在的人传递给我们那些同路人一些还活着一些在地狱边缘挣扎一些已经死去没有任何附带条件他们只想帮助我们再次找到方向我们的共同目的这个问题再一次被摆上了桌面

莫莉·内斯比特是纽约州波基普西市瓦萨学院艺术史系教授也是Artforum杂志的特约编辑

注释

1.艾尔森尼·泽里亚夫编辑,《前卫博物馆学》(纽约:e-flux经典,2015);朱莉塔·阿兰达(Julieta·Aranda)、穆柏安(Brian Kuan Wood)、史蒂芬·斯奎博(Stephen Squibb)、安东·维多克编辑,《永生的艺术关于俄国宇宙主义的对话》(Art Without Death: Conversations on Russian Cosmism,柏林Sternberg出版社,2017);尼古拉·费多罗夫,《人为什么被创造共同事业的哲学文选》(What Was Man Created For? The Philosophy of the Common Task: Selected Works),Elizabeth KoutaissoffMarilyn Minto翻译伦敦:Honeyglen出版社洛桑:L’Age d’Homme出版,1990),以及小乔治·M·(George M. Young Jr.),《俄国宇宙主义者尼古拉·费多罗夫隐秘的未来主义及其追随者》(he Russian Cosmists: The Esoteric Futurism of Nikolai Fedorov and His Followers,牛津牛津大学出版社,2012)。

2.尼古拉·费多罗夫,“博物馆意义和目标”(The Museum, Its Meaning and Mission),收录于前卫博物馆学》,66。

— 文/ 莫莉·内斯比特 | Molly Nesbit, 译/ 郭娟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