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夏季

启蒙是什么

米歇尔·福柯(Michel Foucault)和迈克尔·斯通曼( Michael Stoneman)在加州死亡谷,1975. 摄影:Simeon Wade.

今天无论你身在何处都能听到规范权利和理性正在遭到来自左派或者来自右派的破坏但其实这些论断都建立在一个结构性的隐喻上——左和右的政治光谱——其本身就是理性时代(Age of Reason)的产物启蒙(Enlightenment)没有那么容易被抛诸脑后它带给我们的解放和伪善伦理进步和残忍暴行的遗产也不仅仅在政治领域内挥之不去它们渗透进我们的视野和思想我们可以/应该如何领受这些遗产

正如我们的一位作者在此次专题的文章中所说人们理解启蒙的方式千差万别它或许是一个时代一种思想一个态度甚至仅仅是一个恶心的词汇但启蒙仍持续地带来启发也持续地引发憎恶。(比如今年的流行巨著启蒙当下》[Enlightenment Now]那充满命令口吻的标题)《艺术论坛杂志此次邀请了一些作家学者和行动主义者——包括阿德里安·派普米歇尔·M·赖特查尔斯·W·米尔斯、J. M. 伯恩斯坦鲍温图拉··苏撒·桑托斯、MTL COLLECTIVE和蒲雅以及萨拉·妮可·普里克特——回到约翰·弗里德里希·策纳尔(Johann Friedrich Zöllner)提出的问题这个问题康德在1784年曾经留下过著名的答案福柯也回答过这个问题那是在他1984年因艾滋去世前不久,“什么是启蒙?”只是这次更多了一层限定或许更好的办法是问何时何地何人是启蒙在当下哪些概念是必要的可以同时用来标定和消解这片领地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